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重分裂
小說推薦四重分裂四重分裂
有汗水从自己的脸颊滑落,凉凉的,不太舒服,但是并没有理由去擦拭。
细微的痛感在脑海中掀起一丝涟漪,有点难受,但是并没有时间去条理。
双眼有些酸涩,明亮的屏幕带来些许烦躁,上面那原本就多到密密麻麻,算上脚注后几乎连成片的各类资讯疯狂闪烁,让人精神紧张。
悦耳的嗓音在一旁响起,那是刚从主厅回来的莲前辈,她似乎正在读一份颇为重要的战报,确实是很好听的声音,而且跟自己现在的声线……也就是福斯特前辈的嗓音很是登对。
自己如果是男人的话,一定会嫉妒福斯特前辈的吧。
不过自己是女孩子,一个无论身体还是心理都比较健康,充其量只是运动神经相对有些欠缺的女孩,所以并不会嫉妒福斯特前辈,嗯……也不会嫉妒莲前辈,因为福斯特前辈不是自己的菜嘛。
但是自己同样也有在意的人,同样也有羡慕的对象。
没错,还是没有‘嫉妒’,虽然昨天在床上滚来滚去的时候还有一点……呃,一大点……不!应该是有很多很多嫉妒!但现在却已经完全拾不起来了。
是了,自己在意的人是黑梵牧师,曙光女神的信徒,这次圣教联合派往学园都市的交流团成员之一,性格很温和,跟任何人都能相处得来,长得不算帅而且抗压能力很弱,特别容易紧张不说还常常被情绪左右,也会耍小性子,气质方面远远不如福斯特前辈,长得也没有卡鲁兹先生那个大帅哥好看。
可他就是自己在意的对象,就是自己的王子大人,哪怕他性格普通、相貌一般,就连战术水平目前也还不如自己,甚至……非常有可能是异界人,自己还是没办法把他扔进思绪的垃圾桶里。
嘻嘻,恐怕前辈们还没发现吧,自己其实早就已经猜到黑梵牧师多半是个异界人了,毕竟理查德叔叔放重要待办资料的书房自己可以随便出入,而他又是几天后那场大会的受邀者之一嘛,嗯,恐怕安德烈叔叔也会去,可惜不是出远门……应该没办法给自己带礼物回来吧?内城区有什么好玩的吗?稍微撒个娇勒索几个新娃娃会不会不太好呀?
判断黑梵是异界人的根据很简单啦,第一个原因呢,是在理查德叔叔的书桌上看到了有关于异界人的资料,因为觉得‘好厉害呀!’就仔细读完了,读完了之后也就相对了解了;而另一个原因,也是最主要的原因,就是黑梵牧师在米莎郡的那一仗,打得有些不太对劲。
首先是补给线,尽管米莎郡并不大,当时的联合部队还是以防守反击为主,但就算如此,极小规模的补给线以及更小规模的保障部队也着实有些离谱了,除非……指挥者在规划战略的时候,就已经把‘大量拥有超规格容积空间储物装备者’给算在计划里了。
其次是具体执行战略计划时的通讯问题,自己敢赌咒发誓,那支联合部队中的斥候类职业几乎都被派去用作侦查和警戒了,也就是说,几乎不存在用来维持部队与部队之间通讯的通讯人员,而在这个前提下,那支虽说是英雄,但同时也是乌合之众的联合部队在执行力方面……简直雷厉风行到让人发指!
而黑梵牧师的各种战术,完全就是在这种雷厉风行的前提下设计的!甚至有很多是专门建立在这个前提下设计的!
尽管在战报中提到了‘曙光圣女夏莲殿下发给了【特殊通讯序列】大量被赐福过的、能够用来传递消息的水晶’,但这段话自己一个字都不打算相信,要知道这里可是【丹奴军事学院】,要是真有这种足以改变战争格局的、能够量产的好东西存在,这边绝对是最早收到消息的。
所以在排除了所有不可能因素后,自己当时第一个想起的,就是理查德叔叔桌上那叠长老会发下来的有关于‘异界人’的资料报告,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恐怕就是本次交流会的主要议题。
总而言之,黑梵牧师是异界人的可能性……非常高呢。
这件事福斯特前辈应该也知道吧,毕竟他是执法队的队长嘛,昨天没有直接跟自己摊牌真是太贴心了。
但无论如何,还是没办法不在意黑梵牧师,仔细想来的话,既然自己没有因为他各方面都很普通(某些方面因为也是自己的强项所以可以这么想啦!)和异界人之类的原因断掉念想,那应该就是……真正的喜欢吧?
嗯嗯,必须感谢福斯特前辈和卡鲁兹先生,这几年的相处下来,他们好像已经成功让自己对超精英和超帅气之类的特质完全免疫了呢。
那么,既然在意的人是黑梵牧师,羡慕的对象就肯定是晨忘语殿下咯。
跟黑梵牧师一样同为曙光教派的一员,而且还是已经近一个世纪没有出现过的神眷者,可以说是出道即巅峰,集万众宠爱于一身了。
年龄跟黑梵牧师差不多,性格好的不得了!气质好的不得了!长相也超级漂亮!而且还是跟自己一样走可爱路线的!
而且……胸部特别大!
明明过去完全不羡慕梅丽前辈的身材,觉得能像莲前辈一样有着柔美线条就足够的自己大受震撼,甚至在极度仓惶的情况下于比赛开始前喝了整整大半壶热鲜奶!
啊!不行不行,不能再想这些了——
反正就是,只相处了短短不到一个小时,但自己对晨忘语殿下的印象非常好,甚至完全嫉妒不起来人家,唔,不过说句实话,自己本来也没有立场嫉妒人家来着,毕竟讲道理来说的话,喜欢上有恋人的黑梵牧师明明是自己不对。
但真的好羡慕!
羡慕忘语殿下的气质、羡慕忘语殿下的身材、羡慕忘语殿下的性格、羡慕忘语殿下的男朋友!
哇啊啊啊啊啊!这都是什么虎狼之词呀!好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呀!
不过……
多亏了这段胡思乱想,总算稍微放松一点了!
冷汗消失了、脑阔不痛了、眼睛不涩了、莲前辈的声音也能听清楚了。
【那么,请容我以这种方式向你证明自己,我的王子大人。】
特蕾莎·塔罗沙重新睁开了双眼。
那朵在几分钟前悄然隐没的魔性之花,重新在这间并不算宽敞的指挥室绽放开来。
垂下双眸,特蕾莎看了一眼自己刚刚在‘出神状态’中写到一半的指令卡,微微摇了摇头,抹掉了上面的内容。
【虽然只是无关痛痒的混淆,但依然存在扼杀的价值……嗯,就用‘双头鹰战法’稍微追一下好了,正好旁边有部队可以配合一个‘盛放’,这样就能在被打出缺口前防住这招了。】
特蕾莎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肩膀处原本搭着麻花辫的地方,随即一边在面前的指令卡上快速书写,一边轻声道:“命令,第六集团军,向暂拟编号【卷发】推进,保持最大战速;命令,第八集团军介入战场,以见到三军团为核心结‘火鼠圆阵’,向中央战区进行压迫式行军,抽调旗下第九、第十一军团的所有施法者,经【晨曦】、【可丽饼】、【蛋卷】阵地隐蔽向南移动,不设目的地。”
【补给线那边还要再顶一下,虽然之前那轮跃阵已经把黑梵牧师的活动空间压缩了一些,但他肯定不会这么简单就放弃的,先把饵收回去,然后用‘风车战法’做定向排查吧,双方都有紧张感才好玩嘛。】
特蕾莎拿起第二张指令卡,一边用漂亮的花体字在上面书写着,一边头也不抬地说道:“命令,第三集团军残部顶到暂拟编号【驼鹿】目标点,以第一、第三军团为肩,结‘艾默拉龙枪阵’,命令……”
我有神级无敌系统 夏天穿拖鞋
“等等!小特蕾莎!”
因为过度紧张而俏脸微红的莲猛地抬起头来,小声问道:“那个……艾默拉龙枪阵具体是怎么做来着……我,我有点跟不上了……”
【他很难扳回来了,就算硬换战损也只会加快这边编织新节点的效率,所以藏兵是必然的,但是没关系,不断掠夺区域掌控权的我再怎么亏也是赚,嗯……安全起见,还是做个‘小蜘蛛网’放在前面两个战区中央吧,虽然麻烦了些,但至少不怕中等规模的突袭了。】
特蕾莎随手在指令卡上加了几笔,然后才淡淡地回了莲一句:“知道‘剃刀阵’怎么做么?”
“知道。”
后者立刻点了点头,好歹是丹奴的高年级学生,莲大小姐还不至于连这种入门级别的突击阵都不会用。
“摆两个剃刀阵出来,以坐标点7601/3922为中心间距七个基准单位,左侧顺时针转九十度,右侧逆时针转九十度,分别以第一、三军团为柄,奇数军团为左侧刀锋,偶数军团为右侧刀锋,同时向目标点进行穿插割裂。”
特蕾莎语气轻快地对莲进行了一番指导,随即轻笑道:“所有高阶复合战法的几乎都能拆分成基础战法,就算是理查德叔叔的成名战术‘缭乱日出’,其实也只是将‘群狼战术’、‘蜂阵突击术’和‘暴雨战阵’糅合在一起,通过对节奏的把控进行同调而已,难度虽高,但原理其实很简单。”
莲:“……”
不得不承认,尽管这位小学妹平时总是一副清纯呆萌小笨蛋的画风,但在这种时候,饶是以莲彪悍的心理素质都不由自主地打了俩哆嗦,愣是没说出话来。
两张指令卡被温柔地推到了她面前,加上莲刚刚抄写下来的三条命令,总计五张指令卡。
“去吧,莲前辈。”
特蕾莎慵懒托着下巴,倚在沙盘前低声喃喃道:“留给黑梵的时间不多了,换句话说,对我们而言最艰难的时刻也快要来了。”
……
少女的预言非常精确,二十分钟后,在红方部队举重若轻、稳扎稳打地将中立作战区将近一成的控制权捏在手中后,就连那些只会看热闹的观众也都纷纷意识到,那位名叫黑梵的蓝方指挥官危险了。
红蓝双方的战损比已经从3:1逐渐被拉到了1.5:1的程度,在红方部队那容错率为零的高难度封锁与分割下,勉强维持着一定基数的蓝方部队已经失去了绝大多数活动空间,被挤压到了战场西部的一片阵地群中,除了后方那两支作为预备队和轮换部队的集团军之外,无论是前面、左边还是右边都已经彻底被敌人控制住,宛若一只即将被扣在瓮里的鳖。
大家都有些发懵地看着大屏幕上的俯瞰图,完全搞不懂为什么之前还分庭抗礼的局面转眼间就彻底倒向了红方,搞不懂始终在主动出击的蓝方为什么忽然就被动到几乎退无可退,陷入了横竖都是快要被将死的局面。
然而就在这时,仿佛经典复刻一般,一支隐藏在红方视野死角处的蓝方重骑兵军团忽然气势汹汹地狂掠而出,直接击穿了红方部队正外沿的两个阵地。
紧接着,两支原本只是在例行巡逻的斥候团忽然左右夹击,闪电般地血洗了一个山头,毫不犹豫地炸毁了山头上那么能够让指挥者命令更具体的协调用‘信号塔’,直接切断了红方这片区域的信息交互渠道。
然后是第三批、第四批、第五批——
短短五分钟内,总计超过十个军团,此前完全被所有人忽略的队伍鬼魅般地出现在战场各个角落,不约而同地向距离自己最近的‘目标’发动了精准的针对性打击,庖丁解牛般粉碎了红方控制区前沿的十余个阵地,并在大部队的策应下开始扩散。
唯一一次,墨檀在这场推演中使出了完全没有任何瑕疵,完美到赏心悦目的战术,其名为——
“【中心开花】,总战力超过五支满编制集团军的中心开花。”
特蕾莎愉快地笑了起来,嘴角翘起了一抹欣慰的弧度……
“只可惜你没时间了,我的王子大人~”
“二十分钟,最多二十分钟,后继无力的你就将彻底被驱逐出这片战区。”
“真遗憾,如果换个对手的话,或许真有可能被你在二十分钟内搅乱节奏。”
“但我不会!”
“别说二十分钟,就算是四十分钟,我也能守给你看!”
第一千三百二十章: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