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一步苟到最後
小說推薦差一步苟到最後差一步苟到最后
“老金!你到底要干什么,你知道你惹了多大的官司吗……”
张队长和两名手下钻进了一辆商务车,面色沉重的坐到了后排,赵官仁和许宁他们坐在中间,两名黑衣保镖坐在正副驾驶,不用吩咐就往前驶去,银色的别克车非常大众化。
“陆廷就是昨晚的杀手,卢明佳已经认出他了……”
赵官仁回头看向了三名男警,张队长差点没吓的原地起飞,一下坐起来震惊的说道:“陆廷?许、许宁的前男友吗,他半夜不是跟你发消息的吗,怎么又成杀手了?”
因為街邊飯館的店員太過耀眼而苦惱的故事
“……”
许宁垂着脑袋也不敢吭气,还是她师姐卢明佳说道:“陆廷昨晚拿了许宁的手机,在五楼给岩哥发的消息,还有杀手消失的地方,距离陆廷家的小区只有两条街!”
“我的天!你这么一说的话,体貌特征还真吻合了……”
张队长吃惊的说道:“怪不得他半夜给老金发消息,原来是要制造不在场证明啊,但这样一来许宁就要被他坑死了,咱们都以为他是个痴情汉,没想到是头披着羊皮的狼啊!”
“陆廷料到他会被发现,一定还有准备……”
赵官仁说着手机就响了起来,他干脆按下免提键接听,让车里的五个警察全部听听。
“金总!陆廷在医院上班,小区有外卖员登记本,午夜他订了宵夜,十二点三十五分送到……”
一个年轻的男人说道:“外卖员的体型跟他差不多,穿黄色外卖服,步行进入了小区,关键他没用软件订餐,而是打了餐馆的电话,并且没拍到外卖员出来的画面!”
“不可能!”
许宁立即说道:“我上班之前带走了垃圾,根本就没有外卖盒,而且他晚上从来不吃宵夜!”
“嘘~”
赵官仁做了个噤声的手势,问道:“小甘!你们查看电梯监控了吗,陆廷家住在九楼,外卖员不可能走楼梯吧?”
“查了!”
对方回答道:“上下楼的画面都有,但就是没出小区,十点钟以后也没拍到陆廷出入,我们正准备去宵夜餐厅调监控!”
“好!你把外卖员的画面发给我……”
赵官仁说完就挂上了电话,很快就收到了两段翻拍视频,许宁仔细看了看之后说道:“确实很像陆廷,可我也不敢百分百确定,毕竟他捂得这么严实,还刻意低着脑袋!”
乱世狂刀01 小说
“铃铃铃……”
一名男警的手机响了起来,接听之后很快就挂上了,震惊道:“专案组摸排到陆廷家的小区了,怀疑杀手换了件黄色外卖服,进入小区就没再出来,叫我们过去布控!”
“同志们!狐狸很狡猾啊,已经亮牌跟咱们打了……”
张队长摇头说道:“既然他做好被抓的准备了,不该留下这么大的破绽,只要去餐厅就能找到外卖员,外卖员就算是他的同伙,外貌特征也得相似,还得住在小区里才行!”
“不管这么多了……”
男警摆手说道:“团伙作案是铁定没跑了,咱们先把陆廷抓起来再说,小区也要继续监控,陆廷跟杀手可能在互相掩护,不能让真杀手给跑了!”
“慢着!你们另派一路人去抓陆廷,咱们去杀手消失的区域……”
赵官仁沉声说道:“那地方周围都是主干道,监控密布,没可能在短时间内悄然离开,而且陆廷想瞒过小区监控也太麻烦,我怀疑他们是在调虎离山,真正的杀手另有其人!”
“你分析的有道理,可靠咱们几个人去搜,不是大海捞针吗……”
张队长不解的看着他,可赵官仁却笑道:“他们的智囊是夏明东,他了解警方的办案模式,但他不了解地痞流氓的手段,有时候流氓的效率比警察高,咱们拭目以待吧!”
……
商务车很快就来到了一片老城区,周围各种老破小的居民区林立,聚集了不少小商小贩和外地人,稍微熟悉环境的人就能避开监控,但此时却有大批社会人在四处乱蹿。
“各位街坊邻居,咱们是联防队抓小偷的,鸡蛋免费拿……”
几个满脸横肉的汉子在路边摆起了桌子,桌上放着“温暖三件套”,鸡蛋、大米、色拉油,还有两张放大的“小偷”照片,一张是蓝衣外卖员,还有一张是戴着口罩的陆廷。
“警察不来问过了吗,怎么联防队又来问……”
大爷大妈们全都聚集了过来,家庭主妇们也好奇的围了过来,指着两张照片议论纷纷,但一张A4纸上还打印了出没时间。
“没抓住当然得继续找啦,家里不想被盗就帮忙……”
为首的金链子大哥说道:“你们拍照发个朋友圈,免费拿一盒鸡蛋,提供准确线索者可以拿三样,抓到人了奖励一台电视机,50寸,派出所还有奖金拿,数量有限啊,先到先得!”
“啥是朋友圈啊,打电话告诉朋友行不行……”
一位大爷掏出了老人机,金链子大哥也不嫌弃,递给他一盒鸡蛋说道:“不会发朋友圈的就打电话,找三个住附近的朋友就行,子女住附近的也可以,不要耍花样啊,开免提让我们听着!”
“我朋友可多了,叫六个能不能拿两盒……”
“可以可以!上限三盒,先到先得……”
一群社会人跟推销员似的,让大爷大妈们给围的水泄不通,一台拉鸡蛋的货车很快就被清空了,而不远处的巷子里也传来了一阵惨叫,两个中年人被按在地上拳打脚踢。
“你们专搞外卖盗窃,同伙不认得吗……”
一个大光头蹲下去揪住男人的头发,中年男人哀声说道:“哪可能全都认得啊,这家伙一看就是个惯犯嘛,肯定是外地流窜过来的,而且两张照片压根不是一个人,你们弄错啦!”
“你怎么看出来的,看眼睛很像啊……”
幸福的條件
大光头疑惑的举起了手机,一帮地痞也好奇的蹲了下来。
“现在到处都是摄像头,下手前肯定得伪装自己嘛……”
对方坐起来擦了一把鼻血,说道:“外卖员的肩膀一高一低,他的垫肩在逃跑时歪了,本人绝对是个斜肩,这医生是个宽肩,但他一定很少偷电动车,咱们不会挑这种车下手!”
“为什么?”
大光头不解的盯着手机,旁边的偷儿也坐起来说道:“这车有GPS的,在电瓶里边,拆除很麻烦的,查轨迹就能找到你,我兄弟就吃过它的亏,去年刚判了两年!”
“我靠!重大发现啊……”
大光头吃惊的站了起来,赶忙走到一边拨通了电话,说道:“金总!本地的惯偷刚说了,外卖员的电动车有GPS,可以查到行车轨迹,而且两张照片不是同一个人,外卖员是个斜肩!”
“太棒了!你们继续查,我去查GPS……”
赵官仁坐在车里挂上了电话,身边的张队长也听到了消息,迅速查找电动车失主的信息,指引驾驶员来到了一家快餐店外,五名警察三男两女,进门就把小老板给控制住了。
“干什么?为什么抓我啊……”
小老板一脸懵逼的被按在了墙上,两名警察先把他的身搜了一遍,张队长这才质问道:“你昨天报案的时候为什么不说,你的电动车上有GPS,叫你去认领你也不提,你们是一伙的吧?”
“GPS?那车是我媳妇买的,她在老家带孩子,我不知道啊……”
小老板满脸冤枉的喊了起来,张队立刻把他按在了餐桌边,让他按免提给媳妇打电话,他媳妇果然说道:“确实有GPS啊,手机软件就能定位,咱家的电动车被偷了吗?”
“你好!我是北江警方,请你把昨天午后的行车轨迹发过来……”
张队拿过手机说了几句,没几分钟就收到了好几张截图,几个人急忙凑过来仔细查看,电动车被盗之后又兜了一大圈,最后进入了杀手消失的区域,停到晚上七点多才出门。
“哈~百密一疏!这下跑不了你了……”
张队长兴奋的大笑了一声,将截图都发到了自己手机上,六个人又上车往回驶去,可卢明佳刚想呼叫增援就被阻止了。
“不能呼叫增援,否则夏明东一定会获得消息……”
赵官仁看了看手表说道:“咱们先悄悄过去观察一下,等确认位置了再呼叫增援,如果杀手逃跑就说明有内鬼,但已经是中午了,很可能会扑个空,只希望对方能留下指纹了!”
“有头绪就好查了,这帮人太狡猾了,幸亏你脑子好用……”
张队长等人开始检查枪支,这时卢明佳也接到了电话,挂上后说道:“许宁的血检结果出来了,没有检出安眠药的成分,而是一种抗抑郁的药物,副作用就是嗜睡,量大了效果一样!”
“王八蛋!他设计好了……”
许宁惊怒道:“他说自己患上了抑郁症,一直用病症博取我的同情,昨晚他又给我吃了两种营养片,他是医生我就没多想,但他完全可以说拿错了,把自己的药给我吃了!”
“到了!你们俩在外围盯着,轻易别追击,对方可能有枪……”
六个人没等车停稳便鱼贯而出,让两名保镖绕到后方盯着路口,六个人迅速进入了一片开放的老社区,还有待拆的自建房在其中,可以说是藏污纳垢,四通八达。
“不要进去了,前面有摄像头……”
赵官仁忽然拦住了几个人,前方是条一车宽的小路,电线杆上就有一台民用摄像头,张队长只好敲开一家自建房的门,亮出证件之后穿过人家的院子,绕开了可疑的摄像头。
“前面应该就是了,你们在路口躲着,我上房顶看看……”
赵官仁在小巷中伸头看了一眼,转身跑到一辆三轮车前,踩着三轮车爬上了人家的院墙,猛然跳上防盗窗又爬上了房顶,匍匐到一台太阳能热水器后,取出了一架小望远镜。
“我去!我怎么觉得金总更像职业杀手,好熟练啊……”
警察们满脸怪异的仰着头,不过赵官仁很快就发来一条语音消息:“老张!有两个男的在二楼下棋,可以看到周围大部分情况,看样子就是他们了,你可以呼叫增援了!”
“呼~但愿别再出内鬼了,我都神经过敏了……”
张队长愁眉苦脸的拨打电话,他的手下连忙打开执法记录仪,两名女警也抖开了甩棍。
可等了五分钟都没有,张队突然拍腿懊恼道:“唉呀~这帮操蛋的玩意,真有内鬼啊,快追!两边包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