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夜餘火
小說推薦長夜餘火长夜余火
将“混乱右手”抓在掌中后,蒋白棉第一反应是扯起被子,裹于身上。
可这依旧止不住她身体的轻微颤抖,毕竟温度升起来不会那么快。
牙关紧咬中,蒋白棉开始思考接下来该怎么做的问题。
刚才她只是灵光一闪,借着闯过“522”房间游轮阴影之事,不露痕迹地让商见曜将“六识珠”和“生命天使”项链这两件强大的道具拿到了手上,做足了准备。
而她自己也顺势取出了“混乱右手”,加强了本身的实力。
可完成这些事情后,蒋白棉略感悲哀地发现,自己和商见曜依旧不能在对方无法察觉的情况下尝试突袭,而一旦有了征兆,以目标的实力层次和能力特点,事情很可能会变得非常麻烦,鹿死谁手尤未可知。
最重要的是,对方大概率还掌握着那枚核弹头,“旧调小组”即使能步步为营地创造出机会,也得担心他会不会狗急跳墙,选择同归于尽。
不说蒋白棉等人有没有做好在这里牺牲的心理准备,那枚核弹头真要被引爆,整个乌北的民众大部分恐怕都无法幸免,这绝对不是商见曜希望看到的结局。
“可惜啊,他隐藏了自身的人类意识,要不然我现在就可以突然袭击,给他一个‘混乱’状态,为商见曜的‘六识珠’和‘生命天使’项链创造机会……
“无法锁定意识,就没法使用能力和道具……
“难道要打草惊蛇?这风险太高,后果完全不可控……
“冷静,冷静,回想一下觉醒者之间感应彼此意识的规则:
“一,每个觉醒者都能隐藏自己的意识,甚至可以让比自身层次高的觉醒者都发现不了,这是经过验证的,确定有效,但目前还不清楚进入‘新世界’的强者有没有办法察觉到藏起来的意识……
“二,觉醒者之间一旦有了交互,包括但不限于看到、听到、嗅到、触碰到、使用能力等,就能感应到对方的意识……
“现在,214房间那位处在第一条规则下,要想打破这点,找到他的意识,完成锁定,就必须和他产生交互。
“难道直接去敲门?这太明显了,对方用脚趾头都能想到我们察觉到了他的存在,必然会立刻对我们施加影响,让我们失去先手,处于不利境地……
“打电话过去?先不说这会不会暴露秘密,那位完全可以不接……
“哎,为什么我明明通过生物电信号感应到了他,却不算建立起联系,有了交互,可以感应到意识,尝试锁定……这简直是歧视!
“交互的本质究竟是什么……
“现在不是想这个问题的时候,哎,小白在这里就好了,我只需要想办法暗示她214房间有问题,让她往那个地方释放次声波,问题就能解决大半……不管是哪个层次的觉醒者,身体素质似乎都没有质变,累积的次声影响下,目标大概率扛不住,会出现相当不好的反应,再加上他有高血压这个毛病,完美!
“现在去找小白得找什么借口才不被怀疑?找到了小白,又该怎么暗示?”
蒋白棉一边瑟瑟发抖地为难着,一边时不时回想被“幽姑”注视的场景和感受,免得214房间那位突然心血来潮,决定冒着一定的风险翻看她的记忆。
这个时候,商见曜也翻找出了“六识珠”和“生命天使”项链,一副马上沉眠,去“心灵走廊”冒险的模样。
從垃圾郵件開始的邂逅
他看了蒋白棉一眼,严肃思考了几秒道:
“游轮阴影比较特殊,我再调整一下,争取以最好的状态去面对。”
他在说谎,蒋白棉也知道他在说谎,他同样知道蒋白棉知道他在说谎。
但这是仅限于两人之间的默契,蒋白棉一听就明白商见曜已经领会自己意图,知道让他拿出道具是要应对某个不能明说的问题,而不是所谓的“522”房间游轮阴影,所以,他在拖延时间,不去“心灵走廊”,等待那件事情降临。
“这拖延不了太久,太久就等于直截了当地告诉目标情况不对……”蒋白棉那叫一个愁啊。
寒冷得到一定缓解的她现在非常羡慕商见曜能一心十用,多核多线程运行。
她恨不得自己也能这样,一个蒋白棉负责思考怎么和目标产生交互的问题,一个考虑用什么借口去找白晨,一个推敲足够隐蔽又有效的暗示方法,等等,等等。
商见曜自言自语了起来:
“为什么肢体的范围不包含那个?要不然两件道具的负面效果就抵消了。”
但对你脑子的影响没有消失……蒋白棉都不知道该怎么去评价商见曜的奇思妙想,差点气极反笑。
大脑高速运转间,她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
“对啊,交互是包含使用能力,产生影响的。
“之前214房间那位模糊化我和喂的记忆,植入新的内容时,其实等于和我们建立起了联系,那个时候,我们只要去感应214房间,必然能捕捉到他的人类意识,但那会我们没有这个想法,等到新的记忆成形,那位不再使用能力,双方之间的联系又一次中断,就彻底错过机会了。
“所以,让他再一次尝试这么做?
“这有一定的风险,但似乎可以控制,因为他没有翻看我记忆的习惯,而且,他也影响不了我生物义肢内的辅助芯片,或者说没有这个意识去影响……
“得想个好的刺激理由,不能让他联想到我已经发现了他……”
蒋白棉脑海内迅速有方案成形。
她悄然在辅助芯片里添加了一个提醒事项:
“注意对214房间的怀疑和调查倾向是否被模糊或扭曲。”
将这个提醒事项改为每隔一秒就发出相应脉冲后,裹着被子的蒋白棉突然“哎呀”了一声。
“怎么了?”商见曜七情上面地问道。
喂,不要太浮夸……蒋白棉略微颤抖地说道:
“我发现我们是不是想太多了?
“什么214房间还有没有线索残留,什么这位究竟与核弹头之事是否存在关联,我们为难个什么劲?直接打电话给乌北治安管理委员会,让他们查啊!”
被販賣的童年
蒋白棉话音刚落,突然有点忘记自己接下来要说什么。
下一秒,辅助芯片提醒起她:
“注意对214房间的怀疑和调查倾向是否被模糊或扭曲。”
蒋白棉心中一动,将自身的精神覆盖向了214房间。
转瞬之后,她有了收获:
那个房间确实有一股人类意识存在!
没有任何犹豫,蒋白棉直接使用了手上抓着的那只黑色手套。
“混乱右手”!
与此同时,她还发动了自己其中一个能力:
從異世界開始的業務拓展
“空间幻觉!”
紧接着,她喊了一声:
“214!”
214房间内,躺在床上休息的那位突然有点恍惚。
然后,他听见不远处有人在喊“214”。
这近在咫尺,让他下意识就认为自己已经暴露,敌人杀到了门口。
面对这样的情况,隐藏本身意识已毫无必要,214房间那位住客立刻暴起,预备对门外的敌人使用能力:
“眩晕”!
三楼,“旧调小组”的房间里。
听见蒋白棉喊出“214”这个数字后,商见曜一跃而起,将自己的精神蔓延向目标区域。
眨眼间,他捕捉到了之前“不存在”的那股人类意识。
身在半空的商见曜,表情忽然变得怜悯和慈悲。
他左手转动那串念珠,口中发出了庄严的声音:
“意识剥夺!”
虽然“六识珠”仅剩下两次直接使用“意识剥夺”的机会,但商见曜从来不烦恼这方面的问题,该用就用!
对于商见曜的选择,蒋白棉完全赞同。
因为214房间那位很可能携带着核弹头或者相应的引爆装置,而“心脏骤停”不表示他立刻会死,“矫情之人”和“文学青年”则未必能让事情往好的方向发展,到时候,真要有个万一,大家会一起完蛋,所以,立竿见影不留后患的“意识剥夺”绝对是当前情景下的最优解!
濛濛青光亮起后,商见曜的声音发出前,214房间那位扑通一声重重摔在了地上,失去了意识。
蒋白棉没有就此放松,反而抓起电筒,直奔窗口,要走捷径去214房间,彻底控制住敌人,商见曜则丢下“生命天使”项链,紧随其后。
雪 鷹 領主 飄 天
他们谁也不知道,目标的意识能被剥夺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