獵戶出山
小說推薦獵戶出山猎户出山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马娟虽然依然高度警惕,但渐渐也相信黄九斤之前说过的话。
“还有十分钟,要不我们聊聊”。
黄九斤淡淡的看着马娟,“聊聊你们的组织”?
马娟嫣然一笑,“你要是愿意加入,我可以当你的介绍人”。
“如果你能说服我,我可以考虑”。
“当真”?
“当真”。
马娟拉过一张椅子坐下,但仍然与黄九斤保持十米开外的距离。
黄九斤撇了眼马娟,“你就那么怕我”?
马娟呵呵一笑,“在阳关雪山上我领教过你的拳头,你可是一点也不懂得怜香惜玉。你这种男人啊,真是让人又爱又怕”。
黄九斤淡淡道:“时间不多,开始你的演讲吧”。
马娟收起了嬉笑的表情,神情渐渐严肃起来。
“你应该清楚的知道,在这个看似公平正义的世界上,实际上从来就没有公平。资本早已渗透进每一个人的生活,从一个人出生到死亡,都在资本的笼罩之下。资本的无孔不入形成一张让人无可逃避的大网,从衣食住行到休闲娱乐,都被他们把控得死死的”。
马娟淡淡道:“你知道这样造成的后果吗”?“在这个看似自由的世界,实际上你看到的听到的,都是资本想让你看到听到的。那一小撮资本顶端的人,通过制造各种各样的产品麻痹世人。知道铺天盖地的娱乐新闻吗,知道无孔不入的游戏吗,知道内卷这个词的来源吗,知道是谁在天天劝世人躺平吗?资本的目的不是挣钱,而是掌控。当他们掌控了一切,他们就会不折手段拉开与穷人的差距,不择手段的让下层人永远固化在底层,他们的最终目的就是堵死上升的通道,让他们的子子孙孙都在上面,让我们的子子孙孙都成为他们的奴隶”。
马娟点燃一根烟,继续说道:“资本的本性注定了他们的野心和贪婪,他们最不愿看到的就是下层人过上人的生活,因为下层人翻身了,他们的保镖哪里来、司机从哪里来、保姆又从哪里来,他们又怎么他们又怎么站在台上讲他的人生经验,又怎么去要求员工996、007,又怎么去实现他们的为所欲为”。
马娟深吸了一口烟,“知道我为什么加入组织吗”?马娟苦笑了一下,“当年的我也和很多年轻人一样,对这个世界充满了美好的愿望。大学刚毕业工作的第一年,公司老板为了拉拢一个大客户,让我去陪一个秃顶老头儿睡觉。在我言辞拒绝之后,他竟然在酒桌上灌醉了我,把我扔进了客户的房间”。
从我是特种兵开始一键回收
马娟停顿了下来,陈年伤疤再次揭开,依然疼痛不已。
“我第二天就报了警,但是我哪里是他们的对手,老板提前在我办公桌抽屉里塞了十万块钱,对方又请了当时知名的大律师,我败得一塌糊涂”。
马娟看着黄九斤,“这只是我其中一个故事,其余的还想不想听”?
马娟自嘲的笑了笑,“知道云水涧是什么地方吗?就是一群有钱人的游乐场所,在这里,有钱人拿钱买别人的尊严和身体,女孩儿们拿身体和耻辱换取他们那一点点施舍”。
马娟吐出一口烟雾,“我一直有一个梦想,就是希望有一天没有人可以为所欲为,希望有一天每一个人都可不用卖笑卖肉,有尊严的活着。”
马娟淡淡道:“是组织把我从压迫中解救出来,是组织让我看到了梦想实现的希望,也是组织给了我继续活下去的理由”。
“你和陆山民也一样,都是被压迫的人,你们所做的一切也是在反抗压在头顶的大山,我们其实是一类人”。
说完之后,马娟抽着烟,静静的看着黄九斤。
半晌之后,黄九斤问道:“演讲完了”?
“感觉怎样”?
“不怎么样”。
马娟呵呵一笑,“说实话,我一直很好奇,你们为什么不认同我们的理念呢”。
诡异入侵 犁天
黄九斤说道:“这个世界上本来就没有绝对的公平与正义,你们的存在本身就是不公平,当年如果不是因为你们,陆家不会那么惨。你们所谓的公平正义,不过是为你们为所欲为找的借口而已,本身就是一个天大的谎言”。
黄九斤眼中满是不屑,“诚然你说得没错,资本无孔不入的控制着这个世界,剥削着芸芸众生。但是公平正义需要一个过程,国家和政府也一直在致力于解决这个问题。而你们,没有那个能力,也没有资格去管。你们的这种做法超越了法律,与滥用私刑并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这就像有人在街上杀了人,不通过法律手段就私自把他处死,这种私权凌驾于公权之上的行为,只会让这个世界更加混乱。而且,你能保证你们组织的所有人都没有私心,永远都能保持公平公正的良心吗”?
马娟淡淡道:“有些事情是国家和政府管不了的,就需要我们的存在”。
黄九斤冷笑一声,“在我看来,你们就是一个隐蔽极深的恐怖、组织,还是一个插上了资本翅膀,比恐怖、组织更恐怖的组织”。
马娟脸上闪过一抹怒意,“黄九斤,你简直是迂腐不堪”。
容易漏出心聲的女仆小姐到我家來了
“何必跟这种执迷不悟的多费唇舌”。
随着外边大门打开声音的响起,一道雄浑的声音传了进来。
紧接着,大门再次关闭,并传来上锁的声音。
三个男人随后出现在了大厅里。
夏冰走在前头,后面还跟着徐江和苗野。
当徐江看到黄九斤之后,拳头不自觉的握紧,眼中的战意立刻攀升到了顶点,阳关一战,黄九斤直接打破了他的心境,眼前这个男人成为他这段时间以来唯一的噩梦。
黄九斤目光从徐江和苗野身上一扫而过,随后落在了夏冰身上。
“是你”?
夏冰淡淡一笑,“好久不见”。
三人的出现,马娟终于松了口气,扭动着腰肢站起身来,笑道:“你们认识?看来不用我介绍了”。
夏冰取下墨镜,半眯着眼看着黄九斤。“果然不愧是当年‘战龙’的龙头,换了张脸你也一眼能认出我”。
黄九斤目光中带着杀意,“外家金刚,一向光明正大,你身上的阴冷气势化成灰我也认得出来”。
说着黄九斤冷冷的看向马娟,“你们连这种杀人狂魔也要,还大言不惭的自诩公平正义”。
夏冰看向看着自己的马娟,笑了笑,“你是不是很好奇我之前是干什么的”?
夏冰呵呵一笑,“我以前是一个国际杀手,杀人是我的工作”。
说着,夏冰看向黄九斤,“我所杀的人都是该杀之人”。
“你就是一个该杀之人”!黄九斤缓缓的起身,身上的气势以一种无法压抑的腾升瞬间锁定在夏冰身上。“很好,你是我当年唯一一个没有完成的任务,今天也算是有始有终了”。
感知到黄九斤的气势压迫,夏冰的神色也陡然突变,刚才还带着笑意的脸立刻变得狰狞,杀意和冷意立刻在双眼汇聚,整个眼白变成了血红色。
阴冷气势瞬间爆发,整个云瞬间如堕入冰窖。
马娟等人立刻感受到冰冷刺骨的压抑,那是一种压迫到骨子里的阴冷,哪怕他们三人的境界不低,也同样在心中涌起无限的寒意。三人都非常的吃惊,这是他们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夏冰,虽然以前知道他高深莫测,但现在才明白仍然低估了他。难怪老先生说夏冰是最会杀人的外家高手。
鱼龙服 小说
夏冰冷冷的盯着黄九斤,“十年前,你我之间的境界差距只有一线之隔,现在我已经踏入金刚,而你还停留在半步金刚,黄九斤,你太让我失望了”。
黄九斤低喝一声,身上衣服寸寸龟裂,一身充满野性的肌肉如岩石般隆起。
“当年我能越级打得你满世界跑,今天,我同样能越级杀了你”。
蘇雲錦 小說
感知到马娟、徐江和苗野准备动手,夏冰低喝一声,“你们谁也不许插手,他是我的”。
、、、、、、、、、、
、、、、、、、、、、
走出机场,陆山民深深的呼吸了一口东海的空气,脸上露出了微笑。
东海,除了马嘴村之外,这里留下来太多不可磨灭的记忆。
这里有着太多他恋恋不忘的人,但是这一次却不能见他们。
这次回到东海,除了冷海之外,陆山民没有通知任何人。
在路边等了几分钟,一辆黑色的奔驰车停在了两人身旁。
冷海下了车,激动的喊道:“山民哥”。然后又对着海东青喊道:“青姐好”。
海东青礼貌性的点了点头,“你好”!
冷海楞了一下,在他的预想中,海东青应该是不理他才是正常,一句‘你好’反而让他有些不知所措。
陆山民笑了笑,“现在的青姐已经不是以前的青姐了,习惯了就好”。
冷海再次看向陆山民,心中升起无限的敬仰,他此刻对陆山民的敬仰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又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