諜海王牌
小說推薦諜海王牌谍海王牌
区青宁顿了顿,接着说道:“不过,我知道怎么联系他们。”
鹤田一郎点了点头,道:“区先生不是交通员吗?怎么可能不清楚他们是谁呢?”
小說 色
区青宁说道:“我见过不少人,我甚至还见过SH市委的高级领导。但之前的地下组织被破坏后,我们吸取了教训。宁可用慢一些的方式,也要提高安全性,所以现在我们只能用死信箱的方式联络。我会定期的查看几个死信箱,是否有信息放置其中。如果有我就取出来,按照上面特殊的信号,放在另外不同的死信箱里。”
鹤田一郎闻言,道:“只有这种方法吗?要知道,情报的有效性,都是跟时间挂钩的。如果你充当中间的调度角色,可双向都是死信箱,那可能会耽误事情的。”
原來 我 是 妖 二 代
区青宁道:“当然,我可以肯定有紧急的联络方法。事实上,我发展的一个下线,我和他就有多项的联络方式。不过上级之间的紧急联络方法,我确实是不清楚。但我可以保证,我提供的死信箱的方法,也一样可以让你们找到他们。只要你们自己没有搞砸,盯着死信箱的位置,看谁去取信,顺藤摸瓜就好了。”
鹤田一郎闻言,想了想,道:“好,那区先生,就把死信箱的位置,方法,告诉给我们吧。”
区青宁答道:“霞飞路,白俄聚集区,有一家叫东来小吃的小馆子。这家馆子比别的苍蝇馆子受欢迎的原因就是,他们家的馆子里有厕所。穿过他们馆子的后门,就到了后院,有一个厕所。上面的衡量,靠着茅坑一侧挨着墙的位置,有一个夹缝。就是死信箱的放置位置……第二个死信箱的位置是,福开森路中段的仓库……”
区青宁一连说了四个死信箱的位置,说的很详细。筱田岁三则是在对方讲述的时候,详细的用笔记录下来。一边写筱田岁三心中感觉,这些死信箱的位置,应该不是假的。因为区青宁交代的很详细,如果是假的,就不可能说的细节这么充分。
等区青宁说完,筱田岁三也几乎是下一刻就完成了记录。鹤田一郎说道:“区先生,把你说的第二个死信箱再说一遍,就是在福开森路的那个小馆子。”
“那是霞飞路。”区青宁横了鹤田一郎说道:“你用不着玩这种花招来试探我,你不就是想看看我说的是不是真的吗?我再重复一遍不就完了吗?”当下,他将几个死信箱的地址,包括细节,再一次的说了一遍。
鹤田一郎看了眼筱田岁三,后者在区青宁重复的时候,一直对照着自己写的记录。确实一点点细节都没有出入,于是朝着鹤田一郎点了一下头。
说实话,有些人把特工想的太神了。什么瞬间就能记住所有的信息。那不是特工,那是最强大脑了。特工之所以能成为特工,是因为他经过了具体的学习和系统性的训练,他掌握了特工的知识。所以才叫特工。但学习和系统性的训练,不可能让一个人的智商从一百直接跳到一百八。那他么是神话,跟训练和学习一点关系都没有。
什么一个特工,正面硬杠能摆平一个排的普通兵力。又或者,专业间谍,必须长得特别普通,不能引人注意。
真的,只要是说这种话的,全都是外行。而且是想象力丰富的外行。真正的特工可以长得很帅,也可以长得很丑。因为在特定的场合,工作环境,可能更加需要帅气的,或者是丑的。
凌天劍神
另外,你听听外行们说的要求:长得一点都不引人注意。简直是笑话。什么叫不引人注意?那不是长相,谁能长得让人完全记不住啊?扯淡呢!
这个世界上有几个人长得让人看了记不住啊?难道一个国家就几个特工?除非别人没看见你,要不然,看见你长什么样了,凭什么记不住啊。不引人注意的是你的行为,是举动,跟你他么帅不帅有个屁关系。
就算长得比平平无奇的古天乐还帅,你要是在敌人内部上班,你只要别做出出格的举动,你信不信,同样不会引起别人的怀疑。而且女人缘可能更好,说不定你获得一些信息更加方便呢。是以,说这种话的,千万别当真,请记住,全都是外行才会说这种话。
像是现在,鹤田一郎确实是个非常厉害的小鬼子特工,可是他的瞬时记忆,可能也就比普通人厉害点。区青宁交代的四个死信箱,位置,各种细节,他只能说记住了大半。要是让他把所有的细节全都重复出来,他还真做不到。所以才有筱田岁三充当书记员。
核对了之后,鹤田一郎很满意,道:“区先生,应该有所保留吧?怎么才四个呢?而且其中,还有一个你的发展的下线。你可是老地下党了吧。不会就知道这么少的。”
区青宁道:“鹤田,我希望你别再试探我了,我既然说了,就不可能有保留。而且你不清楚吗?我是地下党重要的交通员,联络员,所以我才能知道其中三个上线的死信箱位置。如果是换个其他人,全都是单线联系,能知道一个就已经不错了。而且,你完全可以从这几个人打开突破口,扩大你的战果。”
提早退休的冒險者想要悠閑生活
鹤田一郎道:“区先生这么优秀的特工,应该知道,有一点保留的作用吧。如果一下子全都交代出来,是不是就失去利用价值了,反而危险啊。区先生,我说这话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让你相信我,我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但我既然给你了程诺,就一定会遵守承诺。所以,请你把你知道的,全都告诉我。我绝不会对你做什么鸟尽弓藏的事情。事实上,留下你,你的经验,地下党的经验,一样是我需要的。因此,你可以完全相信我。”
区青宁盯着鹤田一郎道:“真的,鹤田,咱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