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路坦途
小說推薦醫路坦途医路坦途
秉承着战略上要藐视,战术上要重视的原则,张凡不光要忙着要准备所有的数据,还要对答辩的人进行演练,别觉得好像多此一举。
张凡对于其他事情或许没什么经验,可一旦牵扯到利益牵扯到钞票,张凡是心里明白的很。
因为这次去答辩,不光是医院的发展,可以说一旦成功,直接影响一个地区绝不过分。甚至依托这个实验,牵扯的人员就数不胜数了。
这玩意,就像是一锅饭,一旦茶素这边成功,近几年内可以说,医疗方面不会有大的动作,因为国家的钱袋子也是有数的,不是无底洞。
而且,最主要的是,判定人员是专业人士,答辩人员也是专业人士,做主的往往不一定是专业人士。
说白了,这个成功与否其实就是非专业人士看着两帮专业人士吵架,谁的理由更充分,谁的准备更充足,谁就有可能取得非专业人士的认可。
这玩意国家被糊弄的也多了去了,比如什么水变油之类的高科技。
所以怎么说呢,就是条条大道通罗马,就看你怎样让别人或者说国家支持你的这条道。
以前的时候大家还不聪明,很少人靠着糊弄国家发家致富。现在这样的能人也多了,糊弄个什么名头,只要弄下来国家的支持,立刻摇身一变,就能大金链子小金表的去会所挽救失足少女。
所以,现在国家也变聪明了,不能你说啥就是啥。
可这个答辩又不是硕士博士答辩,要谦虚谨慎,要给答辩老师给个好印象。
这玩意就是要朝着我最牛,你们说的都不是问题去的,不然就小看了可以说是能让国家大动干戈的动作。
院士们也积极加入进来进行一些预防性的演练,赵燕芳和路宁更是对实验的数据再一次的审核。
“现在我们唯一的问题就是你做的那台手术。”
办公室里,张凡和几个院士还有赵燕芳路宁他们凑在一起,也算是答辩前的最后一次碰头会议了。
快樂的家庭計劃
“我们一共进行了六百多例的患者实验,发生并发症的如过敏、患者不耐受共有七例,发生疑似重症一共有一例。”
路宁接着夏院士的话,直接把不良数据报了上来。
如果一个新药,按部就班的进行上市前的实验,这种数据就算不是最好的一批,也可以说是合格的一批。
但,问题就是在因为国家的需要,茶素的新药不会按部就班的进行实验。先论证,然后直接走三期试验,然后上市,接着在反过头来慢慢充填药物缺乏的各种数据和实验。
所以,千说万说,现在就是缺乏最最根本的数据,这才是张凡他们头疼的。
因为治疗重要,安全也重要,不能因为治疗一个疾病又造成了另外一种疾病,比如当年为了戒断阿片类上瘾患者,弄出了一个海螺硬,这尼玛是戒断了阿片类的成瘾性了,因为经过海螺治疗后的患者,对于阿片类已经没什么反应了。
“患者手术的时候就已经明确,非药物造成的窒息!”张凡颇有一种不耐烦的表情。
“你说了不算,没有病理标本,口说无凭!”
这尼玛总不能杀了患者弄个标本把,“这还讲不讲道理了!”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我们不讲道理,因为我们的数据不详实,给了别人找毛病的机会!”赵燕芳插了一句嘴。
张凡恼怒的瞅了一眼,心想止吐药都给老子弄成了封门条,到底是站那边的。
其实也是张凡实在无奈了,这才有点恼羞成怒。虽然心里也清楚,现在越能预演的真实,到时候越发的应对轻松。
就在张凡都要跳着骂街的时候,欧阳在桌子下面轻轻的踢了踢张凡的小腿,然后对着张凡微微扭了扭嘴。
这种小动作,根本就不会被发现,谁也不会想到,张凡他们有这么的默契。
老太太嘴一扭,张凡微微朝着扭嘴的方向一看,就明白了欧阳的意思。
老太太的意思就是:傻小子,你着急啥,对面旁边做这个六个罗汉呢!
张凡一下就明白了,然后拿着茶杯一边喝茶,一边掩饰调节了一下自己脸上的肌肉。
放下茶杯的时候,张凡的脸蛋上已经昂扬出相当亲热和自信的笑容了。
“行了,咱们的同志差不多真实到发现了所有的问题,现在又请各位院士点评!”
王妃唯墨 檐雨
夏老头撇了撇嘴,瞅了瞅罗院士。数字的瞅了中庸的,中庸的瞅了肺科总院的,肺科总院的瞅了瞅后来加入的华国微生物的……
“呵呵,茶素的同志们工作作风扎实……”夏老头一看就知道,要是不出点力,估计这位张凡同志会炸毛的,现在也没时间拿捏这个小子了。
“这个方面不用太担心,就算这个危重患者是新药引起的,但也不能磨灭了新药对TB耐药菌株的杀灭作用。”
张凡和欧阳对视了一下,张凡眨巴着眼睛,意思就是说:行了,人家都不担心,咱有啥可操心的,这方面,我们还是没人家有办法。
欧阳微微点了点头,然后看了一样赵燕芳。
意思给张凡说:对,但是也不能大意,最好还是让赵燕芳打听打听。
梟妃驚華:妖孽王爺寵毒妻 小說
……
医院里,实验室这边如同造了土匪进城一样,所有的资料全部被搬上了军车。
然后闫晓玉站在大门口带着医务处、总务处的工作人员为张凡他们壮行。
这次全程都是茶素地区的部队负责的,都没去茶素机场,直接拉着张凡他们到了另外一个城市,也没进城,直接一头钻进了大山里,然后就看到几驾好几个螺旋桨的直升飞机等待着。
“这个还没咱医院的飞机大呢!”王红小声的说了一句。
张凡就当没听到,可欧阳耳朵里面不装棉花,立刻转头对王红说道:“懂不懂纪律,有没有学过保密条例,再有下次,你就回医院,这是你能评价的吗?”
张凡他们也没多询问,一切听指挥。
上了飞机,带着皮帽子的机组人员,对着带队的欧阳敬礼:“首长好,飞机准备完毕,是否马上起飞,我们将在荷花基地降落。”
欧阳歘的一下,站了起来,“好,现在起飞!”
动作利索的都让张凡觉得老太太要跳飞机了。
噗噗噗噗!几个小时的飞行,说实话难受,就像是一个超大型电风扇在你耳边不停的划拉一样,而且飞机上的座位窄的只能挂个屁股边,真难受。
一行人进入基地后,都没进行休息,直接又上了一个大肚子的飞机,张凡也不知道啥型号,反正没在飞机场见过。
他其实要求也不高,凳子宽不宽的无所谓,只要不要和茶素以前的小飞机上了天就变成拖拉机就行。
可没想到的是,虽然没颠簸的和拖拉机一样,可这个飞机开的如同茶素的公交车,横冲直撞的,说下降就下降,说上升就上升,张凡寻思,尼玛你这是赶山路呢是不是,一会上一会下的。
飞机进入京城的基地,欧阳早早就收拾好了自己的头发,虽然脸色也不太好,可头发梳理的就像是要参加什么大会一样,张凡也是好奇了,都是坐在一起的,老太太什么时候收拾的头发啊!
一溜的红旗车就停在机场边上,卫生部的老大亲自接机,“辛苦了!同志们辛苦了。”
如同两国元首一样,欧阳老太太一本正经的握手,等对方介绍完毕接机人员后,欧阳也开始介绍自己这边的人。
张凡瞅着老太太认真的样子,真有一种想笑的冲动,当然了,这就是个冲动。
汽车鱼贯而行,直接拉着张凡他们进了香山的一个大院子里面,张凡瞅着这个地方,心里暗暗纳闷。
“大冬天的,为啥要来这个破地方。难道是为了安全?”
其实张凡想差了,来这不是为了安全,而是为了安静,为了不被打扰。
张凡不知道,天下就没有不透风的墙。
当得知TB菌株新的药物要论证后,全国稍微有点能量的医药企业,都打着要旁听的旗号,想走各种的门道要参与进来。
私营的想找人沟通,国营的直接就一副不给我,我就给你倒闭的架势,弄的首都这边像是国家医疗招标大会一样。
这种事情,有时候真的没办法说,总经理大手一挥,进香山,不出结果,不让他们打扰组委会和茶素实验室的人员。
这地方,夏天是个好地方,亭台楼阁的,颇有一种陶渊明的种菊南山下的感觉,可到了冬天,亭台楼阁土苍苍的,像极了尼玛被皇帝流放女人的冷宫。
不过一起来的院士们,好像没什么惊讶的,感觉他们来过很多次一样。
本来想和欧阳聊聊,结果欧阳严肃的像是国标队的队长一样,张凡也没了聊天的心了。
给邵华报了一个平安后,就进入休息的房间后,他也开始翻看着明天要答辩的流程。
第二天,十点,总经理带着一群人来到了香山。
“欧阳红同志,辛苦你了!”
欧阳嘴巴哆嗦的都不会说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