黎明之劍
小說推薦黎明之劍黎明之剑
魔潮观测装置,心智统一场系统,这是诺依人用了上千年的时间,从先驱者留下的遗产中挖掘出来的技术宝藏,然而即便是这种程度的技术,在面对魔潮的时候其实也只是“刚刚够用”而已。
有限的心智统一场只能用于过滤掉真实宇宙中的一部分信息,而魔潮观测装置需要为整个防护系统提供足够精准的“样本频率”才能确保防护屏障的频率处于正确位置,这两套系统的配合必须精准无误,而一旦其中有丝毫漏洞出现……凡人脆弱的心智是根本坚持不到修正错误的时刻的。
“说起诺依人那边……海妖们的超光速通讯阵列升级完成了么?”高文突然想到了这件事,随口询问着身旁的瑞贝卡。
由于安塔维恩的超光速通讯阵列硬件限制,洛伦联盟和诺依文明之间的通讯始终维持在极为艰难的程度,为此海妖们决定使用一枚起航者能源水晶来替换掉通讯系统中的关键部件以解决这个问题,现在这项修复工作已经持续了挺长时间。
由于唯一的超光速通讯装置处于大修状态,目前洛伦和诺依之间的联络其实已经中断,虽然知道这是必要的过程,但对于魔潮步步紧逼的当下局势而言,两个文明之间长期处于失联状态可不是什么好事——这不但会让双方的紧张感渐渐上升,也会在遇上问题的时候难以及时反应。
“上次提尔那边联络母国,说是已经到收尾调试阶段了,”瑞贝卡立刻点了点头,紧接着又补充解释,“用的时间确实比计划的要久了一点,主要是因为起航者水晶所用的技术比较特殊,即便以海妖的水平要解析、改造起来也不容易,提尔说初次尝试安装的时候还引发了事故,貌似是现场的技术团队全灭了——光等她们复活就等了好几天。”
高文:“……她们开心就好。那诺依人那边的情况呢?”
“他们一直在保持发送,就像上次结束通讯前所约定的,洛伦联盟这边虽然无法发出信息,但可以接收他们发出的广播,”瑞贝卡答道,“过去这段时间里诺依人又陆陆续续发来了一些技术资料,都是跟魔潮观测装置或心智统一场有关的,算是有助于我们理解这两项技术的‘参考文件’,另外他们还发了一些关于自身的简介和历史方面的东西,已经归档整理了,您有兴趣也可以看一看。”
高文微微点了点头,而就在这时,办公室中的魔网终端突然传来一阵嗡鸣,有信息投影从聚焦水晶上空浮现出来,詹妮看了一眼投影上的内容,转头看向高文:“陛下,会议系统已经准备就绪了,各国参会者正在连线。”
“我们也过去吧,”高文点了点头,径直走向办公室大门,“你们两个都要参加。”
詹妮和瑞贝卡立刻跟上高文的脚步,一行三人离开了办公室,但却没有前往那间用于召开联盟在线会议的“网络会议厅”,而是直接来到了同一楼层的另外一间房间——这房间宽敞空旷,没有什么陈设,唯有房间中央安置着一根银白色的金属柱子,柱子周围则有数个浸入舱环绕排列。
此刻其中三台浸入舱正处于待命状态,舱盖敞开,代表能源接通的灯光在其基座周围微微闪烁着。
高文轻轻吸了口气,带着瑞贝卡和詹妮走向了那三台早已准备好的浸入舱——这次会议的性质十分特殊,参与人员少、专业性强而且内容属于机密,因此他把会场直接设在了神经网络深处的安全空间里面。
熟悉而短暂的眩晕感迅速褪去,眼前错乱的光影重组成阳光明媚、辽阔怡人的白色花海,高文一行三人抵达了这片由贝尔提拉负责管理的特殊空间,而在他们面前,一张圆桌正渐渐自空气中凝聚出来,圆桌周围又有一个个身影在迅速凝实、浮现。
他首先看到的便是从天而降的花藤以及正从花藤中走出的贝尔塞提娅,高阶星术师薇兰妮亚女士则紧随自己的女皇一同出现,随后便是自天空降下的庄严黑门,以及从中推门走出的罗塞塔·奥古斯都,跟在这位提丰君王身旁的,则是传奇法师温莎·玛佩尔女士。
这两大帝国的领袖出场都显得格外醒目——毕竟他们的特效是氪了月卡的。
而在他们之后,高文紧接着便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那是一位身穿淡金色长袍,留有一头金发,容貌威严而沉稳的中年人,塔尔隆德如今的领袖之一,黄金巨龙赫拉戈尔。
赫拉戈尔身旁则站着另一位灰色短发、面庞坚毅、鼻梁高挺的中年男子,高文对其也不陌生——这是圣龙公国的领袖,龙血大公巴洛格尔。
不像罗塞塔和贝尔塞提娅那样参会的时候还带来了自己身旁的最高技术顾问,两位巨龙领袖出场的时候都没有带任何随从人员,但高文对此并不意外。
他已然从恩雅那里知晓了龙族的历史,当然也就知道眼前的两位龙族领袖自己其实就是巨龙中最杰出的技术专家和博物学家,他们无需任何顾问,因为不管是在塔尔隆德还是在圣龙公国,都已经没有比他们更懂魔潮的学者了。
“人都到齐了,”高文的目光扫过圆桌旁浮现的一个个身影,随后开门见山地打破沉默,“大家都知道我们今天要讨论的是什么东西,那么我们就摒弃所有的繁文缛节,直接入座吧。”
几位领袖以及他们带来的技术顾问点了点头,各自找位置坐下,高文则紧接着又说道:“在正式开始讨论之前,我先强调两件事,第一,这件事将涉及到整个世界的命运,它不再是任何一国或一族的荣辱得失,而且将来我们也不会有任何机会来弥补今天所可能犯下的任何错误,因此,我们必须抛下一切成见与保守想法,一切从务实角度出发,哪怕某些意见可能是冒犯性的,甚至是违背常理的,只要它有助于解决问题,就都可以提出来。
“第二,技术可行性放在第一位,技术专家的建议在这里优先于任何政治或军事领袖的个人想法,优先于任何政治层面的利弊权衡,如果一件事从技术上被确定是不可行的,那么绝无继续讨论的必要,如果它在技术上可行,那就有论证的价值。”
邪鳳求凰
“我对此表示认可,”罗塞塔·奥古斯都第一个开口回应,他表情郑重地对高文点了点头,“在来之前我就已经了解过了‘心智统一场’和‘反神性屏障’的相关资料,对这项工程可能的规模有了心理准备,这件事不容迟疑,不管最终采用什么方案,我们只有一次试错机会。”
“嗯,关于观测装置和心智统一场的理论概述我们应该不必讨论,今天主要要解决的,是具体的工程问题,”高文双手撑在桌面上,身体微微前倾,“简单来讲,如果按照诺依人给的技术蓝图,我们需要建造一个能够覆盖整颗星球的力场发生器阵列才能够实现对魔潮的充分抵御,但实际上,这几乎不可实现。
“如今距离魔潮抵达已经只剩下不到一年半的时间,即便现有的反神性屏障装置可以全部改造为心智统一场发生器,它们的规模也远远达不到这个需求。
“所以,我们需要一个解决方案,在现有的技术和生产力基础上,要如何用手头的资源和设备,来建造起一个可用的‘末日庇护所’……我想听听大家的意见。”
高文话音落下,把讨论和思考的空间留给了圆桌旁的其他人,他看到罗塞塔和贝尔塞提娅在与各自身后的技术顾问低声交流,两位龙族领袖则保持着面沉似水的姿态没有发言,就这样过了一会,他看到罗塞塔·奥古斯都第一个抬头朝这边投来了视线。
“之前在收到塞西尔发来的资料之后,帝国工造协会和皇家法师协会的专家们紧急讨论了一个方案出来,”罗塞塔表情郑重,语气肃然地说道,“我们是不是必须弄一个笼罩整颗行星的惊人护盾出来?这东西的规模过于匪夷所思,实现起来过于困难,是否可以退而求其次,建造一个或数个小一点的屏障?比如……庇护所群?”
温莎·玛佩尔随之在旁边补充:“我们认为,可以通过在主要城市上空建造屏障的方式来打造各自独立的庇护所,城市级的魔法防护力场以及与之配套的能源系统是比较容易实现的技术,而且各国也有很多实践经验……”
一边说着,这位提丰皇家法师协会会长一边伸出手在空气中轻轻挥动了两下,她面前的空气中立刻便浮现出了清晰的魔法幻象,那幻象中呈现出的,正是一座座被某种力场护盾笼罩起来的庇护所都市,以及某种规模庞大、无人监控的设施群。
“这是我们构思中的‘避难所都市群’,”温莎·玛佩尔女士介绍着提丰方面的方案,“每一个城市都需要进行改造,除了安置全套防护系统之外,还要进行居住扩容,以尽可能容纳更多的避难人口……
“每个避难所都有基础且全套的生产设施以及充足的物资储备,可以确保在城市完全封闭的情况下坚持一年以上,城市之间互相独立,在魔潮期间不进行任何人员或物资出入,城市之间的交流则由神经网络完成——神经网络受到非指向性思潮的保护,是魔潮状态下唯一安全的信息交流通道。
“而在避难所之外,还有像这样的无人设施,它们由魔偶或塔灵这样的‘低心智个体’负责维护,这些设施中包括神经网络的荒野节点、城市外的生产及储备设施、不能停机的大型能源站等。即便魔潮期间,这些东西也必须持续运行,一方面是为了维持避难所都市群的基础运转,一方面则是为了在魔潮结束之后能够让社会迅速恢复生产秩序……”
温莎·玛佩尔的讲述条理清晰,演示用的幻象模型也有着足够的细节和辅助参数,显然,提丰人在方案上的准备十分充足。
避难所都市群,这就是提丰人想到的解决方案——既然星球级的护盾过于匪夷所思难以实现,那不如把大护盾拆成小护盾,通过把大型城市改造成避难所的方式来容纳人口,虽然这样一来每个避难所都将格外拥挤,生存环境和生活质量都难以保障,但至少这东西是能造出来的,而且……反正魔潮也就持续半年到一年的时间,忍忍也就过去了。
不得不说,这是个很有吸引力而且很有可行性的方案,高文脑海里甚至一瞬间还顺便脑补出了起码两百万字的、基于避难所都市背景的小说故事出来,扔给菲尔姆起码能拍一个系列电影的那种,但在短暂的头脑放飞之后,他便不得不将脑海中所有看似浪漫而带感的故事都抛到脑后,只剩下冰冷的现实和严酷的数字——
“我们需要放弃多少人口?”他注视着温莎·玛佩尔的眼睛,表情格外严肃。
“这取决于各国不同的人口基数、城市水平和工业基础,哪怕联盟内部汇聚起足够的援助力量去帮助各国建设避难所,被放弃的人口也将是个惊人的数字,”温莎·玛佩尔坦然迎着高文的注视,“目前我们估算了提丰的情况,避难所都市群大概只能容纳全国二分之一的人口,而这个数字在联盟各国中应该已经算是很高的了,大部分国家的情况会更糟。
“毕竟,虽然有一些小国的人口会少一些,但他们的工业基础和城市水准也更为薄弱,避难所都市是建立在功能完善、现代化水准较高的城市基础上的。”
高文面沉似水,不发一言,坐在他身旁的詹妮和瑞贝卡则发出了一声轻微的低呼。
显然,这个方案所伴随的牺牲已经超出了她们的预期。
“如果尽可能地增加每个避难所的‘容量’呢?”詹妮突然开口说道,“尽可能地往里面多‘塞’一点人进去,毕竟魔潮持续时间只有半年到一年左右,大家只需要在避难所里面维持最多一年的生存就够了……”
“我刚才的估算已经是个极限值了,詹妮大师,”温莎·玛佩尔平静地说道,“每个避难所的人口都在极限区间,所有人的物资配给都只比生存底线稍高一点点,而且在这个过程中已经提前抹掉了‘特权人口’的超额配给,按计划,包括皇族和军政高官在内的人,在避难所都市里也只有和普通人一样的物资及生存空间配额,以最大限度地‘挤’出生存机会。”
詹妮一时语塞:“这……”
“说到底,制约庇护人口的不只是物资,更多的是避难所的规模和数量,”温莎·玛佩尔继续说道,“能改造为避难所的城市数量有限,防护装置的产量也有限,要把每个国家的全部人口都塞进避难所都市里面是不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