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明之劍
小說推薦黎明之劍黎明之剑
恩雅向赫拉戈尔和巴洛格尔了解了很多关于塔尔隆德以及圣龙公国的近况,从战后社会秩序的重建到如今龙族们的生存状态,再到一些她所熟悉的,仍存于世或者已经逝去的名字——其实很多事情她都不必打听,在如今塔尔隆德和圣龙公国与塞西尔之间已经建起神经网络的情况下,有很多事情她都可以直接从网上了解,但她还是一遍遍地询问着。
两位太古巨龙则不厌其烦地回答着她的每一个问题。
“……听上去一切都在好转,”终于,恩雅轻轻呼了口气,淡淡地笑着说道,“龙裔也已经在渐渐回归巨龙社会了么……”
“不管是龙裔还是纯血巨龙,同胞们都需要一些时间与磨合来适应新的生活,但不管怎样,如今的局面已经比当初预期的要好了无数倍,我们已经不能再奢求更多,”巴洛格尔面色沉静地说道,“目前我们最大的好消息是所有在成年礼之后孵化的雏龙都在健康茁壮地成长……这是一百多万年来,第一代真正意义上健康且完整的龙群,他们不曾进行过任何植入体改造,不曾使用过任何增效剂,有着纯净的遗传因子,而且……”
“而且出生在一个不存在心灵钢印的时代,他们生来不必受到任何神明的束缚,”恩雅淡淡地笑着,“我现在也在帮忙照料两只雏龙,她们是健康快乐的小家伙,胆子很大,好奇心也很强,她们做很多事情都显得笨拙,但她们每一天都在成长……那是我记忆中‘真正龙族’的模样……”
赫拉戈尔与巴洛格尔轻轻点了点头,却似乎一时间不知该往下说些什么,圆桌旁安静下来,安静到只有思绪在悄然流淌,就这样过了不知多久,赫拉戈尔才听到恩雅突然打破沉默:“北半球已经进入深冬了……塔尔隆德那边冷么?”
赫拉戈尔愣了一下才开口:“……还好,我们虽然失去了大护盾,但各个城市都建起了小规模的屏障,用来抵挡寒风是不成问题的,而且塞西尔人还帮我们建成了以魔导技术为基础的集中采暖系统……龙族本身也不怎么惧怕寒冷。”
“你们也是血肉之躯,哪有不怕冷的,”恩雅轻轻皱了皱眉,“常规的供暖系统和护盾怎么能挡得住北极点的寒风……还是想办法重启大护盾吧,它比什么都管用。我刚才旁听了你们的讨论,我知道你们现在能重启那东西。”
“……重启大护盾的方案还不一定可行,”赫拉戈尔犹豫了一下,他对恩雅刚才在旁听会议这件事倒不意外,他只是对现在这种与“龙神”相处的方式感觉有些不习惯,“如果最终采取母星屏障方案,我们就得放弃大护盾,毕竟资源和时间都有限……”
“重启大护盾不一定就是要走‘塔尔隆德避难所’的路线,”恩雅不等对方说完便出声打断,“不涉及到后续改造的话,仅仅重启护盾所消耗的资源并不多,我是知道的,与大护盾直接相连的能源站有一大半其实都没有损坏,它们最大的问题只不过是设备离线。”
“塔尔隆德也没那么冷……”赫拉戈尔语气好像有点尴尬,“我们现在的精力应该更多地放在……”
高文在旁边终于看不过去了:“其实我认为恩雅女士的建议很好——只要不涉及后续的避难所工程,仅仅重启塔尔隆德大护盾并不会对其他方案有任何影响,而从长远来看,一个更安全、更稳定也更宜居的塔尔隆德对联盟整体也是有益的,毕竟魔潮不会一朝一夕结束,我们必须确保每一个联盟成员都能以更好的状态来面对即将到来的‘掩体时期’。”
噬謊者
他这边是努力保持了严肃正经的态度,但真正的话都憋在心里没好意思说出来,其实他是想劝眼前的巨龙领袖一句——你妈觉得你冷,你就当你是真的冷吧……
但这话说出来之后的气氛会怎样他就不敢想象了。
赫拉戈尔当然想不到高文在顶着一张庄严肃穆脸的情况下肚子里能有多少骚话滚动循环,他终究是被对方这严肃认真的态度和有理有据的分析给忽悠住了,略做思考之后便微微点了点头:“好吧,你说得对,不管最终我们选择怎样的方案,人民的生活本身还是必须维护的。我会将重启塔尔隆德大护盾列入日程。”
恩雅笑了起来,笑容中充满愉快。
赫拉戈尔与巴洛格尔则站起身来,尽管他们并不想这么早离开,可肩上承担的责任却让他们不能继续在这里消磨时间。
昔日的最高龙祭司站在圆桌旁,他看向对面那位金发女士——曾几何时,他还从未想过自己会有一天如此泰然、平和地站在对方面前,而哪怕是到了此刻,他也仍然对刚刚发生的事情有些不真实感,在短暂的恍惚之后,他才开口:“我们该离开了,女士。”
“这就走了?”恩雅下意识起身。
“……塔尔隆德那边还有许多工作要做,”赫拉戈尔叹了口气,“圣龙公国那边也是。”
超級修煉系統
“……好吧,你们确实很忙,”恩雅迟疑了片刻,最终还是露出一丝微笑,“那就走吧,去做你们该做的事。”
两位太古巨龙的身影终于渐渐在空气中消散,偌大的纯白花田中再次恢复了平静,圆桌旁边,只余下高文和恩雅两人。
他们默默地喝着面前仍然温热的红茶,良久高文才突然说道:“是不是体会到了一种老母亲退休赋闲,看着儿女忙于工作无暇回家的感觉?”
“我仍然不太适应你的奇妙比喻,”恩雅淡淡地看了高文一眼,“我也没有做过母亲——不过我倒是能感觉出来,你刚才在旁边看热闹看的很愉快……旁听我和赫拉戈尔他们的交谈是一件这么有趣的事情么?”
“看热闹是凡人最大的兴趣,”高文喝掉杯中的最后一点茶水,抬了抬眉毛,“而且我被拖着在这儿充当‘安全屏障’,跟个多余的花盆一样听你们闲话家常,总得给自己找点乐趣吧?”
“……谢谢,”恩雅却仿佛没听出高文语气中的玩笑之意,而是认认真真地道谢,“我和赫拉戈尔之间的‘锁链’远远超出任何神明和凡人,这种坚固的联系甚至直到我的神性半身彻底毁灭之后仍在产生影响,并引导他找到了我的人性残余……虽然现在又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的削弱和沉淀,但我仍然不敢太过放松。
“在这种情况下,我需要多一重保险才敢放心大胆地与他们见面——反神性屏障虽然确实是好东西,但一个能在我全盛状态下直视‘错乱之龙’,甚至能反向吞噬掉上层叙事者的‘域外游荡者’更可靠得多,我在这方面是个保守而谨慎的‘人’。更何况……帮助朋友不是理所当然之事么?”
“这话通常不会从被帮助的人嘴里说出来,”高文无奈地笑了一下,“不过也是,帮助朋友天经地义,而且我确实很享受这场‘热闹’——能看到曾经的龙神和龙祭司在这种情况下友好交谈可是异常宝贵的经历。不说这些了,谈谈正事吧——你刚才旁听了会议,对我们提出的各种方案,你有什么看法?”
“……凡人的创造力总是令我惊叹,尤其是在面临文明灭绝的压力时,”恩雅平静地注视着高文的眼睛,“不管是各种避难所计划,还是你提出的‘母星屏障’,都是我不曾想过的出路。”
“过多的赞誉就免了吧,我想听点实际的,”高文摆摆手,“我想听听你这个最古老的神明,站在一百八十万年所积累下来的经验上,站在你对魔潮的了解基础上,对那些方案的评价。”
“……不要反复强调一位女士的年龄,尤其是在我今年才两岁的情况下,”恩雅看了高文一眼,接着很随意地说道,“我的评价很简单,不要顺从而盲目地选择那些看上去安逸的道路,如果说我在过去的一百八十万年里积累下来的什么经验是最有用的,那毫无疑问就是这一条:每一步退守,都是在为未来埋下一把尖刀。”
高文若有所思:“……看样子你也不信任避难所这种东西。”
“我曾经造过一个避难所,我们所有人都知道它的结局,”恩雅淡淡说道,“从理性上,其实我无法评判避难所和母星屏障这两种方案到底哪个更优秀一些,因为它们都有各自的理论优势和实用价值,也有各自的致命缺点和隐患,我只能从感情上讲……我不喜欢退守进一个狭窄的壳里,因为我们在躲进壳里时随意放弃的东西,很有可能会在未来的某一天让所有人追悔莫及。”
说完这句话,这位始终带着优雅温和笑容的女士便站起身来,她似乎就要离开,但高文却突然叫住了她:“我很赞同你的观点,但你的看法或许仍有些片面。”
“哦?”恩雅停了下来,好奇地看着高文。
“虽然我提出了母星屏障计划,但从另一个角度看,母星屏障也只是个大一点的避难所罢了,”高文表情郑重地说道,“终有一天,我们的文明会发展到连母星屏障这样的东西也如同一个‘狭窄的壳’的程度——对文明而言,这世间从来就不存在无垠的边界,我们总会遇到一层又一层的‘壳’,关键在于,我们是否能成功破壳而出。
“在这一点上,不管你还是巨龙们都是成功的。筑起永恒摇篮不是一个过错,它只是一个在特定历史阶段下的合理选择,然后又在新的历史阶段中被合理地放弃罢了。”
劍王朝
“……筑起永恒摇篮不是一个过错么……”恩雅轻声重复着这句话,随后露出了明快的笑容,“这句话不错。”
下一秒,她的身影便化作一片在空气中消散的淡金色光雾,随风而逝。
现实世界的阳光洒进房间,明媚的光辉带来了暖洋洋的感觉,宽敞明亮的“孵化间”中,淡金色的巨蛋沐浴着阳光,光洁的蛋壳表面浮动着一层梦幻般的光泽。
突然间,正趴在金色巨蛋附近的椅子上休息的贝蒂睁开了眼睛,她看着房间中央的恩雅,语气轻快地招呼着:“恩雅女士!您回来了么?”
“是的,”金色巨蛋中传来温和又有些惊奇的声音,“但你是怎么察觉的?所有人都说无法从我这幅姿态上看出我的状态,但你好像每次都能察觉到我的‘视线’以及‘活动’。”
哑医 小说
“我也不知道啊,”贝蒂挠了挠脸颊,“就是感觉到您‘醒’了,所以就……感觉到了。”
听着这相当有个人风格的回答,恩雅本就不错的心情顿时更好了一些,贝蒂则抬头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开心地提议:“今天外面阳光很好哦,女士,我带您出去散散步吧!正好昨天提尔小姐在花园中做了很漂亮的冰雕!”
“……她做的那个冰雕是不是她自己?”
“不知道哎!”
贝蒂使劲摇了摇头,随后便开始手脚麻利地准备起带恩雅出门散步所需的东西,她第一件事就是从附近的柜子里取出了一床厚厚的被子,这一幕让恩雅颇为无奈:“其实我真的不需要这个,寒冷对我而言不是个问题……”
“怎么能不冷呢!这两天正降温呢!”贝蒂不由分说地把被子披在恩雅的蛋壳上,随后一边整理边角由她亲手缝上去的绑带一边念念叨叨,“您总是不注意这些细节,但再健康的人如果总是不在意身体的话也是会生病的。”
恩雅的语气十分无奈:“可我并非人类……”
“作为一颗蛋更是这样!经常吹风受冻的话您就更孵不出来了!”
恩雅:“……”
她无奈地看着贝蒂在周围忙前忙后,又看着对方推来了那辆出门散步专用的小车,随后一边自行漂浮起来落在车上一边仿佛很随意般地问了一句:“你很期待我孵出来么?”
贝蒂想了想,点点头:“有点,主要是好奇,您的声音这么好听,而且我见过您在神经网络里的形象,那么好看……我就想看看您在现实世界中离开蛋壳的样子。而且陛下他有一次说……”
恩雅听出小女仆话语中的犹豫,随口问道:“哦?高文说什么了?”
“陛下他说……”贝蒂纠结了不到两秒钟便把自己的主人给卖了,“他说他怀疑您根本早就能破壳出来了,一个能在神经网络里连着打二十四小时牌的人怎么可能还没完成‘人性的融合’,他说您就是想摸鱼……摸鱼是什么意思啊?”
“就是养精蓄锐的意思,”金色巨蛋中的声音听上去格外愉快,“走,我们看冰雕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