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星
小說推薦踏星踏星
陆隐脚踩逆步,平行时间,原起老怪随手一挥,虚空激荡,将陆隐硬生生打了出来,时间的力量对他无用。
眼前,陆隐一掌打来,心脏处星空,力量线条形成星象,打出了这天元宇宙生物力量的极限。
原起老怪目光狰狞:“小辈,老夫在灵化宇宙同样以掌力闻名,拨天云幕。”



一声声击撞,陆隐与原起老怪掌力对轰,打的周边四分五裂,无之世界不断蔓延,如同墨水染黑了星空。
然而星空很快恢复,这里被陆隐心脏处星空覆盖,一颗颗星辰朝着原起老怪撞击,陆隐力量刚猛,无穷无尽,原起老怪一边对抗陆隐雄浑刚猛的掌力,一边承受星辰撞击。
忍不住一口血吐出,骇然:“小辈,你的力量?”
自太古城一战后,他并未与唯一真神他们碰面,陆隐渡祖境源劫时他已经逃离太古城,即便忘墟神进入江山社稷图,也不知道陆隐追杀骨舟,对于陆隐的认知还停留在太古城一战。
那时候陆隐力量至强,原起很清楚,但再怎么样,陆隐的力量都不会超越他的拨天云幕,这可是传自天外天极宫的掌法,来自那无上之极,即便陆隐挡住他的拨天云幕,挡得住一次也不可能挡得住第二次,第三次。
但陆隐硬生生与他拼了数十掌,令他双掌都开裂,而陆隐本人毫无退色。
名門嫡秀 小說
怎么可能?
陆隐一掌掠过原起,原起避开,急忙后退。
陆隐惊讶,他不知道碧落天宫?是了,太古城战争中,他的对手一直是木先生,而始祖在太古城地底,从未出手,而且即便始祖出手也没用,碧落天宫被天封封住了。
也就是说原起根本不知道碧落天宫这门功法。
这是将所有力量无限利用的可怕功法,凭此一门功法,陆隐只要破坏力达到,就可以超越所有人,消耗这两个字已经跟他无缘。
不过原起老怪的拨天云幕掌法也让陆隐震惊,当前宇宙可以挡得住他力量的生物少之又少,力兽与虚妄都挡不住,这原起老怪在太古城战争中也没表现出这般力量。
想归想,陆隐出手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他的力量无穷无尽。
当原起老怪被他心脏处星空囊括进去的时候,注定了要承受这无边无际的力量,要么他以绝对实力击败陆隐,要么,只能被陆隐击败。
原起老怪不断避开,脚踩奇异步伐战技,不比逆步差,同样蕴含时间伟力。
时间伟力对原起老怪无效,原起老怪施展的时间伟力对陆隐同样无效。
避开数次,终究被陆隐一掌打中肩膀,身体甩飞了出去。
陆隐一步踏出:“你的一道钟呢?”
太古城战争中,原起老怪最强的就是一道钟,钟响,可影响整个太古城战场,若非木先生以萧声制衡,太古城也撑不住,不过最后一战,他为了逃离太古城战场,也为了帮唯一真神的骨舟,导致一道钟破碎,连他的样貌都变得沧桑,实力衰退的厉害。
若非如此,陆隐没把握留下原起老怪。
原起老怪咳血,抬头,眼看陆隐紧随而至,咬牙,血染衣襟:“小子,你真以为能留下老夫?”
“倚老卖老的通常没好下场。”陆隐再次一掌打中原起腹部,令原起吐血倒飞,他想退去江山社稷图内,但从他第一次不退反进,要与陆隐一战开始,就再也不可能接近江山社稷图。
这里是陆隐的星空,只有陆隐可以做主。
原起老怪怎么都想不到有一天会被陆隐全盘压制,可恨,可恨,他的一道钟破碎,他的序列之法无法动用,他接近不了江山社稷图,可恨,可恨,可恨!

陆隐一掌打出,与原起双掌击撞,咔嚓一声,折断原起手臂,余威打中原起额头,将原起打的近乎晕厥。
远处,江山社稷图忽然朝着远方飞去,里面有人控制,要避开陆隐。
陆隐一手抓住原起老怪,脚踩逆步追向江山社稷图。
原起老怪目光狠厉:“老夫堂堂桑天之一,岂会如此凄惨,詹言,速来救老夫,江山社稷图,回来。”
任凭原起老怪如何喊,江山社稷图依旧朝着远方飞掠而去。
陆隐抬手,陆地镇压。
江山社稷图内,詹言,忘墟神,王小雨三人抬头。
“此人的力量即便不达始境,也可以规则不近身,挡不住,快来助我。”詹言脸色凝重。
忘墟神诧异:“不救原起?”
“他活不了了。”詹言毫不犹豫。
原起面对的不是普通修炼者,而是天元宇宙当今可以站在顶点的高手之一,哪怕陆隐还比不上巅峰时期的唯一真神,始祖他们,但对付一个同样实力衰退的原起没有问题。
如果强行救原起,只会将她们自己搭进去。
这点,詹言看的很清楚,因为她与陆隐交过手,就在骨舟内。
而她,并未将陆隐的情况告诉原起。
“詹言,詹言–”原起厉喝,呼喊江山社稷图。
陆隐的陆地下压,江山社稷图不断缩小,澎湃的序列粒子轰然而上,形成肉眼可见的光柱,死死顶住陆地,序列粒子不断被星空排斥,但因为太多了,一时难以完全排斥。
江山社稷图内传出詹言的声音:“原起前辈,你已无力逃脱,莫负桑天之名,丢我灵化宇宙的脸,否则,御桑天那里,你的后人不会有好下场。”
原起目光一缩,死死盯着江山社稷图。
陆隐目光一凛,抬手,翻天掌。

星空轰鸣,如天地崩塌,陆隐一手抓住原起老怪,一手下压,必须将江山社稷图留下。
忽然的,被陆隐抓住的原起老怪嘶吼:“老夫不会负了桑天之名,詹言,护我后人再登桑天之位,老夫助你一臂之力。”说完,一道钟出现,尽管破碎不堪,却发出震天响。
風流仕途 小說
陆隐头晕目眩,下意识松开原起老怪。
原起老怪吐血,凄厉盯着陆隐,再次敲响一道钟。
陆隐以指为剑,一指点出,洞穿一道钟,发出最后悲鸣,与此同时,封神图录出现,红颜梅比斯,武天,皆追着江山社稷图而去。
但晚了,拥有磅礴序列粒子的江山社稷图,其构成便是咫尺天涯序列之法,但凡有一丝机会都会逃脱无踪。
一道钟彻底破碎,原起老怪捂住心脏,缓缓倒地。
陆隐望向远方,江山社稷图跑了,可惜。
“咳咳,没,没想到,老夫与木老鬼缠斗多年,竟,竟会败在他弟子手下。”原起老怪惨笑,面色灰暗。
陆隐看着原起老怪:“失去一道钟的你本就不可能是我对手,詹言没告诉过你?”
原起老怪目光一凛:“她的伤是你带去的?”
陆隐嘴角弯起:“看来你们灵化宇宙尽管有固定的修炼模式,人心险恶依旧无法避免,她有机会告诉你,让你不与我正面一战,却故意不说,与你所谓的桑天之位有关吧。”
原起老怪目光憎恨至极,却很快黯淡了下去,颓然:“后生可畏,老夫纵横一生,最后却被两个小辈算计,可笑,可笑。”
陆隐看着原起老怪:“拥有一道钟,与失去一道钟,你的实力天差地别,你们灵化宇宙拥有固定的修炼模式,序列之法,甚至构建序列之基,但缺点也很明显,太过依赖这种模式,会导致自身实力的下降。”
“一道钟是你灵化的产物,所以你可以凭着他与我师父木先生一战,但你们灵化宇宙有多少可以灵化的存在?大多是灵蜕吧。”
灵化宇宙的序列之法与序列之基都是修炼模式诞生的产物,而对于灵化宇宙修炼者,同样有一种极之强大的蜕变,就是灵化。
唯有极少数人可以灵化,这是灵蜕之上的二次蜕变,唯有灵化才可以诞生独属于灵化之人的武器或者天赋,比如天赐的三尺青锋,珈蓝之洛都以为是浊宝,其实那是灵化,是昔祖告诉陆隐他们的。
原起老怪的一道钟,詹言的锦天图都是灵化产物。
一旦灵化武器溃败,其本人只会败的更惨。
序列之法,序列之基,灵化,组成了灵化宇宙自信可以同时对付意识宇宙与天元宇宙的信心,实则这个信心也确实没错,失去了灵化武器一道钟,原起老怪只能算是比较强悍的始境强者,却无法媲美木先生,木先生可是一方宇宙的至强。
陆隐都能击败原起老怪,他的实力也就与四方镇守使差不多。
但拥有灵化武器一道钟的原起老怪就是真的怪物,如果他还同时掌握江山社稷图,那就更不一般了,即便木先生都留不下他。
灵化,等于将灵化宇宙修炼者的实力硬生生拔高了一筹,再配合序列之基,可以想象。
原起老怪嘲讽的看着陆隐:“就算贬低我灵化宇宙修炼者又能如何,我灵化宇宙以各种方式增强的实力就是超越你们天元宇宙,你既然知道灵化,看来对我们灵化宇宙的了解不少了,那更应该知道上极下御,天外天,十基序列无上法,这是你们不可能战胜的力量,你若放老夫一命,老夫保证你可以活下来,包括你的亲人,朋友,你所在乎的人都可以活下来,加入我灵化宇宙。”
“以你的天赋,入我灵化宇宙,修序列之法,得序列之基并非不可能,至少也是桑天之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