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恆聖王
小說推薦永恆聖王永恒圣王
书院宗主大帝境界仍在。
但失去与中千世界的共鸣,就意味着他在中千世界,没有了任何优势,战力也会随之削弱。
就如同地狱之主,天庭之主。
虽然同为大帝,但他们的道印与中千世界无法相融,便发挥不出最巅峰的战力。
最強 劍 神
令书院宗主大惊失色的,还不止于此!
他明显感受到,苏子墨的气息正在迅速攀升,爆发出来的力量,也越发凶猛恐怖!
苏子墨明明已经步入迟暮,寿元所剩无几,看上去像是个风烛残年的老者,但他的战力,却不降反增!
这种增幅,已经远远超出书院宗主的想象和认知!
“你……”
藥門重生:神醫庶女
透视狂兵 小说
书院宗主神色惊疑不定,难以置信的看着对面越战越勇的苏子墨。
哪怕苏子墨境界突破,再进一阶,踏入帝境大成,战力都不会提升到这种地步!
此消彼长之下,书院宗主立即落入下风。
“啊!”
书院宗主余光看了一眼苍穹,突然浑身大震,失声惊呼。
世间能令他如此失态的事,实在不多。
只见苍穹之上,原本的乾坤道印消散之后,竟有另一道大道痕迹隐隐显化,正是一株生于混沌中的翠绿青莲!
道法印记!
这是证道大帝的标志!
怎么可能!
书院宗主洞察天机,通晓古今,从酆都那里更是知晓无数隐秘,可他怎么也无法想象,会看到如此震撼的一幕!
苏子墨刚刚只是帝境小成,而此刻,他竟然一步登天,显化出道法印记!
帝境小成和大帝之间,整整相差了一个大境界!
“梦境!”
书院宗主低喝一声:“这一定是梦境,我的错觉!”
即便他亲眼目睹,也无法相信这一幕。
不光是书院宗主,就连苏子墨自己,都大感震惊。
但很快,他便想明白其中缘由。
蝶月与他交流道法之时,曾描述过证道大帝的过程。
大道无形,看不到摸不着,最难参悟。
一旦明白自己的‘道’,感知到它,感受到‘道’的意志,体会大道意境,便可尝试在自己的一方世界中,凝聚出属于自己的道法印记。
也就是说,只要踏入帝境,修炼出属于自己的一方世界,便可以尝试去凝聚道印。
但古往今来,从未有人成功过。
一来,帝境与大帝之间,相差一个大境界,没有境界的累积,岁月的沉淀,对道法很难有深层次的感悟,也就无法凝聚出道法印记。
二来,自己的一方世界承受不住。
道法印记,意味着已经触及到更高层次的力量,这便是‘道’。
就算真有天赋异禀的妖孽,凝聚出道法印记,自己的小成世界,也无法承受,会立即崩溃,甚至还会牵连己身!
正是由于这两个原因,普通帝君才无法证道大帝。
而苏子墨的情况,则极为特殊。
他刚刚踏入帝境,便与地狱之主,书院宗主大战,对于自己的‘道’,根本没有时间去感知、参悟。
正常来说,他根本无法凝聚出一方道印。
但在他踏入真一境,帝境之时,都曾涌现出一段段古老的记忆!
属于他的道法印记,就蕴藏在这些破碎的记忆片段里!
他之所以能凝聚出道法印记,有一部分,正是源自于造化青莲的传承记忆。
星光
还有另一部分重要的原因,便是那九条登天路上,古往今来,数个纪元无尽生灵的意志和信仰!
这些信仰,代表着中千世界。
正是这无穷无尽的信仰之力,帮助苏子墨完善凝聚出自己的道法印记。
与其说,是苏子墨证道中千。
倒不如说,是中千世界选择了苏子墨。
而苏子墨的一方世界,虽然只是小成,却是由五座洞天演化而来,甚至可以镇压大圆满世界。
正因为如此,混沌世界才承受得住,他的道法印记,才可以显化出来。
整个过程,可谓是阴差阳错,造化使然。
没有书院宗主的背离众生,没有苏子墨的拼死守护,没有造化青莲的传承记忆,没有逼迫出从古至今的这些伐天修士,没有万族众生的觉醒抗争……
这中间哪怕少了任何一个环节,都无法成就此刻的荒武大帝!
书院宗主也是聪明绝顶之人,短暂的震惊之后,便渐渐想明白其中缘由。
他最为依仗的力量,已经在苏子墨的手中!
双方之间,力量调转!
书院宗主意识到,大局已定,难以挽回,想要转身逃离,飞升大千世界。
但苏子墨背负混沌道印,已经挡在他的身前,截断他的飞升之路!
凝聚着混沌道印的一方世界镇压下去!
轰!
一声巨响!
只是一击,书院宗主的身形便跌飞出去,喷涌出大片血雾!
苏子墨停止斗战古今的秘法。
按照魔主所言,正常的大帝寿元,可达一亿年。
虽然他已证道大帝,但受到天地规则限制,他的寿元,并没有任何增长迹象。
从如梦令中出来,他的阳寿,就只剩下五百万年。
大战至今,已经消耗得差不多,只剩下十几万年。
龍虎鬥
如今的苏子墨,白发苍苍,看上去完全就是一个迟暮老者,只不过,眼眸依旧清澈,身躯依旧挺拔!
他已经不需要在释放什么斗战古今。
他已证道中千!
虽然同为大帝,但在中千世界中,书院宗主根本敌不过他!
在刚刚的九禁道印下,书院宗主的乾坤道印,就有溃散的迹象。
如今,被苏子墨的混沌道印镇压下去,这个乾坤道印已经彻底崩溃。
书院宗主口吐鲜血,脸色苍白,极为狼狈的站起身来,身后的一方世界,也是摇摇欲坠。
他输了。
“呵呵呵呵……”
书院宗主低着头,神经兮兮的笑了起来,笑声越来越大。
“苏子墨,我没有败给你!”
书院宗主猛地抬头,指着登天路上的伐天修士,咬牙道:“若非有人帮你,若非这些人的出现,你根本斗不过我!”
苏子墨沉默不语,只是静静的看着书院宗主。
若非有邪帝的如梦令,若非有如梦令中的八位古之大帝,数个纪元的伐天修士,这一战他确实赢不了。
“你说得不错。”
苏子墨道:“你败给的不是我,而是你自己。若非你自己走上这条路,背弃众生,我根本赢不了你。”
书院宗主闻言,内心仿佛遭到一击重创,身形微微摇晃!
这句话,如同一柄利剑,直刺书院宗主的道心!
书院宗主选择这条冷血无情,斩断七情六欲的大道,可最终却被这条大道所累。
什么天地共主,至尊无上,什么唯一天帝,到头来,都成了一场空。
从一开始,他就错了。
他辛苦半生,机关算尽,穷尽所有,竟然从起初就错了!
“哈哈哈哈哈!”
书院宗主疯癫一般的大笑着,口中反复喃喃道:“我输给了我自己,我输给了我自己……”
道印溃散,一场大败,辛苦图谋,最终化为梦幻泡影,再加上飞升无望……
这一连串的打击,又被苏子墨一语道破关键,书院宗主的道心,已有崩溃迹象。
玄老看着这一幕,神色复杂,叹息一声。
好像冥冥中早有注定。
当年,书院宗主从道心梯第十阶跌落下来的一刻,似乎就预示着今日的结局。
他的道心,终究没能迈过这一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