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空彼岸
小說推薦深空彼岸深空彼岸
虫洞前,破裂的金属物到处都是,有战舰的碎块,也有超凡飞舟的残骸,很明显这里发生了一场大战。
有一头巨龙,体形庞大,原本足有两百米长,现在化成数十块,被肢解了,鲜血散落的到处都是。
这可不是在密地外太空看到的飞龙残骸,这是一头真正的巨龙,属于西方神话传说中的物种。
它居然在现世中出现,并惨死在这里。
至于类人生物,以及其他从未见过的物种,也有不少,全都化成了冰冷的尸块,几乎就没有完好的。
“科技,神话,以及两者结合的战船,应有尽有,这里发生了一场混战。”青木神色郑重地开口,立刻开启护盾进行防备。。
赵清菡、吴茵也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场面,神话时代即将结束,居然还有这样的碰撞,未知的星海中真的乱了。
王煊确定,老狐确实没乱说,宇宙深处有战争,波及很广,有些虫洞道路都可能因此而中断了。
“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巨龙!”吴茵开口,虽然在密地中生活了很久,但对于这种神话生物还是很惊奇。
王煊道:“这头巨龙很强,不说它的肉身,单从它残存的零星精神碎片来推断,它的元神能有逍遥游二层的水准。”
这十分惊人,在如今的大环境下,张道岭、冥血教祖等人在人间的化身都被压落到逍遥游三层。
“弄点龙肉……尝尝鲜?”马超凡提建议,机会难得,这辈子还没吃过龙肉呢!
事实上,几人都有些意动,这玩意儿可遇不可求,都说以龙血洗礼肉身,很有讲究,比如刀枪不入等,但他们估摸着,那是对凡人而言。
“嗯?危险!”
瞬息间,王煊脸色变了,他感觉浑身疼痛,元神要被撕裂了般,这是精神超感和十一段叠加的效果,让他提前预感,飞船要解体了。
这并非什么预言术,而是他超常的感知,捕捉到了幽暗之地,虫洞中的危机,那里还有一银色的艘飞船,缓缓出现,正准备开火。
嗖的一声,他精神出窍,以超越极限的速度冲了出去,身上带着五件套器,其中主攻的自然是炉盖,极速杀向虫洞前。
他并没有躲避,而是选择硬抗,因为他如果避开,他们那艘中小型战舰就完了,必然被打爆。
还好,他反应神速,青木也不慢,战舰留下残影,改变位置,同时间猛烈的能量光束扫过来了。
咚的一声,这片黑暗的虚空中极其恐怖,有科技武器在发威,也有超物质在沸腾!
青木发现,大屏幕没有信号了,被强烈的超凡能量干扰,这艘飞船停止运转,各种精密器件受损严重!
这就有些可怕了,在宇宙中搁浅,这就意味着死亡,没有什么出路。
并且这个时候,战舰在剧烈震动,护盾被击溃后,舰体开始龟裂,第一时间断落出去一截。
“天啊,遭遇域外天魔了吗,我们在九天上和人战斗?”小狐仙风中凌乱,第一次出远门,心中满是憧憬,结果途中就遭遇袭击,要被人干掉了。
“进入紧急逃生舱,快!”赵清菡催促,她和吴茵一人一个,分别带着小狐仙和马超凡。
青木则负责保护王煊的肉身,这艘飞创可能要解体了。
咚!
虫洞那片区域,传来剧烈的能量冲击波,有些可怕,飞船进一步解体,但这次应该只是余韵。
“糟了,逃生舱被浓郁的超物质侵蚀了,问题棘手!”
现在,他们想逃都走不了,飞船内外受损严重,在这一刻,他们深刻感受到了个体力量的渺小,在宇宙深处,超凡者也不算什么。
在肉身或元神不能横渡星空前,纵然你术法再高,经文练的再多,也没什么用,一旦迷失在宇宙中,便活不了多久。
“王煊!”
他们很担心,王煊的元神飞出去了,只身去对抗未知的危险,让他们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黑暗化作光明,虫洞前的虚空中,超物质轰鸣,暴涨,沸腾,养生炉的盖子被攻击了,直接发生质变。
它形体变大,像是一面盾牌,又像是一面镜子,发出刺目的光束,那种恐怖的能量波动席卷虚空,让人要窒息。
王煊裹着金银两种兽皮,外加以斩神旗护体,都感觉到了一种难言的压抑,那种莫名的轻鸣让他躁动,强烈不安。
还好,他不是被反击的对象。
喀嚓!
虫洞前,那艘驶出来的银白飞船受损,其露出的船头爆碎,被炉盖扩张过去的涟漪生生瓦解。
然后,一切就都安静了。养生炉的盖子也渐渐变小,快速恢复原状。
王煊的元神非常虚弱,差点被抽干,即便炉盖中早已积淀下浓郁的超物质,可刚才吞吐能量时,依旧像是潮汐般,影响了他,掠夺超凡能量。
他没有任何耽搁,带着五件套——皮皮旗钎盖,第一时间杀了过去,进入银白飞船中。
暗黑茄子 小说
露出虫洞的部分船体彻底毁坏了,但是后半部分问题不大,而且是分了四个舱,可以拆解。
果然,后舱中有活着的生灵,虽然是人形,但并非新星和旧土的人类,他们浑身都是绿皮,疙疙瘩瘩,没有头发,生有四目,脑袋很大。
王煊没留情,第一时间灭杀他们的精神,斩神旗一扫,十几人全部成死尸,精神瓦解,点滴未剩。
“这艘飞船是科技和超凡的结合体,同瘆灵的飞船有点像。”
他杀了所有外星人后,刹那远去,看到己方的战舰后,颇为心惊,这艘中小型战舰全是裂痕,受损的厉害,无法远航了。
他回归肉身,刚刚睁开眼睛,就看到了关切的目光,几人都在注视他。
“敌人都覆灭了。”王煊开口。
“你没有受伤吧?”
“你没事吧?”
赵清菡和吴茵同时开口,怕他自身出现什么问题。
“我没事儿,我们离开这里,换一艘更先进的飞船!”王煊说道,他负责保护青木,而其他几人都是超凡者,可以短时间面对冰冷的宇宙虚空。
几人快速前行,来到虫洞近前。
此时,那艘银白飞船正在自我检修,抛弃了受损的部分,实现自我脱落与修复,本身有活性金属的成分。
“超凡宇宙飞船?!”赵清菡与吴茵惊呼,这个层面的舰船,她们自然知道,当年从月亮上挖出来过,而新星各大财阀目前还无法研制。
王煊开启舱门,带几人进去,让飞船专家青木去研究主控室,他开始清理尸体,都丢了出去。
“算了,先不要看这艘飞船,你们都到我身边来。”王煊开口,火速召集,因为他刚才触发超感,甚至算是神感,打开了内景地。
现如今他的内景地和过去不同了,飘落的都是接近真实的超物质,如银光,如那紫雾,和虚无之地的物质很像。
在枯竭时代,那些仙骨罐头油水不多了,内部超物质极其稀薄,远无法和过去相比,且存续时间短暂。
而他的内景地并没有腐朽的趋势,且更加神秘了。
“天啊,我这是进入仙界了吗?这里的超物质为什么让人如此的舒服,像是在被洗礼,元神在被滋养!”小狐仙惊呼,感觉比他爷爷的洞府强多了,密地的结界根本比不上这里。
青木不是第一次进来,但依旧有新奇感,并充满了期待,是否能够超凡?今天或许有契机。
“这是你的内景地?”赵清菡看着王煊。
吴茵被惊的不轻,她是第一次以精神体状态进入这样的奇异之地。
“王哥,主上,今后我跟定你了,说好的共岁月,共辉煌,我与你一起征战,马踏大宇宙!”马超凡震撼过后,第一时间表忠心。
變形合體瀟灑蘿蔔鋼鐵咲夜
在场几人都感受到了,这里的超物质与外界的不同,说不出的奇异,滋养元神,让人从内心渴求。
王煊道:“你们先熟悉一下这里,不急于修行,在这里精神思感提升无数倍,像是在盗取时光,而我这里的超物质,有些特别,你们慢慢体会。”
除却青木外,其他四人都是第一次进入内景地,充满惊奇感。
“你刚才以元神击溃了那艘宇宙飞船?”赵清菡走来,看向王煊,觉得他那熟悉的面孔被神话之光笼罩了,竟修行到这种境地吗?能够以个人的力量对抗一艘极为先进的飞船。
“我动用了十分强大的超凡武器,神话彻底熄灭后,我恐怕就没有这种力量了。”王煊说道。
“修行,先给自己定下一个小目标,我要先成为马六段,然后再去成为破限的十段天马,从此踏天行。”马超凡开始给自己设立目标了。
青木当场就被刺激了,一语不发,快速找了个地方盘坐下去,开始运转经文。
“为了化形,成为赵赵那么漂亮、大吴那么大的女人,我也要修行了!”小狐仙此时不妖娆了,很乖巧,发誓要晋级。
赵清菡和吴茵,不小心触碰到王煊的手臂,顿时感觉不对劲儿,这是灵魂的接触,意识到怎么回事后赶紧后退。
“我送你们一人一副精神甲胄。”王煊笑了。
不久后,内景地中安静了,所有人都开始修行,接近真实的物质如雪花般,从虚无中飘落下来,让这里神话不腐。
王煊的感知过于超常,精神天眼加十一段,他能捕捉到其他超凡者无法想象的神话痕迹。
他又听到哭声了,皱了皱眉头,最后起身,向着内景地深处走去,触摸那粗糙如石质般的界壁。
他看到了微弱的火光,有人守着即将熄灭的火堆在哭,这不是第一次见到,以前就有过这种经历。
而这一次更是有些不同,有模糊的身影正在走来,接近火堆,然后噗的一声,王煊看到有鲜血般的液体溅起,落在粗糙的界壁上,然后,那个生物拖着在哭泣中渐虚弱的人远去……
王煊一阵头大,感觉寒毛倒竖,起了一层冰冷的鸡皮疙瘩,他看到的是什么,凶杀案现场吗?
与此同时,虫洞中,自我修复后的银白飞船,缓慢启动,然后远去,按照某种提前设定的路线启航了。
……
大宇宙深处,方雨竹、张道岭、妖主妍妍、冥血乘坐的古飞船,即将驶出他们这个神话文明对应的地界。
“我真是有些期待,不知道消息是否可靠,那片战场中,疑似有上一个神话时代的生物活着走出来了?”冥血教祖颇为激动。
妖主妍妍开口,道:“重点是传闻中的奖励,真的有些特别。嗯,我决定了,让仙界的主元神来参与,似乎可以从我们的大幕进入他们的大型结界,不惜爆发绝世大战,我也一定要胜出!”
张道岭道:“我觉得,大结界外的现世中,争夺战同样很激烈,奖励一样可观,应该将王煊那小子召唤过来,他现在十一段了吧,避开至强者在现世的顶级化身,应该有些机会。”
方雨竹道:“至强者的化身,有些根脚和来历十分惊人,而且不止我们的文明,这次是跨越大战,注定无比凶险,他如果能踏足十二段,开辟出新疆域,或有一定的胜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