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空彼岸
小說推薦深空彼岸深空彼岸
王煊看着两人消散的背影,有些出神,他的心中有些波澜,很长时间都没有收回目光。
“可惜吗?至情至性,红尘留影,愿你们驻足之地,心光不灭,自己不遗憾就好。”
他转过身来,伤口闭合,阻止鲜血淌出,这一次他受伤真的很重,骨头都被斩断过,脏腑被很多次刺穿。
但是他一点恨意也没有,这是少见的让他佩服而又心绪不宁静的对手,换位思考,他能否如那个男子那般,放弃举世唯一的机会,毅然选择驻足人间,甘愿陪着一人在岁月中腐朽?
外界,自然是一片轩然大波,各艘飞船中都不平静,向各自的星球传送影音。”
“有超绝世之资的强者大战落幕了!”
“地狱级关卡被他遇上,居然打赢了!”
“这是击毙机械黑鹏的那个人吗?我居然没认出来,他和勾陈帝宫的弟子的战斗有所保留,这次和那位超绝剑仙的一战才被逼迫出实力。”
我有一座末日城
“你们知道他来自哪里吗,绿岚星,毗邻我所在的超凡星球,我们也算是邻居!”
外面热议,影响巨大。
王煊在反思,总结这次的战斗,希望从中吸收到足够有价值的灵性光芒,他受到的触动颇大。。
“再重新打一次的话,依旧是半斤八两,难说谁赢谁负,我还需要再提升。”
不远处,赵清菡抹去泪水,在现实中她从不哭,是一个独立而意志很强的女性,现在她有些精神恍惚。
那个女子虽然离去了,抽离了那种情绪,可她依旧有些印象,还记得很多片段,受到影响。
“请你洗尽那些情绪,不要干扰我身边的人!”王煊开口,山水画世界消失了,眼前只剩下那本模糊的书籍。
说完这些,他身上又冒血了,伤的有点重,因为那个男子的剑光带有比术法还恐怖的力量,宛若残余的规则余韵,实在恐怖的离谱。
神魔養殖場 小說
噗!
大片的血液溅起,他一个踉跄,竟站的有些不稳。
外界,短暂安静,所有人都意识到,王煊被重创,情况不是多妙。
“王煊!”赵清菡快速走来,想要扶住他。
远处,吴茵、青木、小狐仙、马超凡也快速跑了过来。
“事情并未完结,你的选择依旧在被校正中。”那本朦胧的书籍中发出声音,并开始翻页。
王煊抬头望向天外,精神感知异常敏锐的他,自然意识到,很多人在注意这里,各种探测设备绝对能清晰地捕捉到这里的画面。
他只能忍了,不然的话,想一炉盖砸过去,解决掉这本来历莫测的书,他觉察到这本书很危险,可以严重威胁到他的性命。
“你什么来历?”
“我?岁月之书,你要是能走到最后,我们还会相见。”模糊的书籍传来声音。
王煊心中一动,忍着伤痛,以精神天眼肆无忌惮的扫视它,想要看到本质,然而……一片混沌,无法解析,看不明白。
他心头狂跳,这本很讨厌的书册似乎有莫大的来头,他顿时产生各种联想,走到最后还能见到它?
这该不会是……最高奖之一吧?他露出异色,怀疑它可能是逝去的超凡文明未曾动用过的旧约承载物!
他在考虑得失,是否应该找机会,选一个特殊的地势,无人注意时,干脆用养生炉对付它,抢走旧约承载物,还参什么赛?提前拿走岁月之书。
岁月之书翻篇,一片幽暗的世界浮现,像是来到了宇宙中。
“清菡,你先离去,吴茵、青木你们也不要过来了!”王煊无比警惕,在这本书说事情还未完结时,他就在戒备了。
果然,昏暗的世界出现,覆盖这里,让他立刻严肃起来,同时也有些厌倦,他渴望同级别的切磋,但却不想在这种状态下进行无休止的厮杀。
尤其是现在,他身体被重创,状况不是多好。
幽暗的世界,那篇书页像是一个时空之门,走出一个高大的男子,浓密的灰发,琥珀色的眼睛,古铜色的肌体,手里握着一口黑色的长刀,在从迷雾中穿行。
在大雾中,在那时空门内,似还有一个女子,噗的一声,被他毫不犹豫的枭首,直接杀死,鲜血洒了一地。
“神明之地,曾经存在的一个超凡文明,其人间最强者向你走来!”书籍消失前,这样告知。
那个高大的男子走了出来,踏出时空之门后,琥珀色的眼睛像是凶兽的眸子,无情,带着戾气,他高能有一米九五以上,一刀就向着王煊劈来。
没有任何话语,黑色长刀带着毁灭性的超物质,发出仙魔哭泣的声音。影影绰绰,在这一人一刀的后面,漫天都是神魔尸骸,到处都是血,他脚下的大地上,也都是断臂残肢。
当!
王煊右手掌刀如虹,劈在黑色长刀的侧面,左手化成拳头,带着无量光雨,伴着璀璨的金芒,向他轰去。
敌人不出声,上来就绝杀,他也没有多说什么,打过再说,能杀就先杀掉。
在这一瞬间,两人千百次的碰撞,速度都太快了,以暴制暴,以强对强,刀光万重,拳光照亮幽暗之地。
外太空中,那些飞船上,所有超凡者都傻眼,这又是哪路神明?能和刚经历过超绝战的王煊对攻。
“两人有来有往,强势霸道,不相上下,神了,这主是谁?”宇宙虚空中,很多人都被惊住了,又一个不可预测的猛人?
“这该不会是至强神明的化身吧?”有人猜测,很明显可以看出,这个身材高大的男子强大的离谱。
甚至,有人觉得,他手中那柄长刀挥动出去,短时间内,也许数刀就能劈死机械黑鹏,不会有悬念。
在激烈的对攻中,王煊和那个男子都没有后退,有血光不时溅起,很严重的一次,那个古铜色的高大青年男子的左臂险些被王煊的掌刀斩断下来,血淋淋,白骨茬都露出来了。
咚的一声,王煊的羽化拳,如同惊雷划过虚空,击在这个如同神魔般的男子的胸部,那里明显凹陷,血液溅起。
但是,王煊也几乎被他给斜肩劈开,半边身子都是血!
“王煊!”幽暗之地外面,赵清菡、吴茵、青木等人身体发颤,焦虑而急迫,怕他战死在那里。
这还是所谓的很容易就过关的第一轮考验吗?简直是地狱关卡后,还有十八层地狱等在前方。
噗!
伴着异象,伴着最为血腥的搏杀,王煊右手如刀,剖开对手的胸膛,险些将其心脏直接斩开。
同时,他自身也再次挨了一刀,鲜血遍体。
“时间到了。”宇宙虚空中,那座巨大的钢铁堡垒内有声音传出,意味着,第一轮考验落幕。
然而,第十八课行星上,王煊与那个男子近身搏杀,并未分出胜负呢,地上到处都是殷红的血迹。
“你确实很强,超出我的想象,大概率我们很快还会相见的。”幽暗世界消退,那本书浮现,并有声音回荡。
其中的一页哗啦啦作响,猛烈翻动,那里出现一道门户。手持黑色长刀的男子始终一语不发,最后看了一眼王煊,踏进那道门中,而后成为书中的图案,讲述着一段旧事。
大战突兀的落幕,第二场战斗很短暂,但是却让王煊伤上加伤,他对自身肌体有强大的掌控力,使血肉闭合,鲜血不再流淌。
“洗去她心中那些和她无关的情绪与记忆。”王煊对着那本书开口。
他知道,留下那些记忆碎片的话,可能会让赵清菡对他更亲近,但是他认为毫无必要,不应受到到外界、受到别人情绪的影响,理应纯粹一些。
刷的一声,一道光划过,赵清菡顿时彻底回过神来,精神不再恍惚,完全恢复过来。
“你是一本魔书!”王煊开口,它操控人的情绪,改写人的记忆,这实在有些过分。
“再见!”书籍模糊下去,没入熄灭的大结界中,就此消失。
不久后,王煊离开这颗星球,重返外太空。
“奖励庇护符两枚!”悬浮在宇宙虚空中如同城市般庞大的钢铁堡垒内有声音传出,给予王煊奖励。
当众奖励,让各方都发呆,这还真是重奖,引发不小的骚动。
然而,在议论声还未平静时,宏大的钢铁堡垒中再次传出声音:“参赛者还是太多,第二轮考验开始,这次是生死斗,淘汰一半的人,下场前考虑清楚,不要平白丢了性命,生存下来的人都会有机缘。”
当然,在这种考验中,也有人性化的考虑,在激斗时,如果对手提前认输,胜者必须罢手,不能斩尽杀绝。
总的来说,一切都是为超凡续命,寻找出路,主办者也不想太血腥。他们心里很明白,神话大概率要彻底腐朽了,没有多大希望,不应在这神话末年,让超凡者死伤过重。
嗖嗖嗖!
无数道光雨远去,参赛者开始逐批次被送走,前往九片熄灭的大结界中,那里就是战场!
青木的脸色变了,这就直接开始了?真是迫不及待,可是王煊的伤还没有好!
“这对王煊来说太不友善了,和两个有超绝世底蕴的人开战过后,他已经身负重创,直接就要进入第二轮?”
“这该不会是有意增加难度,想狩猎王煊吧?”
吴茵和赵清菡都很担心,建议不要参赛了。
“没事,我有庇护符。再说,我觉得不会总是遇到地狱级关卡。”王煊说道,既然都参战了,他自然也不想中途退出。
“你们就不要参加了。”他看向青木、马超凡、小狐仙、赵清菡、吴茵几人。
“三前轮是资格赛,一经开始,无法中途退赛。三轮过后,真正的跨域大战开启,大结界,现实世界,同时开战,那时可以随时退出。”钢铁堡垒中有声音提醒。
“坑爹吧?”马超凡叫嚷。
“警告,羞辱秩序维护者两次以上,会被抹杀!”宇宙虚空中传来严厉的批评声。
马超凡发呆,最后咕哝着:“这意思是,我还可以无风险的羞辱一次?那先留着吧,等我不开心时再骂你!”
王煊也觉得很坑,这是什么破规则,不过主要也是因为,他们来的太匆忙,没有仔细研究这里的规矩,了解有限。
钢枪里的温柔 小说
刹那间,他们也启程,从钢铁堡垒中消失,伴着光雨,被传送到一片熄灭的大结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