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凡人科學修仙
小說推薦我在凡人科學修仙我在凡人科学修仙
从艳丽云彩中传出的灵压庞大之极,相隔如此之远,一众结丹修士仍是大感心惊胆战,法力流转不灵,险些连身形都控制不住。
“不好!快救人!”
好不容易喘匀了气,一名蓝袍修士突然脸色一变,随即飞速向下方遁去。
见他这般模样,其余结丹修士也纷纷向下望去,只见那些低阶修士此刻竟似下饺子一般,朝地面坠落。
本来低阶修士御器飞遁得就不高,又有法力护身,就算摔下去也不过伤筋动骨,性命无碍。
可此时巨浪滔天,汹涌而来,若是放任不管,这些低阶修士必然十不存一。
不过好在,这些低阶修士都是由空中那些结丹修士带来的自家门人弟子,见此情形,他们当即顶着庞大灵压带来的不适,各施手段地救人。
相比下方的一团乱麻,云层中的三位元婴修士倒还能勉强沉得住气,但随着艳丽云彩的翻滚,灵压竟还在急速提升,不但将附近海面搅得一塌糊涂,还令落星岛都微微颤动起来。
“究竟是什么东西引起的天象,为何这么久了还不出现?!”
混老魔面色狰狞地望着远处的艳丽云彩,心中纠结不已。
“不能再等下去了,星宫的援军随时会到!混老魔,速速随本门主撤离!”
姜姓胖子一脸肉痛地吼道,他可没忘记自己等人还在星宫的势力范围内。
能引动如此天象的宝物虽好,但也要有命享才行!
“姜门主,难道要将此宝拱手让给星宫不成?!”
混老魔很是不甘心地道,如此机缘平生难得一见,叫他如何能够割舍。
“这时候还想着宝物,混老魔,本门主看你是嫌自己活得太长了!
你自己在此等吧,本门主不奉陪了!”
姜姓胖子此刻只觉心惊肉跳,一息都不想在此久留,根本理解不了混老魔的想法。
这些魔修,有一个算一个,脑子都是坏的!
艾瑪
话音一落,姜姓胖子没有半点迟疑,转身就要逃遁。
然而就在这时,那星宫的卢姓长老突然闪身拦在他面前,一脸戏谑地道:
“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你当卢某是死人吗?!”
姜姓胖子暗骂一声晦气,就要招呼混老魔对付卢姓长老。
可他目光一转,便见混老魔竟化作一道遁光,直朝那艳丽云彩而去了!
疯了!疯了!
姜姓胖子心中气极,却还是将其压住,沉声道:
“卢长老,混老魔可是前去取宝了,你现在与本门主纠缠,吃亏的可是你们星宫。”
“哼!我们星宫吃不吃亏,就不劳姜门主费心了。
这般惊人的天象必然已被周遭各岛探知,此时怕是连传音符都到了天星岛了,纵使那混老魔拔得头筹,也不过是多了一条取死之道罢了。”
卢姓长老冷笑一声,看也不看那远去的混老魔,毫无想让之意地道。
“既如此,我们便手底下见真章吧!”
姜姓胖子面色一厉,也不再废话,挥手三叉戟就与卢姓长老斗在一起。
且说混老魔那边,就在他满脸疯狂地遁至艳丽云彩附近时,突然一大片刺目的白光从云彩中心炸开。
随即,混老魔头顶的小半个天空都扭曲了起来,灵压也一下庞大了倍许,再一眨眼,一座仿佛白玉所铸的庞大宫殿从虚空中浮现而出。
还不待众人为这座宫殿惊叹,一道粗大之极的青色光柱突然从这宫殿下方射出,如长剑般直接刺入海中。
第五號放映廳
只见这青色光柱所到之处,海水纷纷避让,瞬息间就在海面上形成了一个巨大无比的漩涡。
而在这青色光柱的上半部分,一个直径数十丈的白色法阵悬浮在其中。
随着此法阵光华一闪,两男两女的身影出现在其中,不过好似传送并未结束的缘故,这四人第一时间都没有任何动作。
火云中混老魔见到这一幕,顿时清醒过来,这天象根本就不是宝物出世引起的!
察觉不妙后,混老魔二话不说便向后退去。
可就在这时,头顶又传来轰隆一声炸响,那座白玉宫殿和青色光柱竟在刹那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而似乎这白玉宫殿消失时引起的变化,会影响到遁术的施展,混老魔当即一个踉跄,便从遁光中跌了出来。
“你方才是想对我们出手?”
一道清冷的女声响起,感应着对方身上的灵压,混老魔心脏猛地一跳。
两个元婴后期修士!莫非是天星双圣?!
混老魔不敢多想,便要架起遁光逃离此地。
冰凤秀眉一皱,她本是看混老魔不爽随口一问,却见他如此做贼心虚,当下长袖一抖,上百道晶莹的剑光从她袖口狂涌而出!
顿时,大半个天空中便全是阴森的寒光,直冲火云席卷而去。
晶莹剑光的遁速奇快无比,几个闪动就轻易追上了火云,简单交错而过后,火云中便传出了惨叫之声。
下一刻,火云便飞速散去,只有一片污血从空中坠落,不见混老魔的身影。
冰凤虽在洛虹三人面前辣手杀人,但他们脸上神色都无半点变化,毕竟倒霉的明显是个魔修,三人都自诩正道,自是不会同情一个魔修。
由于混老魔身死的一幕着实太震撼了些,原本已经打出真火的姜姓胖子和卢姓长老不约而同的暂且罢手,警惕之极地望向四人。
结果自是被震了个通体冰凉,两位元婴后期的存在足以颠覆整个乱星海的局势,竟会这般诡异地出现在此!
一时间,二人都不敢有任何动作,生怕一个不慎惹怒对放,招来杀身之祸!
“洛道友,这里的修士相当之多,我们是不是先行离去?”
白瑶怡看着下方聚集在几座山峰之上,小如蝼蚁的众多修士,皱了皱眉头道。
这里毕竟是陌生之地,他们作为外来修士无根无萍,初时自然得低调行事。
洛虹闻言并未立刻回应,而是先将此前为了开启控制法阵激起的法力安抚下去,才缓缓地道:
“不知白道友今后有何打算?”
“乱星海这里的大战与我无关,我自是不想搅合进去的,想来还是作为一介散修,一边修炼,一边寻找返回大晋的方法为好。”
虽说继续跟着洛虹定能不惧乱星海本地的势力,但她已经受够在冰凤面前小心翼翼的日子。
而根据洛虹的描述,以她元婴中期的修为,只要不招惹几个可怕的人物,是足以在乱星海逍遥自在的。
“韩师弟呢?”
洛虹点点头,转头看向韩老魔道。
“师弟也不愿参与进星宫和逆星盟的冲突之中,虽不知虚天鼎的风头有没有过去,但保险起见,我还是早日前往外海为妙。”
韩立现在只想找个地方闭关,以求突破元婴后期。
至于魁星岛附近,能够连通天南的上古传送阵,乃是他和洛虹共同的秘密。
眼下洛虹既然没有提及,他自然也不会多嘴。
“为兄也不想待在内海,不然定有许多麻烦。
既如此,白道友不妨先行离去。
洛某三人要前往外海的话,必须要与下面的一方势力有所纠缠,白道友最好不要参合其中。”
冰凤肯定是跟着他,所以洛虹当下如此建议道。
白瑶怡一听也觉得危险,她不与洛虹一同行动,却传出自己与他有所关联的传闻,必然要被一些有心人找上门。
“多谢洛道友提点,那我们便有缘再见了。”
简单告辞之后,白瑶怡当即化作一道白色遁光,朝西北方远去。
“洛师兄这是打算借星宫的传送阵前往外海?可我们这般大张旗鼓,是不是有些不够谨慎?”
韩立深知自己和洛虹都与逆星盟有些过节,反而与星宫那位凌玉灵道友有些交情,当下选谁借传送阵根本无需多想。
只是他有些担心星宫对他的态度,毕竟他一露面就代表着虚天鼎出世。
星宫高层若是心存贪念的话,会围杀他也说不定。
“看岛上的那些修士,显然当下两大势力还在战时,去往外海的传送阵必然又遭到了限制。
而且我们的存在已被下边那位星宫长老看在眼里,在不杀他灭口的情况下,我们要想潜入天星岛,借用传送阵无疑是痴人说梦,毕竟那天星双圣也非浪得虚名。
所以,与其偷偷摸摸,不如光明正大地上岛,想来有为兄和凤道友在,那天星双圣也不敢为难我们。”
从地图上星宫的势力范围便可看出,,星宫如今全靠天星双圣撑着,只要是距离天星岛太远的地方,都已被放弃,而那些离天星岛较近的岛屿,则是一座未失。
这般局势下,不管天星双圣如何自负,他们也不敢贸然与两名元婴后期的存在交恶。
毕竟,就算只是在冲突中受伤,都有可能被逆星盟抓住机会,将星宫彻底灭掉。
十余里外,姜卢二人眼睁睁看着四人交谈了片刻后,便有一道白虹突然远去,接着剩下的三人又交谈了一阵,竟忽然朝他们看来。
虽然只是一个眼神,二人都不禁觉得口干舌燥。
不是他们胆小如鼠,实在是对方灭杀他们就如砍瓜切菜一般,由不得他们不怕。
正惊惧间,三人中的一位儒衫青年瞬间没了踪影,却在一个恍惚后,于卢姓长老面前数丈处现身。
那卢姓长老顿时身躯一僵,不过还不等他想出应对之法,便听来人惊喜道:
“咦?原来是卢兄?没想到你也突破元婴了,真是不错。”
长生路上每一个熟人都颇为难得,毕竟很可能一个闭关,熟人就都埋土里了。
此刻他面前的这位星宫长老,正是凌玉灵的嫡系之一卢正义,与他有过一番交集,还帮他找过走丢的樊梦依。
嘿,说起着憨徒弟,不知她有没有将我洞府中的灵酒偷喝光了。
“你….你是卓兄!可你怎么成元婴后期修士了?!”
卢正义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要知道上次见面时,对方还只是结丹后期的修为。
结果才两百年不见,对方竟已成为堂堂大修士,简直不要太吓人。
许久没用卓不凡这个名字,洛虹差点没反应过来,愣了下一后道:
“呵呵,机缘巧合而已,不知凌道友可还安好?”
“少主也已突破元婴,她若知卓兄现身于此,定然会大为惊喜的!
呃….姜门主,你这是做什么?”
卢正义正想试探一番,确认对面这人是不是真的卓不凡,方才与他斗得死去活来的姜胖子竟悄悄靠了过来。
“呵呵,卢长老莫要紧张,姜某是来投诚的。
其实姜某早已苦逆星盟久矣,方才与卢兄激战之后,突然幡然醒悟,现欲弃暗投明,还请贵宫给个机会。”
一边舔脸笑着,姜胖子一边将自己的本命法宝交出,竟然真的要反水。
他的这番举动虽然看着滑稽,其实正是当下最好的保命之策。
这个突然出现元婴后期修士都已经与卢正义称兄叙旧了,他不管是逃是战,都难逃一死,唯有立刻投诚,才有一线生机。
哪怕之后会成为星宫的炮灰,姜胖子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看了眼洛虹后,卢正义当即明白了姜胖子的想法,不禁暗暗好笑。
我都没有确认眼前之人的身份,你却那么积极,反应能不能再快点!
無名的星群
從零開始的機戰生活 小說
“卓兄,我若没有看错的话,刚才那座白玉宫殿应该就是虚天殿。
可虚天殿三百年才开启一次,现在时间还远远未到,卓兄四人怎会从中出来?”
卢正义没去理会姜胖子,只要面前的卓不凡是真,那他自然一点风浪掀不起,而要是假的,他和姜胖子估计都必死无疑。
“确实是虚天殿,数十年前我误触了一座上古大阵,结果和几位道友一同传送到了里头,很是费了一番工夫才脱困出来。
多年不见,卢兄不必太过拘谨,我还要感谢卢兄当年助我寻回小徒呢!”
看出卢正义的不信任后,洛虹便主动言及当年之事。
这时,一道银芒在洛虹身边亮起,随即冰凤的身影骤然出现。
“洛道友,有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