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用閒書成聖人
小說推薦我用閒書成聖人我用闲书成圣人
凑近钵盂,仔细朝里看去,陈洛才发现这钵盂内不同寻常的景象。
钵盂内有水,水清澈透明,但是仔细看去,那竟然是在动的。
水动,是因为钵盂正中的那块石头在动,说动或许不大合适,而是有节奏的忽大忽小,只是这种大小之变并非眼睛所能捕捉到,而是要去感觉。
石头大小变化,带动的水从中央向四周扩散,然后装上了钵盂,又折返回来,这一来一去,水面竟然平滑如镜,因此看上去仿佛是静止的。
那石头并不是一个规则的形状,而是像一个握紧的拳头。
“谢兄,你看这石头,是不是有点古怪?”陈洛朝着谢三生问道,谢三生也是凝神盯着那石头:“好像是……”
“一颗心?”
一经提醒,越看越像。
陈洛再仔细去看那石头,可不是像一颗正在跳动的心脏吗?
就在此时,石屋内墙壁上的炭痕居然金光一闪,没来由地响起了喃喃禅唱之声,钵盂内的水猛然围着那颗石头旋转起来,两滴水珠从钵盂中飞了出来。
水滴飞快,一眨眼就打在了陈洛和谢三生身上,随即两个水球凭空出现,将陈洛和谢三生罩在水球中,接着水球又化作了两滴黄豆大小的水滴,重新落入了钵盂中。
禅唱停止,钵盂内的水停止了旋转,恢复平静,石屋中的光芒也渐渐暗淡起来。
陈洛与谢三生就这么不见了,仿佛两人从来没有进来过。
……
石屋外,浪飞仙看着痴呆和尚,痴呆和尚抬头看着天。
“和尚,我不进去,你能告诉我那屋子里有什么吗?”浪飞仙从储物令中掏出一个酒葫芦,喝了一口,对着痴呆和尚问道。
“心!”痴呆和尚想了想,似乎没有规矩说不能告诉别人,就随口答到。
“心?什么心?”浪飞仙楞了一下,佛门就喜欢搞这些神神叨叨的东西,没事就喜欢打机锋。
那痴呆和尚似乎又想了想,才缓缓说道;“天心方丈,人心方寸。”
“里面,是方寸心。”
超 神 悟道
浪飞仙还要再问,突然间身后空气荡起涟漪,两根长矛凭空从涟漪中刺了出来,道道黑气缠绕其上。
紧接着,大地陡然一震,在涟漪中,一个庞大的身影就像穿越一道无形的门一般,缓缓走了出来。此时浪飞仙才看清楚那是什么:长矛是两根象牙,走出来的是一头巨象。
浪飞仙周身浩然正气勃发,这巨象的气息他感受过:在乐崖城那条长街小巷,那头饿死鬼傀儡。
手腕一翻,伸出一道青莲剑气,射向刚刚露出脑袋的巨象傀儡,巨象傀儡轻轻侧头,就用那如矛象牙将迎上了青莲剑气。
青莲剑气站在象牙上,响起金铁交击的锐响,随后剑气崩散,象牙之上只留下一道微不可查的浅浅斩痕。
巨象完整地从那空间涟漪中走了出来,象目漆黑,象鼻焦躁地晃动着。
巨象之上有个人,胖如球,却坐的异常稳当,此时居高临下,看着浪飞仙。
浪飞仙嗤笑了一声,陈洛之前将方丈岛法度之后发生的事情都与他说了一遍,此时自然认出了这胖球乃是六道主之一的畜生道。
只是不知为何,似乎这畜生道也是从影中来。
“和尚,你管不管?”浪飞仙偏过头问了问痴呆和尚,毕竟是对方的地盘,哪有家里进贼了,让客人打理的道理。
痴呆和尚侧过头,看了看巨象和畜生道,微微摇头,说了一声:“邪魔!”
说着,痴呆和尚抬起手,朝畜生道主拍去,一道金色的佛手印浮现,杀向巨象。
畜生道主并不慌忙,痴呆和尚的事情邪佛早就和他有过交代,只见畜生道主双手捏诀,口中不知道诵念了一道什么法咒,那痴呆和尚打出的金色佛手印瞬间消散,痴呆和尚脸色大变,目中充满了惶恐。
“大威,你的另一半呢?”畜生道主厉声喝道,痴呆和尚闻言,低下头,空中喃喃道:“我的另一半呢?我的另一半呢……”
随后,痴呆和尚猛然抱住脑袋:“我不记得了,你不要问我,不要问我!”
看着陡然间状若疯癫的痴呆和尚,浪飞仙微微皱眉,看来这里面还有隐情。不过眼下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和尚靠不住,就要靠自己了。
心中念头一闪而过,浪飞仙眉心一点闪烁,长剑在手,朝着畜生道道主面前的大地上一划,瞬间一道寒气升起,在浪飞仙和畜生道主之间原本数丈距离,却仿佛又多出了无数天堑,天空中有雪花飘落,地面上有一道道冰川出现。
欲渡黄河冰塞川,将登太行雪满山。
痴呆和尚陷入癫狂中,浪飞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不能让畜生道主接近石屋。
畜生道主微微皱眉,这道术法根底是儒门的“咫尺天涯”,阻敌倒是一绝。
但是浪飞仙并没有就此结束,手中长剑倒转,身后浮现巍峨书山虚影,一道皎洁明月从山后跳出。
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
此术,乃是加持之术,比凭空唤月的效果要好上许多。
明月柔和,月光笼罩浪飞仙,折射出地上两个人影,随后两道人影中都有一名浪飞仙走了出来,和真正的浪飞仙并肩而立。
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一真二假,三道浪飞仙的身影猛然跃起,扑向畜生道主。
畜生道主见浪飞仙射来,也是脸色凝重,他知道此地有痴呆和尚,却不知道竟然还有一位持剑大儒。
不过他并不慌张,身形一抖,顿时七八道黑影从他身体里飞出,落在地上,化作了七八尊妖族大圣傀儡。
一次性放出这么多傀儡,畜生道主仿佛瘦了一些,此时他向前一指,顿时那些妖族大圣傀儡浑身妖力纵横,迎上杀来的浪飞仙……
……
就在石屋外浪飞仙激战的时候,陈洛这边也出了意外。
陈洛和谢三生都跌进了汪洋之中,什么避水咒什么悬身术统统不管用,两个人就像不会游泳的凡人一般不断往下沉。两人试图向上游去,但是却感受不到任何浮力。
陈洛与谢三生两人毕竟一个是武道之祖,一个是隐宗行走,肉身控制都是随心所欲,自然不会有什么溺水的事情,不过就这么一直沉下去也不是个办法。
“呱!”一直呆在陈洛怀中的金瓜瓜发出一声不带传音的叫唤,从陈洛的衣服里爬出来。
司礼监 傲骨铁心
“呱!(都别动!)”
金瓜瓜交代了一声,随即轻轻闭目,刹那间,原本翠绿色的皮肤开始缓缓变黑。
不是那种漆黑,而是如同夜空一般的黑色,看上去沉静安稳。紧接着,金瓜瓜的身形开始变大,从巴掌大小转眼就就化作了一辆马车大小,身上黑色的皮肤也出现了点点光亮,仿佛黑夜中的星辰。
蟾蛙一族·吞星蟾。
此时,金瓜瓜在海中显现出了自己的本相。
金瓜瓜直接驮上陈洛和谢三生,上浮出海面。谢三生这才长吐了一口气,用手拨弄了一下海水:“本源之海!”
“什么意思?”陈洛问道。
我是名算命先生 小说
“返本归元的术法汪洋。”谢三生倒了倒耳朵里的水,解释道,“上古佛门中就有这么法术,又叫禁法海。瓜瓜小兄弟是蟾妖,本就是亲水一族,所以可以在海中自由行动,我们就不行了。”
“呱!(别说废话,老谢,你欠我一条命!)”金瓜瓜喊了一声,再次说道,“呱!(陈洛,你看前面!)”
陈洛抬头望去,远方云雾缭绕,但是细看,就能看到云雾中有一座山,突然间,陈洛目光凝重,说道:“瓜瓜,最快速度过去。”
因为他看到,在那山的上空,悬浮着一方棋盘,而让陈洛揪心的是,棋盘上,空无一子!
这说明,六师姐的大道神通,放完了!
六师姐在和人战斗?
金瓜瓜收到陈洛的信息,立刻也不说话,后退用力一蹬,使劲朝着云雾之山游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