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孽子
小說推薦大唐孽子大唐孽子
每一个时间段,长安城中都有一些研究热点。
很显然,这段时间不管是橡胶还是发动机,它们的热度都没有办法跟电灯泡相比。
不说观狮山书院、曲江书院、渭水书院这些传统研究机构云集的地方,就是各个作坊里头,也有许多人在研究电灯泡。
这玩意的工作原理,李谚和赵小二在《科学杂志》上面的论文上已经描述的非常清楚了。
现在的电灯泡面临什么养的问题,大家也都算是非常清楚了。
这个时候,谁先解决了电灯泡的寿命问题,也就是说谁先解决了灯丝的使用寿命问题,他就是电灯泡产业化最大的功臣。
不说流芳百世,至少在史书上是会有一席之地的。
要知道,华夏大地发展了数千年,也就是最近十几年得益于鲸油蜡烛和煤油灯的出现,各个州府的夜晚才算是有了一些光亮。
大多数时候,夜晚都是漆黑的。
一旦电灯泡这个东西的技术变得成熟起来,那么剩下就是发电和推广的问题了。
虽然这些问题肯定都没有那么容易解决,但是至少有了明确的方向,未来可期。
“志坚,我们不是应该把更多的精力放在尝试其他的材料上面吗?
现在都在折腾竹丝,怎么折腾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吧?
这可是人家论文上已经公布的灯丝方案。”
饶永祥虽然把跟随研究电灯泡的任务交给了练志坚,但是他也并不是真的就什么都不管了。
“师父,我是这么考虑的,这个竹丝灯泡已经是蒸汽机研究所尝试了无数材料之后的选择。
虽然现在还有很多的不足之处,但是相比其他的材料,它的潜力应该是更大的。
如果我们在竹丝的基础上进行一些化学处理,或者是看看怎么改变一下它的性能,也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很显然,练志坚是想着就在现有的基础上找到一个李谚他们还没有完成突破的地方。
这样的难度是最低的,但是收益却是最高的。
“我看你这几天已经尝试过大大小小许多种竹丝,并且也找了跟竹丝类似的其他东西作为灯丝。
可是并没有哪一种材料的效果比人家论文中描述的要好啊。”
饶永祥倒也不是在打击练志坚,他只不过是实话实说而已。
“暂时确实还没有找到,但是与其盲目的尝试其他的材料,倒不如好好的在人家的成果的基础上实现一些突破。
我想在已经安排人去把这些竹丝全部都进行处理,把它们加工成竹炭一样,然后重新尝试一下效果。
之前我们不是确认过石墨这种材料,它的性能相比木头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万一竹丝碳化之后的效果也很不同的话,我们岂不是相当于把人家蒸汽机研究所到嘴了的肥肉给抢走了?
这样子才是最值得期待的啊。”
练志坚想到将来赵小二气急败坏的样子,脸上忍不住就有了笑容。
连续几天熬夜做实验,似乎都不觉得累了。
两处闲愁 小说
“行吧,既然你觉得这个方向是值得期待的,那就先试一试吧。
不过你也要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这个比人家找到的灯丝更好的材料,估计是没有那么容易的。
除非我们化学院能新发现一些材料,这些材料有着之前其他材料都不具备的优势。
但是要新发现一种材料,也没有那么容易啊。
就我们实验室现在的条件,已经是整个大唐最好的了,但是很多东西还是没有办法进一步的去实验。
甚至就连显微镜,我们也没有办法让它放大到可以观察物资的最小结构的程度。”
饶永祥算是大唐走在科技最前沿的一拨人。
对他来说,实验仪器跟不上自己的需求,已经是一个比较重要的瓶颈问题了。
但是这些东西的发展跟科学技术的发展其实是相辅相成的。
只能是一步一步的来,想要拔苗助长都没有那么容易。
……
“师父,你听说了吗?
化学院那边,饶教谕专门安排了他的得意门生练志坚负责研究电灯泡,妄想在这个领域也跟上我们的步伐。
这些年,他们化学院凭借着各种各样新金属和新物质的发现,获得了太子殿下的许多赞赏。
现在就连电灯泡这个明显是属于我们格物学院研究的东西也想插一手,实在是有点太过分了。”
世界上并没有那么多的秘密。
大家同样在观狮山书院里头,你化学院在搞什么,人家格物学院不可能什么都不知道。
当然了,同样的,格物学院的很多事情,人家化学院也是一样知道的。
“他们化学院现在也算是没落了,专心致志的研究各种新物资不好,偏偏什么东西都想要插一手。
不说电灯泡,单单那个发动机研究所,其实就不应该放在化学院旗下。
那东西,怎么看都应该是格物学院的事情,跟我们蒸汽机研究所的很多研究方向都是有重复的。
也就是太子殿下不管那么多的具体事务,要不然我真想去打点小报告。”
很显然,李谚对化学院的怨气也是比较深的。
没办法,作为格物学院的院长,天生就跟化学院院长不和。
这倒不是说他们两个私下里有什么特别的矛盾,纯属就是屁股决定脑袋。
“关键是我们电灯泡的论文在《科学杂志》上面还没有发表多久呢,他们就开始研究起电灯泡来了。
我听说他们还专门去找玻璃作坊的戴全沟通,要戴师傅也帮他们制作灯泡呢。
甚至就连电灯泡的灯丝研究方向,他们也都是天天盯着竹丝,想要找到一些我们没有找到的更好方法出来。
真不知道他们哪里来的自信。”
在电灯泡这个领域,赵小二还是比较有自信的。
如果人家练志坚随随便便就能搞出比自己折腾了大半年之后的成果更好的灯丝,那就真的要找一块豆腐撞死得了。
“他们愿意研究就研究吧,我们也不好直接说不让他们研究。
整个长安城,现在研究电灯泡的机构或者作坊,没有一百家也有几十家。
我们也不差他们化学院一家。”
饶永祥对自己推出来的电灯泡,显然也是颇有信心的。
虽然他坚信未来肯定会有更好的电灯泡,但是现阶段,自己搞出来的就已经是最好的了。
……
长孙明是宇文善的关门弟子。
作为渭水书院格物学院的院长,宇文善虽然主要研究方向是建筑和桥梁相关方面。
但是对于新兴的科学技术,他也是有所涉及的。
当然了,这方面最主要的工作,还是长孙明在做。
这个长孙家的子弟,在建筑艺术方面的天赋不是很高,但是在各种发明创造方面,算是渭水书院格物学院最拿的出手的存在了。
如今大唐比较热门的几个研究方向,蒸汽机、发动机、橡胶,都是他在负责。
可以说他在渭水书院格物学院里头,算是位高权重了。
如今电灯泡成为科研领域最热门的存在,长孙明自然也要掺和一手。
“师父,根据我们打听收集到的消息,《科学杂志》上面发表的论文,基本上就是观狮山书院蒸汽机研究所对电灯泡研究的最新内容了。
并且这一次他们表现的很是胸襟开阔的样子,把所有的电灯泡的技术细节都在论文中说明了。
只要我们按照这个论文中的要求,就可以制作出相应的电灯泡出来。
顶多就是从玻璃作坊采购灯罩的时候,可能对方会故意抬高一下价格,但是这并不影响我们的研究进展。”
虽然长孙明在宇文善面前很是乖巧,像是小孩子一样听话。
但是作为渭水书院格物学院第一批的学员,长孙明如今已经是格物学院的一名教谕。
他也有属于自己的弟子。
“哼,观狮山书院那帮人,总是觉得自己的技术是天下第一,其他人就是怎么追赶都是不可能追赶上来的。
这一次我们就让他们吃一次大亏,让他们给我们做嫁衣裳。”
长孙明觉得自己有五成的把握可以在蒸汽机研究所的电灯泡的基础上制作出更好的电灯泡出来。
到时候电灯泡进入到市场的时候,就有意思了。
“我专门去大唐皇家专利署查询过了,这个电灯泡并没有申请任何的专利。
看来这一次观狮山书院的那帮人是真的骄傲自大,大意了。
不过这对我们来说,却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
做跟随开发跟做创新性开发,难度和花费的时间精力都是不一样的。
很显然,渭水书院现在做的最多的就是跟随性开发。
“这段时间,我主要的时间和精力都会花在电灯泡的改善上面。
学院里面的课程就交给你去上了。”
作为渭水书院格物学院的大佬,长孙明自然不可能天天都去给学员上课。
虽然课程表上有不少课程都是安排了他的,但是更多的时候,却是他的徒弟在给他上课。
这个情况,倒是跟后世的情况也非常相似。
一些教授的课程,往往是他的博士生,甚至是硕士研究生在给学生上。
这让那些拼命抢课才抢到教授课程的学生,心中失望无比。
没办法,谁让教学的重要性远远比不上科研呢。
申请经费的时候,可没有几个人关系你的教学水平怎么样。
人家只会考虑你之前的科研成果如何。
“师父您放心,书院里面的事情,我都会帮忙联络协调,您就安安心心的在实验室里忙碌吧。”
……
“王掌柜,这段时间来我们玻璃作坊购买灯罩的人非常多,你说我们有没有必要专门修建一个作坊用来生产灯罩呢?”
玻璃作坊里头,戴全跟王富贵说着最近的情况。
虽然他不是玻璃作坊的掌柜,但是作为最早的一批八级工,戴全可以说是新成立的大唐集团的总工程师。
不管是哪个作坊相关的事情,他都懂一些,也能插手。
这段时间电灯泡那么热门,作为重要的灯罩产品以及抽真空设备,肯定就是大家都需要使用到的。
虽然许多勋贵世家都在制作玻璃的路上做了许多的尝试,但是到现在为止并没有谁真的制作出合格的玻璃产品出来。
所以要想购买玻璃灯罩,只有找大唐集团旗下的玻璃作坊,没有第二个选择。
“电灯泡这个东西,看起来是非常有前途的。
虽然要大规模的生产,现在的条件还不成熟。
不过腾出一个炉子专门用来烧制玻璃面罩,倒也不是不可以。”
王富贵现在也算是位高权重了。
作为大唐集团的掌柜,他手中管理的财富,比大部分的国家都要多。
就像是后世的苹果,人家公司的市值就已经比世界上百分之九十五的国家的鸡滴屁都要高了。
大唐集团在这个世界中的地位,绝对比苹果在后世的地位要高。
并且不是高一点点。
“如今不仅观狮山书院那边有好几个研究所在找我们购买玻璃灯罩,就连渭水书院、曲江书院以及其他许多作坊也都纷纷的找我们购买。
这种情况下,我们是一视同仁的按照成本价先出手玻璃灯罩,还是根据实际情况来区别对待呢?”
戴全会这么问,是因为他很清楚李宽对新技术的支持和鼓励态度。
任何的一个新技术,在最开始的时候肯定都是成本比较高的。
但是如果你不大规模的量产,这个成本永远都是下降不下来的。
很显然,现在的电灯泡,绝对是处于成本比较高的阶段。
如果玻璃作坊一味地提高玻璃灯罩的售价,虽然短时间内好像多挣了那么三瓜两枣,但是从长远来看,并不是什么好事。
这一点,戴全想的还是非常清楚的。
“一视同仁吧!在今年内,不管是任何人来购买我们的玻璃面罩,价格都按照成本价进行售卖。
反正就现在各个研究所的需求来说,整个贞观二十二年,我们的玻璃面罩都估计卖不了几千个。
这个钱,我们暂时不挣,羊羔要养肥了再宰才有意思。”
王富贵作为一名商人,自然也不是出来做慈善的。
只不过割韭菜的时候,怎么也得让韭菜长高一点才行。
“行,那回头我就吩咐下去。
估计那些买家知道这个消息之后,对于电灯泡的研究热情肯定就更加高涨了。
指不定今年还真的能够见到电灯泡的技术大幅度提高的可能呢。”
戴全作为技术大拿,自然对科学发展的情况比较熟悉。
虽然电灯泡现在还有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一旦找到一个效果比现在好很多的灯丝,那么它立马就具备了大规模量产的潜力。
“我前几天去给太子殿下汇报事情的时候,正好碰到东海郡王殿下在玩一个电磁感应的小装置。
很显然,外面发生的这些事情,太子殿下都是看在眼中的。
电这个东西,好多年前我就听太子殿下说过。
如今找到了电的应用方向,我们还是要在背后推动一把,让电灯泡尽快的能够进入到使用阶段。”
王富贵跟了李宽那么多年,对于李宽的关注重点自然是非常熟悉。
很显然,如果能够有一款具备实用性的电灯泡得以发明,李宽肯定是非常开心的。
到了王富贵这个地步,自己努力不努力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了。
重要的就是要让自己的顶头上司满意。
换句话说,李宽开心不开心,才是王富贵最需要考虑的事情。
“那个东西我也看到过,现在玻璃作坊的附属小学里面就有两台那样的小装置。
坦白的说,对于传统的各种工艺,那都是看得见摸得着的,我基本上都有几分了解。
但是像是电这样的东西,单纯的使用眼睛是看不出来的,我们也不知道它到底是什么形状。
这个时候,要研究电的应用,还是要那些年轻的学员和教谕更加有潜力。”
戴全今年已经五十多岁了。
虽然放在后世,五十多岁真是年富力强的时候。
但是放在大唐,那就可以回家含饴弄孙了。
“我有一种预感,电这个东西的热度,不会是三分钟热度,而会是未来数十年大唐研究发展的重点。
我们的很多突破和变革,可能都会跟电有着密切的联系。
戴全,你作为大唐集团资格最老的匠人,要多引导各个作坊往新的技术方向去研究。
我们不能老是吃太子殿下留下来的老本。”
王富贵虽然不是什么特别聪明的人,但是跟着李宽负责了那么多年的商业事项,眼光还是锻炼出来了的。
“王掌柜您放心,我们的各个作坊的研究所,如今也都加大了相关的新技术研发。
像是东海渔业登州造船作坊,他们的第一艘安装了蒸汽机的海船,马上就要正式下水了。
到时候整个大唐的造船业,都会迎来一个翻天覆地的变化。
除此之外,炼铁作坊那边对于新式钢铁产品的研究,也在如火如荼的进行,相信我们的精钢质量会不断的提升。”
亞魯歐似乎要成為偶像的樣子
戴全简单的给王富贵汇报了一下大唐集团旗下主要的几个作坊的一些努力。
没办法,王富贵现在负责的东西太多了。
戴全要是不在他面前多说几句,很多东西王富贵还真是不一定能够想到。
“太子殿下在大唐皇家科技奖上面的重要讲话,你要组织各个作坊的研究人员好好的学习一下。
看看能不能从中领悟到什么,学习到什么。
今后我的研究方向,原则上都是朝着太子殿下的指示方向,尽快的取得一些成绩出来。”
王富贵现在就是一心一意的为李宽服务,想要把他的各种想法落实到实处去。
“没问题,大唐皇家科技奖颁奖典礼的第二天下午,我们就已经开始组织大家学习了。”
戴全摸了摸额头上的汗水。
这一次,他莫名的感受到了一些压力。
大唐集团旗下的作坊那么多,肯定不是每个作坊的每个匠人都是那么努力的在干活的。
这个时候,怎么调动大家的工作积极性,又能有一些新成果出来,其实是没有那么简单的。
……
“志坚,这个灯丝真的亮了一天都还没有熄灭吗?”
观狮山书院化学院的发动机研究所里头,饶永祥心情有点激动的看着眼前几个还没有加灯罩的电灯泡。
根据李谚和赵小二在《科学杂志》上面的论文,没有加玻璃灯罩并抽真空的电灯泡,寿命只有加了的一到两成。
现在这个简陋的电灯泡已经一天没有熄灭了,也就意味着它加了灯罩之后,可以坚持五天以上的时间。
这就已经是超过一百个小时的使用寿命,已经可以追上赵小二他们了。
最关键的是看眼前的这个场景,这些灯丝似乎还能坚持比较长的时间啊。
“师父,千真万确,这一天我都没有离开实验室,一直在记录着相关的参数。
我发现使用了碳化之后的竹丝,灯泡发出的光不仅更亮,使用寿命也有了明显的提高。
这几组的灯丝的粗细有一些差别,灯丝越粗的情况下,光芒越是明显。
如果把竹丝制作的特别细的话,那么光明显要暗淡不少。
当然了,肯定也不是越粗越好,
太粗了之后,发光的效果反倒是开始下降了。”
练志坚这几天显然没有白费功夫。
已经有了一些自己的收获。
“好!太好了!
按照这个节奏发展下去,我们还真的有希望把格物学院那帮人的嚣张气焰给压下去。
到时候太子殿下肯定会高看我们一眼。”
饶永祥虽然已经是观狮山书院化学院的院长了。
但是他其实是希望自己能够更进一步的。
如果能够成为观狮山书院的院长,那么自己就可以调动更多的资源来展开各种试验,相关的成绩自然也就会更多。
现在的各个研究所里头,不管是谁发行了新玩意,这里面的成绩往往都是有所长的一部分的。
“我打听过,其实他们之前曾经使用木炭来制作灯丝,也取得了一定的效果。
但是木炭的纹理没有那么紧密,弄细了之后容易变成粉末。
所以最终没有成功,现在我们把竹丝加工成竹炭一样,立马就起到了非同一般的效果。”
练志坚虽然不需要专门找饶永祥邀功,但是好不容易做出了这些成绩,他肯定要及时的汇报一些进展的。
“现在看来,你之前说的那个研究方向是对的。
既然他们已经认为竹丝是目前最好的灯丝材料,那我们就在这个基础上看看能不能把竹丝进一步的加工,让电灯泡的寿命能够进一步的提高。”
饶永祥倒也没有指望能够一步到位。
但是按照现在的情况来看,目前的进度就已经让他非常的喜悦了。
……
“师父,我刚刚打听到了一个不大好的消息,不知道是真是假。”
蒸汽机研究所里头,李谚的面色有些难看。
前段时间,当他听说化学院那边也在研究灯泡的时候,压根就没有把他们放在眼中。
在他看来,研究灯泡,自己才是专业的,其他都是打酱油的。
但是从现在自己收集到的情况来看,这一次的事情可能会出一点变故。
“我也听说了,他们没有装上玻璃灯罩的电灯,已经连续亮了两天了。
折算一下的话,估计至少可以正常运行五百个小时,这已经是比我们现在的电灯泡的寿命要高了。”
大家都在同一个书院里头,李谚自然也能打听到一些消息。
毕竟格物学院和化学院,很多时候的东西都是密不可分的。
就像是各自的研究院里头,都有之前在对方学院进修的学员。
这么一来,各种消息的传播,自然就变得更加容易了。
“我也安排人去进一步的打听了,他们之前一直都是在竹丝灯泡的基础上在折腾。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开始尝试其他的灯泡。
按照我的估计,他们肯定是找到了特别的方案来处理竹丝,要不然寿命不可能差的那么多的。”
赵小二有点着急的说道。
自己的论文才发表没有多久呢,要是练志坚紧随其后的发表一篇电灯泡相关的论文,然后两相对比之下,大家就会发现赵小二他们的论文中提到的电灯泡,性能比练志坚论文中提到的差了一大截。
这种无形的打击,是让人非常难受的。
并且就连自己的损失也很难计算。
“现在我们要加把劲了,研究所里头所有的工作重点都转移到电灯泡上面来。
看看能不能在化学院的面前找到更加有效地灯丝材料,让我们的电灯泡能够具备实用性。”
这个时候,饶永祥能够做的东西其实也是非常有限的。
他又没有金手指,只能靠勤劳来弥补相关的差距了。
但是科学这条路上,并不是你努力勤奋了就能出成果的。
要不然后世也不会有“天才是百分之九十九的努力加百分之一的天赋,但是天赋比努力更重要”这种说法了。
“我就怕我们的努力还没有出现成果,化学院那边就把最新的论文发表出来了。
到时候我们可就真的尴尬了。”
赵小二脸色很难看的说道。
李谚想了想这个场面,面色也变得很差。
……
越是担心什么,往往就会发生什么。
躲避是躲避不了的。
在观狮山书院的第三食堂,饶永祥刚刚打好午饭,在自己每天都习惯坐的位置上坐下。
结果不到一分钟,饶永祥就跟着拿着饭菜过来了。
“李兄,这一次我们化学院能够找到性能更好的灯丝,还真的需要感谢你们呢。
要是没有你们的努力,也就没有我们的今天啊。”
饶永祥想到实验室里头那个已经点了三天三夜还没有断掉的灯丝,脸上满是笑容。
按照这个态势发展下去,哪怕是那个灯丝今天就烧断了,等到安装了玻璃灯罩并抽真空或者填充氮气之后,使用寿命也会远远超过李谚他们在论文中提到的电灯泡。
这种使用寿命超过十几天的电灯泡,显然已经具备了商业价值。
这一点,不管是李谚还是饶永祥,显然都是已经意识到了的。
毕竟对于大部分的人来说,电灯泡并不会从早点到晚。
有至少十几天的寿命的电灯泡,就意味着在普通房间里头使用的话,可以用上小半年才会坏掉呢。
这个意义就非同凡响了。
“实验都还没有结束,你高兴那么早干什么?”
李谚不知道要怎么搭话,只能黑着脸顶了一句。
其实他刚刚收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就气的要吐血了。
没想到化学院还真的把自己给压在了下面。
这怎么可以忍受?
哪怕是外面的哪个作坊做的更好,他也忍了。
但是化学院的话,他有点忍不了啊。
“嘿嘿,虽然实验还没有结束,但是正因为还没有结束,所以才是更好的消息啊。
哪像是你们格物学院,哪怕是加了玻璃灯罩之后,电灯泡的寿命也就那样。”
虽然事情是练志坚做成功的,但是饶永祥一点也不觉得把自己徒弟的功劳放在自己身上会不好意思。
在李谚面前,他完全就是一副自己搞出了比你好的电灯泡的模样。
这让李谚的心情更加不好了。
“我听说你们一直都是在那竹丝做实验,难道你们采取了什么特殊的处理方法吗?
竹丝制作的灯丝寿命,在所有的材料当中是最长的。
但是之前我们没有确认到跟你们实验室里头那样的情况。”
虽然心中很气,但是李谚也知道这个时候最关键的是先把化学院发生的事情搞清楚再说。
自己在化学院虽然有一些眼线,但是一些非常核心的消息,显然是没有那么容易打听到的。
“嘿嘿,过几天我们的论文发表了,你就知道了!”
饶永祥才不会那么傻,在论文都还没有投稿的时候就先把情况跟李谚共享了。
这要是万一碰到一个小人,把论文给先发表了。
那么到时候这个电灯泡的重要改进,到底是谁搞出来的,就会有争议了。
毕竟在大唐,如今很多科学技术一旦出现争议的话,都是以论文发表的时间作为重要的判断依据的。
这个基本常识,是所有科研人员必须要掌握的。
……
“嘭!”
李谚将最新的《科学杂志》摔在了桌子上。
这只是《科学杂志》的样刊,明天才会大规模的发行。
但是李谚已经迫不及待的先拿到了手。
不过,这个样刊给他带来的却是只有生气。
“师父,我想在立马就安排人手开始做重复性试验,看看是不是真的只要把竹丝进行碳化之后就能大幅度的提高性能。
按照我们之前的确认情况,竹丝碳化的方向,其实我们也是尝试过的,为什么当时没有取得非常好的效果,我也准备好好的查一下当初的试验记录。”
赵小二现在也气的半死。
但是生气解决不了问题。
这个时候,只能是想办法去解决问题了。
“我们当时只是随便碳化了一下,并没有认真的去对待。
但是我听说化学院那帮人是把所有的宝都压在了竹丝上面,对竹丝进行了各种各样的处理。
最后才有了论文中记录的方案。
我估计按照论文中描述的情况,应该还是可以重复展现实验情况的。”
虽然李谚的心情很不好,但是他倒是并没有去否定化学院的科研成果。
能够发表在《科学杂志》,他们敢在《科学杂志》上发表,肯定不敢搞什么弄虚作假。
那样只会把事情给搞砸,把一件好事给变成了坏事。
“他们这次是走了狗屎运了!
如果电灯泡的寿命真的可以做到一千个小时以上,那就完全可以大规模的生产了。
下一步我们需要考虑的就是电力的提供和传输问题了。”
“没错!
化学院他们在灯丝的研究所碰到了狗屎运,但是在发电机方面,是不可能有狗屎运可以碰的。
这方面我们格物学院比他们要强很多,可不能再掉链子了。”
虽然心中很生气,一口血直往喉咙里涌动。
但是李谚还是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分析下一步的行动。
“这个灯泡我会继续安排人不断的研究和改善,不过发电机这一块,也有必要重点研究一下。
把我们实验室里头的发电机作为一个项目独立出来,成立专门的发电机作坊。
然后跟书院提出来要修建一个专门的发电作坊。”
赵小二的眼光自然也是不会差的。
他也已经意识到了发电作坊的必要性和重要性了。
很显然,发电作坊的门槛肯定是比电灯泡的要高。
并且这方面是格物书院的传统优势项目,他倒是不担心化学院在这方面会超越自己。
甚至回过头来,到时候格物学院可以凭借着发电作坊的事情打一个翻身仗呢。
“师父您放心,这个发电机的生产和发电作坊的设立,我亲自去跟进!”
……
“孔祭酒,有一个很搞笑的消息说给您乐一乐。”
国子监中,孔颖达刚刚来到自己的办公室,司马才章就屁颠屁颠的过来了。
虽然司马才章对孔颖达的有些做法有不同的意见,但是并不妨碍他去拍马屁。
背景不够身后的司马才章,要想上位,最简单的办法自然就是孔颖达提携他了。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孔颖达对他的印象还是很不错的。
“什么搞笑的消息?难道又有哪个监生闹了笑话了吗?”
孔颖达很是淡定的问着话。
“不是,不是我们国子监的事情,是观狮山书院那边,他们闹出一个笑话出来了。”
“观狮山书院?哦?他们还能闹出什么笑话出来?”
孔颖达听了之后,整个人的精神状态立马就不一样了。
只见他很是好奇的盯着司马才章,那眼神好像在逼着他赶紧说一样。
“前几天最新一期的《科学杂志》出来了,上面又刊登了一篇跟电灯泡有关的论文。
这段时间电灯泡的热度是有目共睹的,就连我们国子监的格物学院也在开始研究这个东西了。
不过这一次让人感到有意思的就是这个论文不是李谚和赵小二写的。
而是饶永祥和练志坚写的呢。”
司马才章一副吃瓜的表情,让孔颖达看了很是舒坦。
田园小王妃 西兰花花
“同一个领域有不同的人发表相关的论文,也是很正常的吧?
就像是那个橡胶,最近一年已经有很多人发表过相关的论文了。
这有什么搞笑的呢?”
虽然孔颖达的心痒痒的,但是到现在为止他还没有发现有什么搞笑的地方。
“是的,孔祭酒您说的没有错,正常来说,一个主题有不同的人发表论文,这确实是很正常的事情。
不过这一次放在观狮山书院格物学院和化学院之间,情况就很有意思了。
本身化学院和格物学院的竞争就很激烈,再加上这一次饶永祥他们是完全在李谚的研究基础上,把电灯泡的寿命提高了一大截。
可以说电灯泡这个东西如果进入到商业化应用之后,大家除了记住李谚和赵小二这两个主要的发明人之外。
更多的可能会记住饶永祥和练志坚这两个改进者。
因为最终进入到商业化应用的电灯泡,大概率是饶永祥和练志坚研究出来的那一款。
这么一来,你说李谚他们生气不生气?
我听说他们两个在观狮山书院内部已经吵过不知道多少次架了。
这一次,肯定吵架吵得更加激烈。”
司马才章说完这话的时候,孔颖达脸上总算是有了笑容。
这观狮山书院一向是非常团结的,现在好不容易听到他们内斗的消息,确实值得乐一乐啊。
“这个事情现在传开来了吗?
如果没有的话,我们也不介意帮忙一把啊。
助人为乐嘛,我们一向是很乐意去做的。”
孔颖达轻飘飘的一句话,让司马才章知道接下来应该要怎么做了。
本来热度就比较高的一件事情,在有心人的推动之下,立马就传遍了整个长安城。
毕竟,除了国子监之外,不待见观狮山书院的人还是大有人在的。
虽然这个事情不能拿观狮山书院怎么样,但是恶心恶心你总是可以的嘛。
关键是观狮山书院在这个事情上还不好怎么反驳。
毕竟人家说的也是一个事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