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之聖道煌煌
小說推薦洪荒之聖道煌煌洪荒之圣道煌煌
残阳之下,旗帜如血。
神灵,精怪,龙种……太多太多的生灵,横尸在苍茫的山河大地上。
战火与兵戈,为这片天地留下了难以磨灭的痕迹。
残碎的尸骸,徘徊的执念,诉说着大战的惨烈。
即使是前来收尸的鸟师队伍,都因此震撼。
“龙战于野,其血玄黄……龙师竟然刚烈至此!”
一尊神灵惊叹,神情复杂,“以如此衰弱的队伍,竟然打出了那样的战绩……尽管自身牺牲不少,可谓悲壮。”
他环视四周,说着说着,竟是无声了!
一个龙师的战将尸骸,其白骨森森,点滴残存的血痕,带着焚烧的印记……这却是焚烧了血肉,杀到了生命的最后一息,仅剩下白骨!
甚至于,风一吹过,连骨骸都无声凋零了,破碎了,化作齑粉,落在这山河间。
如此的壮烈,这尊战将打出来的战绩也是惊艳的……数百上千的狰狞古怪妖魔、神明遗骸,散落着铺满了周围被血水浸泡的污黑的大地,一个个死的惨不忍睹,凝重的煞气与戾气呼啸着,都化作了无形无质的魔头,比之血海这魔道的大本营都不遑多让!
而这,仅是这片无垠战场上的一角罢了。
“应龙大圣……世传她曾为炎帝之师,如今看来果然不假。”
另一尊神明低声道,“能统帅着主心骨早已被打断的龙师,重新为他们注入了精气神,奋战到底,打出如此辉煌灿烂的战果……”
神明心情激荡,情绪复杂。
虽然立场不同,如今各为敌手,可在做神之前,他亦是人族的一员,对于应龙这样声名无边的人族大神,依然有着恭敬与崇拜。
“只是可惜了……”有神明摇头,压低了嗓音,“应龙大圣战略非凡,更是能鼓舞士气,坚强斗志……但硬实力终究远逊色于我们鸟师。”
“重华陛下以力压制,她自始至终都是在他人掌心上起舞,被不断封锁生路,只能往一处转战,生机越发渺茫。”
“据说,当到了某个地方后,便是有终极合围,十死无生!”
这神明信誓旦旦的说道。
“唉……一代大神,会凄凉落幕……想想曾经大家都是一个阵营的,我心里就伤感。”
“那又能怎么办呢?”先前的神明叹息,“这个时代的纪元史诗太宏大,也太灿烂……然而,并不属于我们。”
“我们在这时代的浪潮中,能做的唯有随波逐流罢了……不是执棋者,纵然有再多异议,也会被风吹雨打去,只留泡影罢了。”
“重华陛下提议改走神道,分封十大神国,结束总体集中工作,自由竞争,我们也就只能是跟着走……好在全新的待遇相较过往也不差,甚至更好点……就是感觉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慢慢的远了些,情感淡漠了些,互相利用、只看利益的氛围逐渐加重……”
“我感觉吧,眼下大致看过去没什么问题,可心里又觉得似乎有哪里不对……长此以往,有些怪怪的……”
打扫战场的神明彼此间窃窃私语。
全能小农民 令狐小虾
大时代的浪潮席卷,他们难以反抗,只能随波逐流。
或许,这就是小人物的悲哀?
不。
他们不是小人物!
因为,无数的苍生,构造成了洪荒天地中最伟大的存在——
人道!
只是,他们没有清晰的认识到自己的价值。
一旦清醒了,彻悟了,坚持到底了……
那会有天翻地覆的终极场面!
人道永昌!
这是理想者所期望到来的最大浪漫。
当然。
这份浪漫,此刻是跟应龙绝缘的……她处境恶劣,被撵的鸡飞狗跳,别说仰望星空了,连眼下的大地都快看不过来了。
“我好惨……”
当应龙统帅着龙师的残兵,第一百七十四次突破了鸟师的围剿后,她气息低迷,浑身上下狼狈无比。
理想是丰满的。
现实是骨感的。
哪怕应龙知道,自己背后是有人的!
胜利是在前方冲她招手的!
哥譚高中
但在此之前,该吃的苦一份都不会少。
即使清楚的明白,已经有大佬手握开天……开山神斧,准备接应她。
可是,她依旧要独自率领队伍,杀破重重围堵,冒着随时会死亡的风险去征战!
那是数十倍、上百倍的庞大军队的围剿,高手层出不穷,装备精良,后勤充沛,四方合围,简直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只因为,她是鱼饵!
一枚调动敌人的鱼饵!
应龙深刻的明白自己的使命……这浩荡山河的长征转进,在鸟师的眼皮底下一而再、再而三的蹦跶,就是用来吸引火力、吸引视线的!
让某位存在的目光投过来,考虑着拿她来做文章,做鱼饵!
双重鱼饵!
文命要钓重华,但又不想让重华警惕,欲令之放松,让其打一些歪注意,反过来拿应龙的存在来钓文命上钩。
两位满腹心思的帝皇,彼此博弈……应龙就是那根导火索!
应龙对此心知肚明。
且,应龙相信,她应该是成功了的。
她不妄自菲薄,却也不自傲自负——能那么多次突围成功,固然少不了她的机警智慧、非凡军事才能,但这背后也定是有重华放纵了的!
重华不简单……抛开立场不论,这是当世最绝顶的人物之一!
或许有朝一日,应龙可以跟重华较量的不相上下,但现在?
却还差的不少,显得过于稚嫩了!
从这样的敌人手下,逃过一次,乃至是十几次,几十次,还算勉强。
上百次……这就有些夸张了。
说白了,此刻龙师残部,他们活着的价值,比直接被消灭干净,要更大一些。
而活着……能有什么价值呢?
无非就是作为鱼饵罢了!
龙师残部是鱼饵,夏后氏……就是大鱼了!
不过,钓鱼么!
总不能一直枯等。
鱼儿一直不上钩,鱼饵……就没有必要再继续保持了。
换成新的,也是理所当然。
“渔翁的耐心在逐渐丧失……我突围的代价更大了……”
应龙咽下了嗓子里的鲜血,眸光却坚毅而灿烂,“当确定文命陛下那边怎么都不会上钩,也就是我这一支残部覆灭的时候……”
“不过,这是不可能的……文命陛下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必然会出手,演一场戏……”
“重华……他虽然耐心渐少,却也始终把握着节奏……”
“每一次围剿的地方,都大有玄妙,最是适合围点打援……纵使让我侥幸突围,也被逼着在安排好的路线上逃走……”
“这样继续跑下去,最后就会抵达……淮水!”
“那是巫支祁曾经猖獗肆虐的根基之地,也是这尊妖帅最大的主场!”
“如果不出我所料……淮水,就是决定我这一支残部生死的地方了!”
应龙盘算着,渐渐明悟了。
淮水之地,重华不会再放水……彼时,定是巅峰妖帅降临,行绝杀之事!
毕竟到了这一步,夏后氏仍旧是没有动作,本身就是一种态度的表明——不在乎龙师的存亡!
大鱼不上钩,还留着鱼饵做什么呢?
“不过……”
“到头来,是谁死谁活……还未可知呢!”
应龙咬咬牙,挺着伤躯,统领大军,向着最后的地点前进。
龙祖九子拱卫着她。
在这一段血与火充斥的岁月里,她大致是折服了这些龙神。
哪怕九子依旧是不想认可她“龙祖”的地位,本心是不想把应龙跟苍龙放在同样的高度相提并论。
但是……战场,是最有力的证明。
九子承认。
相比于他们,在此时,在此地,应龙比他们所有人,更有资格、有能力来领导龙师,去开辟出光明的未来。
即使他们不认也不行了呢。
因为,诸多的龙师士兵认!
那些龙种,也认!
渐渐的,应龙在龙族中镶嵌入了自己的法统,在苍生化龙的进化路上,重新制定了阶层。
有蛇为虺,其五百年化为蛟,蛟千年化为龙,龙五百年为角龙,再千年为应龙!
这是惊人的蜕变!
从此之后,“应龙”就不再是一种龙族中的突变体,而是有着完整清晰的进化链——这等若直接拿到了龙族集团的原始股和根本话语权!
应龙带领着龙师的残部,一次次身先士卒,又突破重围,终是有了自己的人格魅力,刻入了龙族之中,被人尊重与承认。
九子看着,背地里叹息一声……这种正大光明的手段本事,纵然是他们,也无法指摘什么的。
‘等父皇回来,让他自己看着办吧……’
‘至于现在,还是龙师的存亡……更重要一些。’
怀揣着相同的心思,他们奔赴淮水,做好了生死决战的准备。
那是龙师挣脱枷锁桎梏的关键。
成,则真龙入海。
败,则举族皆灭!
……
“我!飞廉!已抵达指定地点!重复一遍,飞廉已抵达指定地点!”
淮水之畔,风伯的身形虚淡,却真实的定在这片时空天地中,向着并不遥远的上级汇报。
应龙、龙师,这牵动了太多人的心。
围绕着他们的生死存亡,一个个棋手落子在棋盘中。
相似的判断被做出,锁定在淮水。
毕竟,这本就是巫支祁的大本营,是当年入侵、颠覆龙师的天庭巢穴!
其中屯兵无数,堪为不坠的战争堡垒!
龙师的远征转进之旅,至此到了关键点……鸟师即使钓鱼,也不会让他们突破这一关。
因为到了那个时候,就真的是——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
所以……
巫支祁明着来了!
重华暗着来了!
飞廉偷偷摸摸的潜伏过来了。
女娃鬼鬼祟祟的摸近了!
相比钓鱼的重华和文命,女娃却是在钓鱼的同时,也是真心的想要营救龙师……哪怕她看苍龙不怎么顺眼。
但现在不是换了应龙掌握龙师吗?
那就要救!
不过,对比各自满肚子坏水的重华和文命,女娃则是单纯的多了些。
在她心里,有着一个事情重要性的排序,其中以救援龙师为重,伏杀帝俊什么的……却是相对次要的了。
“你给我盯住了巫支祁……事有不谐,就要果断出手。”
“对了。”
“你暴露之后,怎么扯谎……懂得吧?”
女娃询问道。
“自然是懂的!”飞廉义正言辞的反馈,“是轮回之地的后土娘娘恩准我归来,不存在说是女娃殿下亲自出手相助!”
“嗯,这就好!”
女娃满意的点头。
“好生准备吧……争取放松了重华的警惕,让我之后能更顺利的袭杀了他!”
女娃垂眸,见着两边的天际,尽有杀气无边,席卷而来。
一侧,是巫支祁凶威赫赫,震动古今。
另一侧,是夏后氏与九黎氏遥相呼应,他们各携精锐,共同进军,组成了特别援助行动队伍,要击破淮水关,使龙师挣脱枷锁!
“这是最好的机会了……”女娃喃喃,“重华想钓鱼,自然就要有钓鱼的姿态……虽然我不知道他会如何动手,此刻身在何地……但可以肯定的是,现在拱卫他的力量不会是最强的……”
“成败……在此一举!”
“此事之后,我将令所有人,都对我刮目相看!”
女娃握拳,虚空而击,在鼓舞着自己的斗志。
……
血战,如所有人所预见的那样到来。
淮水之关,龙师的残部振奋余勇,冲击着不朽的堡垒,要杀出一片天。
在这里,鲜血已经汇聚成了海洋,煞气与杀气共舞,惨烈的军争之势,倒映在星空之中,化作血色的死兆之星,辉耀人世,向苍生宣布着正有无边惨烈的战争爆发。
龙血与妖气冲霄,奇形怪状的妖魂,阳刚炽烈的龙魄,他们纵然身躯都战死了,灵魂执念犹在厮杀,轮回的法理在这里都被错乱了!
是阳世?
还是阴间?
傻傻分不清。
龙祖九子都有数位战死,应龙神将咆哮天地,她征杀至今,已经撕裂了数尊妖神!
但是很快,妖帅巫支祁降临了!
他裹挟着无边的淮水之势,淹没了这片山河,对上了应龙。
疲惫之身的应龙怎能敌?
不断的咳血,显出败亡的迹象。
“你投降吧!”巫支祁平静道,“又或者,你可以期待一下援兵?”
“不过,我劝你不要抱太大的希望……谁还会来救你们呢?”
“你们早就被放弃了!”
他代表重华,将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