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相之王
小說推薦萬相之王万相之王
夜幕降临,山林间有薄雾弥漫。
篝火于林间空地升腾,周围搭建着一些简单的帐篷。
李洛坐在篝火旁,目光看了一眼四周,赵孑阳,顾颖的身影都消失了,不过他还是见到有四名其他队员被他们留了下来,算是一种保护,也算是一种监控。
李洛伸了一个懒腰,然后嗅到熟悉的清香之气,转过头就见到吕清儿款款而来,于身旁坐了下来。
她似是前往旁边的山泉中沐浴过,青丝披散,带着许些湿气,清丽精致的容颜在篝火照耀下带着许些的明媚。
“还没去休息啊?”李洛笑道。
吕清儿眸光微闪,道:“你是不是又在打什么坏主意?”
李洛顾左右而言他,道:“什么坏主意?打谁的?你的吗?”
吕清儿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少装疯卖傻,你是不是把祝煊他们给卖了?”
李洛干笑一声,吕清儿本就聪慧,想必他这两日的作为也是被她看在眼中,自然能够猜出来一些。
“狗咬狗么,咱们又不吃亏。”李洛低声道。
“你别以为宁昭,祝煊他们过来就是来保护我们的,他们多半也是听闻了你身上的金龙气,所以跑来觊觎。”
“我跟你说,在这里,只有我对你是真心的,秦逐鹿那个莽货算半个,所以你要相信,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保护你。”李洛语重心长的教育道。
吕清儿双手捧着脸颊,笑盈盈的道:“小嘴真甜。”
“不过你放心吧,我没有不相信你,只要你决定的,我都会全力支持你,所以就算事后那宁昭,祝煊发现你在捣鬼,回去后找我娘告状,我也会帮你说话的。”
李洛竖起大拇指:“就喜欢你这明事理的性格。”
而在两人说话间,只见得秦逐鹿满身大汗的从远处走了回来,他扛着重枪,一头木屑,显然又是出去找那些大树发泄去了。
他走回来看了李洛一眼,低沉的哼了一声,扛着枪回了帐篷。
李洛:“……”
对于秦逐鹿这一副仿佛被家长禁足不准出门玩的熊孩子般的模样,李洛也是感到相当的无语。
他与吕清儿再度聊了一会,便是目送着少女回了帐篷。
而后李洛视线转向夜幕中的远处,那边就是宁昭,祝煊他们守夜的方向,而消失的赵孑阳,顾颖应该也是带人去了那边…
今夜一场热闹倒是少不了,不过这与他无关,他只是一个老实本分待在帐篷哪里也不去的好孩子。

薄雾之中。
祝煊站在一棵大树树干上,双臂抱胸,背靠着树干,面色淡漠,在其前面,宁昭坐在树枝上,他伸出手掌,掌心有雷光相力跳动,一柄银色的短梭于雷光相力中颤动,发出了嗡鸣的声音。
两人都是未曾交谈,只是目光望着静谧的山林,仿佛是在等待着什么。
直到某一刻,山林间有寒风掠过。
祝煊轻轻扭了扭脖子,转过头,眼神带着许些森冷的望着后方黑暗的密林间,淡淡的道:“鬼鬼祟祟的,果然上不得台面。”
黑暗处,有脚步声响起,然后两道身影走了出来,正是赵孑阳与顾颖。
“祝煊,你们既然来得晚了,那自然是要守一些规矩,不该你们拿的,还是老老实实等两天再说。”赵孑阳寒声道。
首席總裁的高冷愛人
“本来倒也没打算对你们如何,但偏偏你要不识好歹,平白插进来分润我们的那一份利益,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祝煊笑了笑,道:“你们倒是脸皮厚,真把金龙气当成了你们私有之物吗?”
“没有我们这一路保护,他们守得住金龙气吗?我们只是取得我们应有的那一份报酬而已。”
荒野之活着就變強 銅牙
顾颖娇笑一声,而后嘲讽道:“而且你也别说得这么大义凛然,你们不也是眼馋金龙气带来的收益么?真把自己当做圣人呢?”
循循善誘
祝煊不置可否,道:“金龙气在清儿身上,她是大夏金龙宝行的人,我们与她自然算是一路人,所以论起理由,比起你们总归是要强上百倍。”
“有时候啊,这种看似是自家人吃起人来,才是不留骨头。”顾颖笑道。
赵孑阳则是上前一步,深红相力自身体表面流转起来,高温弥漫,顿时引得这片区域温度渐渐的升高:“废话就不多说了,祝煊,我现在给你们一个选择,自己滚,还是我们动手让你们滚?”
祝煊手掌一握,一柄赤红铜棍出现在其手中,火红相力弥漫而出。
“早就想要试试,你这岩浆相和我的火相谁更霸道了。”
那宁昭见状,也是握住了银色短梭,雷光般的相力剧烈的翻涌起来,隐约有着轰鸣之声。
“祝煊,看来贪婪蒙蔽了你的理智,凭你们这一支小队,怎么跟我们斗?”顾颖摇了摇头,旋即她伸手轻挥。
四周的黑暗中,一道道人影走了出来,眼神不善的锁定了祝煊他们。
赵孑阳他们一共有四支队伍联手,虽说还留了几人监控李洛三人,但论起人数,依然还是占据了绝对的优势。
後悔藥店
祝煊的目光,也是在望着那些走出来的人影,不过让人惊讶的是他的脸庞上并没有什么惊慌之意,显然对此早有预料。
“赵孑阳,你不会真以为我来到这里,就没有做过什么准备吗?这个世界上,聪明人可不止你一个。”他突然淡淡的笑道。
赵孑阳与顾颖闻言,眼瞳顿时微微一缩。
而此时祝煊手中赤红铜棍缓缓的举起,火红相力冲天而起,仿佛是一道火柱般,在这夜幕中分外的醒目。
月下菜花賊 小說
也就是当祝煊释放出火柱后不久,赵孑阳,顾颖等人就听见了有破风声从远处的黑暗中响起。
一道道相力光泽随之升腾而起,于密林间闪掠而过。
粗略看去,不下十数人。
赵孑阳,顾颖面色一变,旋即眼神阴沉的看向祝煊:“看来你才是有备而来!”
祝煊笑道:“早就料到你们不会乐意我们的加入,不过好在你们不愿意,有的是人愿意,你们这一路而来,也得罪了不少队伍,我稍加联合,便是找来了不少的盟友。”
“赵孑阳,既然你们不愿意我来分一杯羹,那么不好意思,这锅,我都要抬走了,你不识抬举,那就连残羹冷炙,都不给你们留了。”
“好狂的口气,我倒是要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赵孑阳怒笑,不再等待,深红相力爆发,一脚踏下,地面焦裂,而其身影已是裹挟着高温,直接对着祝煊所在冲击而去。
祝煊见状,手持铜棍,火红相力奔涌,仿佛火人一般撕裂空气,同样气势汹汹的迎了上来。
铛!
当两人激烈碰撞在一起时,那些自远处疾掠而来的人影,也是与原本的四支小队成员开始了交锋。
静谧的夜色,在此时被打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