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了女反派的跟班
小說推薦我成了女反派的跟班我成了女反派的跟班
庄园楼阁之中。
结束了互通有无的交易,徐北望在静室中盘膝而坐,开始将得到的收获炼化吸收。
七件不知名的神物,散发阵阵诡异的不详气息,除了神秘树苗,其他六件皆不知福祸。
他决定悉数炼化。
徐北望俨然一个输光筹码的赌徒,为了崛起不惜一切代价。
浑身仙力运转,呈条条丝线锁链缠绕神秘树苗,体内大道仙基爆发漩涡般的吸收之力,树苗顺势隐没在身躯里面。
光秃秃的枝桠迅速生出嫩绿细芽,在星辰本源的滋润中,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茁壮成长,顷刻间成了一株郁郁葱葱的小树,每根树枝都连接着血液脏腑。
从此,徐北望体内多出了一颗树。
茂密的树上,仿佛能看见一座璀璨熠熠的星辰门户,在提供持续不断的生命源泉。
而徐北望能感觉自己的修炼速度,比之前快了八倍!
就是八倍!
天地最精纯的仙气涌来,那种畅快的吸收快感,是前所未有的。
……
轰隆隆!
蒸腾而起的星光霞芒,像是汪洋大海般,在庄园上方盘旋。
正准备休息的七千天骄,注意到这惊奇震撼的一幕。
“谁?”
“谁在突破,好恐怖的天道契合力!”
天骄目光极为难以置信,纷纷探出神识查看。
这般浩瀚蒸腾的异象,汹涌澎湃,仿佛连虚空都要崩裂开来,无穷无尽且慑人,规则秩序都要混乱了。
掀起无尽的涟漪和秩序风暴,接着寸寸俱断起来。
天仙境界以上的顶级天骄,甚至看见了让他们都羡慕嫉妒的场景。
大道之花绽放,一片片花瓣晶莹圣洁,宛若纪元更迭,大世隆隆。
如此惊世骇俗的突破场面,持续了长达数个小时。
天穹恢复平静,一袭白袍升腾屹立在虚空,飘扬的半边白发如月华般倾泻,透着尊贵伟岸的气质。
“抱歉,叨扰到各位了。”
徐北望丰神俊逸的脸庞,露出歉意的微笑,还深施一礼再次表达歉意。
在他周身,一团团足有数人合抱大小的光晕,正盈盈漂浮着,又呈蒙蒙细雨般洒落而下。
“人仙高品……”
有天骄声音沙哑,几乎震得说不出话来。
短短一天之内,连跨两阶?
这个乡巴佬——
妖孽!!
无数天骄运转清心诀,竭力让心绪冷静下来,可眼中的惊悚之色无论如何都无法平复!
“天赋委实吓人,天琴星域都找不出几个吧?”
素来遇事波澜不惊的离殇,都感觉不可思议,脸色开始变得凝重起来。
他突破时,异象跟乡巴佬比起来,就是小溪与大海的差距,连媲美的资格都没有。
假以时日,天琴星域定有乡巴佬一席之地。
只可惜生错了时代,这次幼琴榜跟乡巴佬无关了,非天仙境界,连在榜单敬陪末座都是一种痴心妄想。
正因为威胁不到他的地位,离殇才没生出忌惮不安之心,反倒想拉拢。
“为什么?”
雅阁中的有琴静宜,精致的玉颊一片惨淡,饱满的酥胸起伏不定,美眸一片茫然无措。
这一次,她的感受最为强烈,体内精血沸腾,仿佛要臣服叩拜。
难道这个乡巴佬,修炼了克制她的功法?
或者是她的宿命?
古籍记载,宿命相逢,会有一丝征兆感应。
“他是我命中的劫?”
有琴静宜眸光恍惚,很快抛开这个荒谬的念头。
她的宿命应该是位居问鼎榜之上的天骄,而不是一个有点天赋的乡巴佬。
……
翌日。
庄园依旧大摆宴席,东荒天骄交流感情,结交人脉。
或许是东荒之主临时有事,才导致迟迟没有带着天骄去往中州。
“徐公子……”
与昨日虚伪的寒暄不同,今日的宴会,足足数百个天骄簇拥在白袍身边,极尽献好与巴结。
亲眼目睹突破异象,着实令他们心潮起伏,这种天赋异禀的人杰,前途不可限量,必须交好。
徐北望笑容随意自然,言谈间令众天骄如沐春风。
靠着炼化四件神物,一举突破人仙高品,差一个契机就触摸到巅峰。
其实昨夜非常凶险,命悬一线,那三件诡异神族一进入体内,迅速蚕食仙力血肉,不是走火入魔,而是要撑爆肉体,污染元神。
换做平常人,肯定就一个下场——
一代天骄误食毒物,崩裂而亡。
生死存亡之际,他立刻进入冥界空间,利用冥气的毁灭之力洗涤全身,四件毒物迅速衰竭枯萎,化作虚无。
经此,算是给徐北望指明了一条光明大道。
不管黑的白的,好的坏的,只要机缘之物,他一律吞噬炼化。
不知不觉,踱步到顶级天骄的小圈子里,寥寥十几个人,皆有资格争夺幼琴榜。
“你姓徐对吧,我有一个小妹。”
昨天卖掉树苗的倒霉鬼东方朔,故作玩笑地开口。
多少真心话,是以玩笑的方式说出来。
在场诸位心里门清,东方古族要招婿了,这种天资比生来为仙都要卓越。
“正好,我也有个小弟。”徐北望顺势接话道。
东方朔轻笑,不再言语。
倘若当面拒绝,他肯定会难堪,这种委婉的方式,给了台阶下。
乡巴佬,能处!
这时,负手而立的离殇陡然皱眉,似是接受到师尊传来的消息,他迅速取出星罗盘,放入仙晶。
过了很久,他向来强势的目光变得震惊无比,喃喃道:
“星域之主等人返回天庭,幼琴榜推迟五年举行。”
什么?
突如其来的消息,令十几个天骄猝不及防,好端端的为何推迟?
“发生什么事了?”有琴静宜蹙起黛眉。
离殇竭力控制激荡的情绪,颤声道:
“她……她回来了。”
“谁?”众人异口同声。
“凰锦霜。”
说完这三个字,离殇满目敬畏,那是一个传奇般的盖世天骄啊。
中心场地一片死寂。
五十年前陨落的凰锦霜,再度归来?
那个只手碾灭数十星域,以古神之境独战十个大帝的凰锦霜,竟然没有死?
霎时。
众人纷纷取出星罗盘,在璀璨银河光幕上,寻找那个让诸天万域颤栗的名字。
果然,凰锦霜三个字格外耀眼夺目。
二十五万名?
五十年前,究竟发生了什么?
要是没有陨落,她现在应该稳居第三,甚至有机会问鼎魁首宝座。
难道是受了重伤,修为倒退?
可能性极低。
最大的可能就是——
重生!
“太震撼人心了,这恐怕是诸天万域最瞩目的大事,牵动诸多黄金神族的心脉。”
“亿万星域,每个星域之主都奔赴天庭,这是准备开展大搜捕吗?”
“就因为一个名字,就要清剿亿万星域每个角落,光想想就毛骨悚然,她的能量太大了!”
众天骄感慨,他们是天琴星域的顶级人杰,可看到凰锦霜三个字,便化作最底层的蝼蚁。
有琴静宜美眸泛红,激动难以抑制,婀娜的娇躯都微微颤栗。
旁人见她这个状态也能理解,毕竟有琴仙子跟凰锦霜有一丢丢渊源。
她打小融入了七彩神凰的真骨,而七彩神凰是七冠王神族豢养的坐骑。
据说有琴仙子修道的梦想,就是能见凰锦霜一眼,在她身边端茶倒水,做一个丫鬟就很满足快乐了。
不过像他们这些蝼蚁,是永远没机会见到那种高高在上的存在,只能耳闻传说,翻阅典籍,感受无与伦比的风采。
“你好像表现得很平静?”
这时,东方朔好奇地盯着面无表情的徐北望。
徐北望故作淡然:
“这种传闻中的人物,与我们无关吧?”
难道我给老大舔脚,帮她穿黑丝,也要告诉你么?
众人闻言心中腹诽,你一个乡巴佬能有什么见识?
你或许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不明白代表多么意义。
“呵呵,凰锦霜来了,你我都要匍匐跪倒,连头都不敢抬。”
东方朔语气极为恭敬。
旁人非但没有反驳,而是很赞同地颔首。
那可是为仙界生灵赢得七次纪元长河的黄金神族,凰锦霜还是神族内部最出众的天骄,她的种种事迹传遍诸天万域!
徐北望不置可否,附和地点头。
“师尊交代我,让七千天骄就在东荒修行,别回各自宗门。”
离殇说完这句话,便命令仆役传达下去。
徐北望借机离开,他内心汹涌起伏,几乎要透不过气来。
找了庄园最僻静的地方,他取出星罗盘,师尊临别前赠送给他的。
意识进入璀璨的星域银河,漫长的寻找,终于在一颗名为暮日古星的蓝色星球上,看到一道让他热泪盈眶的虚影。
拖曳几尺的华贵紫裙,绝美无瑕的容貌一片冰冷。
虽然只是黯淡的虚影,但依旧能狗腿子沉沦。
他凝视了很久,久到意识遭到星罗盘排斥。
“这只是证明老大是在暮日古星登上问鼎榜,她现在安然无恙么?”
徐北望眉宇难掩忧虑之色。
天庭召唤亿万星域之主,倘若疯婆子无天厌晚也是这种力度的话,他徐北望逃无可逃,甚至第二天就会被天琴星域之主逮捕。
这是要蛛网密集般渗透到每个角落啊!
那种无能为力的感觉,让徐北望噬骨焚心般痛苦。
他又能做什么?
实力,一切都需要实力。
原本对自己人仙高品修为沾沾自喜的徐北望,顷刻间就变得极为渴望,不择手段也要提升战力。
或许是机缘巧合,或许真是命运眷顾了他。
折回楼阁之际,徐北望看到了一个独自静立的年轻人。
一身普通的灰色袍衫,长相清秀,眼神颇为沧桑,这种反差感令整个人格外有韵味,
关键是头顶的气运树。
足足九十七片树叶,闪耀着璀璨的光芒,无比夺目。
“阁下,我好像没见过你?”
徐北望恢复了平静,气定神闲踱步过去。
灰袍男子面无表情,淡淡道:
“在外历练,刚刚抵达这里。”
难怪……徐北望查看了整整七千多天骄,没一个气运之子。
原来漏网之鱼在这里。
“在下日月神朝徐北望。”他微微一笑道。
灰袍男子眸光像是勘破红尘般漠然,“青霞宗,黎夜。”
说完,平静远去,似是不屑跟一个人仙高品蝼蚁做过多交流。
“黎夜……”
浪漫烟灰 小说
徐北望眯了眯碧眸,眼中闪过不易察觉的杀机。
必须杀了此人。
修炼时间珍贵,他现在不会等韭菜长大,直接割了最好。
不像九州寥寥几个寻宝鼠异常珍贵,亿万星域,像这样的气运之子肯定不少。
不过唯一棘手的是,此人修为地仙巅峰,隐隐窥探到天仙的边缘,肯定掌握了很多神通,他恐怕难敌。
“青霞宗……”
徐北望脑海里瞬间酝酿了一个阴谋。
……
黎夜来到一处瀑布下,那双深邃的眸子变得恍惚。
“我曾踏足山巅,亦曾跌落低谷,二者都让我受益良多。”
他手持星罗盘,喃喃自语,语气很快充斥着仇恨与怒火!
“你想不到吧,我竟然会借助神物重生?”
“常诗桃,问鼎榜八万六千二百一千名,怎么过了四百年,你还是没有丝毫进步?”
黎夜双眸通红,清秀的脸庞狰狞起来,痛苦几乎将他吞噬!
被自己的心爱的女人背叛啊!
前世,他高居问鼎榜七万零六名,是主宰一个中等星域的神灵,还有一个仙姿玉颜、天赋惊人的道侣。
那一日,在他眼里娇柔可人的桃儿,骤然变成狰狞可怖的贪婪厉鬼,在他没有防备之际,遭到致命一击。
被自己的女人诛杀!
“哈哈哈哈哈哈……”
黎夜仰天长笑,笑得泪流满面,笑得残忍无情。
“剑玄星域之主常诗桃,我会回来的。”
“那些曾经失去的,终究会以另一种方式归来!”
“我要将你踩在脚下,我要摧毁剑玄星域,杀到沧海断流亿万里,杀到日月换新颜!”
黎夜暗暗立誓,旋即才平复心绪,回忆刚刚那个俊美到惨绝人寰的白袍男子。
他前世是落神境,主宰一方星域,对星辰本源的感应十分敏感。
没错,刚刚一刹那,他竟然察觉到俊美男子的怪异之处。
“莫非是以星辰本源铸就仙基?”
黎夜皱眉,很快就排除这个念头,毕竟这太珍贵了,天琴星域不可能拥有。
而他前世,也是用低于星辰本源两个等级的本源筑基,今生更次,就是顶级本源,没有触及道韵。
“此子体内怀有至宝!”
黎夜很笃定这个推测,再联想到之前的听闻,一个人仙高品突破异象令人惊悚,这就对上了。
“很抱歉,修炼道路就是这般残酷,沦为我的垫脚石,或许是你的一种荣幸。”
黎夜负手屹立,已经给这个俊美年轻人宣判了死刑,必须击杀掠夺。
弱者,是不配拥有宝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