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敵神婿
小說推薦無敵神婿无敌神婿
“一个瓜货而已,口口声声杀人,把我们当小孩子吓唬?”
“看你这一身装备,一看就是个打工的。都这么大年纪了,还只是一个打工仔,不觉得丢人吗?你这样的人,我们兄弟都懒得动手。”
几个混混纷纷开口叫嚣,辱骂。
“真是一群不怕死的孩子啊。”
青年人上前一步,抓起来蓝头发,直接将他甩了出去。
这一次,蓝头发从空中飞跃之后,被丢到了马路对面的墙壁上,撞碎了一块玻璃。
其他几个小混混顿时噤声,吓得一动不敢动。
这实力,远远超出了他们的认知。
“你们还不走,是等着我送你们吗?”青年人不满的说道。
一瞬间,几个小混混撒丫子狂奔,连蓝头发都不管了,一溜烟便消失在了人群之中。
杨墨看了看蓝头发,应该死不了。
“杨墨兄弟,我在隔壁的酒店为你们定制了一间总统套房,还是先让凌火儿小姐前休息吧。现在天寒地冻,在外面呆的时间久了,容易生病。”青年人说道。
杨墨想了一下,答应了下来,跟着青年人来到一旁的酒店。
我妖談戀愛
流放者食堂
房间很干净,没有什么气味,也没有动手脚。
将凌火儿放在卧室的床上之后,他才来到客厅。
青年人像是主人一样,已经倒满了热茶,坐在沙发上,等着杨墨呢。
“杨墨兄弟,我这次来找你,是想要和你谈一谈合作的事情,我们两家也不一定要你死我活。况且,你和我们的长老不也是朋友,很聊得来吗?”
在杨墨入座之后,青年人直接切入主题。
“可以啊,见面就是有缘,有缘就能够做朋友。只是我很好奇,你是谁啊?你背后的组织又是谁?”杨墨抿了一口茶水,询问道。
青年人的表情顿时凝固,变得不大自然。
“杨墨兄弟,我今天贸然来访,没有提前招呼,是我的不对,但是我的确是带着诚意来的。我虽然没什么地位和实力,却也能够代表组织。”
青年人回应。
杨墨不认识他?怎么可能?他在酆都也是名号响当当的好吧?
整个酆都,才有多少超脱高手?他虽然刚刚晋级没有多久,可那也是超脱。
杨墨是在羞辱他,可是他带着目的来的,也不能够翻脸,只能吃下这个哑巴亏。
“超脱,不容易了。但是你的名号,总应该说一下吧?真名不想透露,我可以理解,但是名号不至于吧?还有,你口口声声的组织,到底是谁?难道是科研室?”杨墨好奇的询问。
他有些不爽,说了一大堆,可就是不肯报上名号来。
难道随便什么人来找我,都要合作吗?说不定还是敌人呢。
“杨先生,我们还是直接进入正题吧。我们想要这片景区,同时我们也可以保证,不会踏入城市中半步。至于您有什么条件,尽管提出来就是了。”青年人也很恼怒,不再浪费口舌,直接切入正题。
“长得不怎么样,想得到挺美。我不管你们是什么组织,都给我滚,这里是九州,哪怕是一片荒漠,一座山,那都是九州的。”杨墨直接爆粗口。
天还以为此人是真的带着诚意来的,可是和他要景区。
把他当成了什么,商人吗?
就算是商人也不会做这种买卖。
更何况,景区之下,可是埋葬着酆都大帝呢。
那个鬼王,身上不知道隐藏着多少秘密呢。
“现在很多人都已经盯上了景区,杨墨兄弟,你也不能够一直守在景区啊。一旦你离开了,不仅仅景区要落入到别人的手中,即便你留下来的兄弟,也会遭受危险。还不如将景区交给我们,我们来合作。”
青年人也不生气,而是将一份合同放在了茶几上。
“你这是在威胁我,还是在诅咒我的兄弟们?”杨墨蹙眉。
随身之我有一颗星球
此人已经是在挑衅他的底线了,他一而再再而三的表态,可是此人却还是不肯放弃。
“杨墨兄弟…”
“你算什么东西,也配管我叫兄弟吗?”
杨墨突然暴起,膝盖撞在青年人的下巴上。
青年人来不及躲避,当场喷出一大口老血。
而杨墨依然没有停下,冲上去又是一脚,将青年人踹翻出去。
“你敢!”
青年人勃然大怒,他是超脱者。
别说在酆都,就算是在整个九州,也有他的一席之地,何曾被人如此对待过?
杨墨一直在装作不认识他,羞辱他,早已经让他愤怒不已,一直在压制着自己的怒火。
可是,回应给他的是杨墨的重重一拳。
瞬间,所有牙齿脱落,飞了出去。
大脑也一阵恍惚。
杨墨的力量太强了,他的脑袋也承受不住这样的力量。
而他在杨墨面前,连还手之力都没有。
等到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杨墨已经提着他走到了窗边,并且将他丢了出去。
“只是给你一点小小的惩罚,若是下次还敢,我会杀了你。”
杨墨冷冷的说道。
说完,直接关闭了窗户。
默菲1 小说
这里有二十多层楼高,身为超脱者是摔不死的。
可即便这样,对于青年人来说,也会受伤严重。
处理完此人,杨墨继续回到茶几上喝茶。
至于此人的身份和背景,他也懒得去查,没有通知人。
此人都不敢自报名号,也是上不得台面的。
相反的,他更加关系异族科研室那边。
十几分钟之后,电话终于响起来。
手下人已经探查到了线索。
挂断电话,叫来几个人暗中保护凌火儿,杨墨开车离开了酒店,朝着市中心而去。
酒店楼下的地面上,有着一大滩血液。
青年人没有死,可他全身骨头基本断了一大半。
他想要完全恢复,至少得几个月的时间。
“杨墨,你一而再,再而三的羞辱我,真以为老子是好欺负的吗?老子要让你明白,任何一个超脱者,都是不好招惹的。”
青年人掏出手机,拨通了电话。
几分钟后,便有人前来,在看到他的样子之后,无不震撼。
“是杨墨做的?他已经和异族科研室动手了?还怎么敢和我们动手?欺人太甚!”一个女人愤愤的尖叫着。
“回去找师叔,请他出山,今天这口气,我们绝对不能够咽下。”青年人恶狠狠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