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清隱龍
小說推薦大清隱龍大清隐龙
林震没想到九帅会摆出了这么一个杀气腾腾的阵仗,这老头还真有股子疯劲儿,林震很想动手教训教训。
林震其实非常有信心,不仅仅是自己船坚炮利,更关键的是长江本身水面宽阔,水文条件适合,真正打起来是没有问题的。
华族很多水文专家早就进行过测量了,从上海到武汉江面行驶万吨轮船根本就没有问题。
这个时代又没有跨江大桥阻拦,上游也没有水坝储水,整个江面都是原始的那种通透的,水量大而且江面宽阔。
这种环境下,华族这种不到万吨的战舰还是能有回旋余地的,也许等未来华族全面列装万吨以上的战舰之后,这里行船或许制约更多一点。
现在这六七千吨甚至三四千吨的战舰,一旦在长江江面上开战,灵活度还是有的,打得过就打,打不过也逃的掉。
可是开火容易,停火难啊!项英战舰入上海,就遇到了那么多的政治压力,这还是没有开炮的情况下。
自己和九帅要是真刀真枪的打起来了,那霸那边还不得炸了锅啊?
林震是个出色的海军将领,但是他可不是一个出色的政治家,文官的路子跟他是无缘的,遇到这种选择难题,他就有点纠结了。
可是就在这时候,解围的人突然出现了,战舰上的旗语兵突然发现沿江有人在隐蔽处向他发送信号。
“有信号……是我们中情局的人……有人给我们送情报……”
此刻战舰速度已经非常慢了,沿着石灰山一线缓缓向狮子山驶去,而沿江却有数十个信号点正在肆无忌惮的给秦岭号发报。
有旗语,有灯光代码,甚至有小船偷偷靠近引水船送来了一份份让林震都震惊了的情报。
指挥舱内,所有人都没想到,这些江宁情报员送来的居然是湘军众位将领发来的紧急军情。
第一份就是鲍超送来的,翻译密码后的意思非常简单“观音山炮台,仅有120炮弹13发……山上吞并8000携带弹药为最低基数,不够维持半天的消耗……”
刘长佑送来的消息更让人震惊“石灰山下去……前三个炮兵阵地并没有炮弹……其中疑兵有三千……雇佣摇旗的民夫900人……”
黄少春、席宝田……等等将领更是直接“九帅声势浩大,但本无动手之意!一切都是为谈判施压而已……贵方可便宜行事!”
剩下的就是各地区的布防图了,真假疑兵都给说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九帅曾国荃摆出这么大的阵势,结果让手下人全都给曝光了!
仙壶农
岸防炮台准备如何?储藏了多少发炮弹?兵力是怎么布置的?大军士气如何啊?到底有多少人抽大烟,骂闲街,嫖大炕啊?
全都给卖了,这几乎是半公开的出卖情报,江面上那些小木船一艘艘的来回游走,送来了湘军将领‘友善’的情报。
一切只瞒着狮子山上的九帅一个人而已,反正这里距离狮子山还很远,九帅也看不见江面上那么多送信的小船和沿江的情报员。
到了最后就连西域投资银行的范进那些人也送来的消息。
“请将军安心……昨夜九帅备战之时,军帐内八成的将领都偷偷给我们送信了,都纷纷表态剑拔弩张的只是九帅一个人而已!”
“九帅目的不过就是立威好讨价还价,他并没有决战的信心,更没有给满清守墓的忠心,将军不必多虑!”
底儿掉啊!彻底底儿掉!曾国荃可能死活没有想到,他的前脚计划,后脚就被卖干净了。
林震看完了哈哈大笑“哈哈哈……看见了吧!这就是当年的湘军啊,这才十多年的时间,就已经变成这样了……”
“难怪难怪!这些人都跟咱们华族有生意往来,利益纠缠已经分不清楚了,谁会砸自家的饭碗呢?”
“他们这是向咱们表忠心呢,证明他们是跟咱们一伙的!”
“哈哈……看见这清国是什么样子了吧?纸糊的房子啊,一脚就能踹倒了……前进,咱们给九帅个面子!”
“请九帅来咱们秦岭号上会谈!”
摸透了虚实,林震也就放心了,舰队大摇大摆的向江宁码头驶去,一路上两岸围观的百姓是越来越多,人们看着苍龙一样的舰队一个个吓掉了下巴,震撼了心灵。
华族不可战胜的印象,又烙印上了好几层,再也扣不下来了!
当九帅和刘锦棠他们看见秦岭号的时候,二人刚刚还有说有笑的,突然就好像被无形的手捏住了喉咙一样。
“怎么……怎么会……这么大……”
曾国荃和刘锦棠这些人,毕竟是中古时代陆军里面走出来的将领,就算他们是稍微开了开眼界,知道西洋的事情。
但是他们也毕竟没有去过欧罗巴,没有在深蓝大洋上锻炼过,他们对这种重型战列舰本身就没有什么概念。
虽然有人给他们搜罗情报,华族八大金刚战舰都是什么?照片是什么样子的,这些人也都看过。
但是照片上和现实是有差距的,而且大海上的照片又没有参照物,你感觉不出来他有多大。
而见到真东西后,人们全傻了,这才知道什么叫战列舰,这真的就是一座山从河道那边逆流而上。
“这……这是那一艘来着?”九帅问道。
有参谋小心翼翼的在一旁说道“打头的是秦岭号……7500多吨……后面的是岷山、崂山、雁荡……”
“八大金刚拉出来四艘了……后面的应该是什么重巡啊……小的也就不太明白了!”
呜呜呜……秦岭号突然拉响了汽笛,这浑厚的汽笛声震惊了江宁全城百姓,声音太大了,两岸都好像刮风了一样。
汽笛声惊醒了发呆的曾国荃,他立刻喊道“让他们停船……靠岸,马上靠岸……”
暗帝绝宠:废柴傲娇妻 倾末恋
“没法靠岸啊……大帅啊,咱们没有这么大的码头,只能让他们下锚在大江里面,来回坐船会面吧……”
“那也行……让他们下锚……不能再往前走了……”
曾国荃自己都不知道,他说这话都已经带出了颤音,这巨舰给人的视觉冲击力,实在实在是太大了!
“报……启禀大帅……华族战舰发来邀请旗语……恭请大帅登船视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