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怪陸離偵探社
小說推薦光怪陸離偵探社光怪陆离侦探社
“西索恩……我们可以让他帮我们离开……”
古玩 人生
海格教授想到让他心痛的背叛。
“他是营地一员。”
海格教授轻轻摇头:“西索恩是纯洁的,我清楚这点,是妻……米姆蛊惑了他,也许我能让他帮助我们。”
“去哪里找他。”陆离不再说什么。
“我不知道……”
昏暗房屋沉寂下来。
陆离来到窗边,透过灰尘朦胧的窗户窥探外界。
红芒不时掠过,营地异教徒对眼珠充满信任,深处街道没有巡逻的身影。
“我们回去。”陆离说。
房门推开一道缝隙,海格教授和陆离一样熄灭油灯,悄然来到幽暗无光的正午地表。
沉寂的午夜城远方,象征人类文明的世界之树阴影与闪烁微光的四座炼金塔仿佛近在咫尺,仿佛遥不可及。
海格教授收敛恍惚,紧跟陆离退向营地深处。
当教堂灯塔的眼珠按照固定频率扫过,陆离与海格教授早已躲进房屋间狭窄逼仄的巷子。
起初一切顺利,问题出现在中间。
作为扫视最频繁的区域,这段路程需要速度与敏捷。这对于没有神秘力量,只是普通人的海格教授有些极限。
意外发生,红芒短暂离开,海格教授跟随陆离跑进十几米外的小巷时,他被突起石块绊倒,扑通摔倒巷子前。
远方红芒正在迅速漫来,陆离在油灯砸落发出更响亮的噪音前接住,抓住海格教授将他拖拽进小巷。
红芒紧随而来,原地只剩扬起的灰尘与一闪而逝缩回阴影的鞋子。
不想出现的一幕发生,红芒停滞在巷口,危险红光探进巷子边缘。
离红芒只有几十厘米的窄巷深处,平静的陆离与忍耐疼痛的海格教授保持安静。
停顿许久,几乎在陆离以为异教徒们被惊动时,红芒离去,没有脚步声接近。
海格教授放松身躯,恢复喘息,准备说些什么时红芒再次惊悚落来。
陆离与海格教授屏住呼吸。
停顿十几秒,红芒缓缓离开,似乎恢复常态。
陆离耐心等待几分钟,确认眼珠不再观察此处,从藏身处离开,带领海格教授迅速经过这段危险路程,并再次躲避两次红芒后回到最初房屋。
吱呀——
轻缓闭合房门,陆离点燃油灯。
扩散的昏黄照亮房间,绑缚木架上的异教徒让长舒口气的海格教授吓了一跳。
现在的他狼狈不堪,跌倒磨破了他的衣服和掌心,崴伤了脚,泥土沙砾和血肉掺在一起无暇清理。
他们有更要紧的事要做。
“我入梦之后,在异教徒耳边重复我们到来时的情景。”
陆离提示海格教授该如何说,靠着墙角,缓缓入梦。
微弱的朦胧光团漂浮在异教徒的位置,陆离融入犹如雾霭的梦境。异教徒的意识分散各处,没有主体,什么都没有。
“我看到陆离和海格教授被带到营地……”
轰隆回荡的低语忽然从天空响起,雾霭似乎变得稀薄。
“我看到陆离和海格教授被带到营地……”
十几秒后,回荡低语再次响起,雾霭更加稀薄。陆离低垂头颅,看到浮现的泥土。
随后每一次重复,梦境都会发生改变,雾霭稀薄,显露营地更多轮廓。
“我……看……到……陆……离……”
天空响起的低语逐渐拉长、一次次重复后变为无法辨认的悠远回荡。
而异教徒的梦境已经变为营地,一辆马车缓缓驶来——
海格教授的妻子米姆与西索恩驱赶马车进入营地,陆离和海格教授被带出车厢。异教徒们朝向他们轻轻俯身,然后陆离和海格教授被带往营地深处,米姆驱赶马车离开,西索恩抓着包袱,走向营地边缘的货仓。
记住西索恩踏入的货仓,陆离退出梦境。
“陆离和海格教授被带——找到位置了吗?”
海格教授问睁开黑眸的陆离。
虛妄樂園
“嗯。”
回忆西索恩带走的包袱,那里应该装着他的东西。即使西索恩无法摆脱蛊惑,陆离也能取回末日启示书、通灵枪、胃袋,还有眼珠。
晴风 小说
前提是异教徒未发现末日启示书的力量。
以及他们得再一次穿过眼珠巡逻区域。
陆离检查昏迷的异教徒,确认他短时间无法苏醒,和海格教授离开,躲藏眼珠的巡视钻进关押海格教授的房屋。
再往外将是营地广场,崴伤脚踝的海格教授无法前往那里,只有陆离可以披着黑袍伪装成异教徒。而且只能远观,离近距离将感受专属于陆离的人性气息。
“你留在这里。如果异教徒出现想办法拖延时间。”
陆离披上黑袍,留下油灯和海格教授,走出房屋。
无声离开眼珠巡视的范围,陆离模仿异教徒的缓慢行走,像是一团行走的帷幔——
营地广场,几团篝火燃烧着,驱散寒意与黑暗,一些异教徒聚集火堆边,呢喃与祷告。
陆离出现没有引起任何注意与怀疑。
黑袍阴影下的黑色眼眸注视着营地边缘那栋比周围建筑高大的货仓,缓缓接近。
正在这时,一名教徒从边缘房屋走出。
他面对陆离,抬起双手……竖直地放在胸前,两掌保持间距。
陆离微微绕开与其保持距离。模仿异教徒的动作,双手竖直保持间距。
这种属于教会的通常附有隐患……但陆离无暇顾忌。
异教徒没有发现陆离异样,接下来陆离也没再遭遇麻烦,顺利来到货仓的高大木门前,推开缝隙,侧身踏入其中。
黑暗在谷仓中涌动。
就在这时,火苗在前方扩散燃烧,点燃的火把显露一张熟悉脸孔。
“不愧是陆离阁下……即使只凭借自身也能逃脱囚牢。”
海格教授伫立在货仓木梯,神情赞赏而尊敬,一如既往。
而两名举着火把的异教徒站在他身旁。
“这是陷阱,你是布置阴谋者。”陆离的黑色眼眸倒映他们的轮廓。
“是的……仪式已经完成了。”
海格教授神情狂热地张开双臂,语气则异常地低缓。
“光明与黑暗,信任与背叛,友善与敌对,绑架与逃离,希望与绝望,生与死……我们称之为,平衡。”
“尊敬的陆离阁下,您是我们献给主的最佳祭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