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藝術家
小說推薦全職藝術家全职艺术家
中洲。
诸多针对羡鱼与《功夫》的导演和编剧们都懵逼了,此刻的他们已经回过神来。
“不对啊。”
“大家围猎羡鱼,好像对自己的电影宣传帮助不大,反而是《功夫》被间接宣传了?”
“咱们都给了助攻?”
“这也就算了,关键是他怎么还搞了部动画出来?”
“蓝星第二少儿频道,观众遍布蓝星八大洲,羡鱼新片的男主角借这个《贺胜历险记》又是狠狠刷了次脸,直接让观众爱屋及乌,对这个电影产生了不小的兴趣。”
“这波亏大了!”
“动画后面肯定还会宣传《功夫》!”
“这种宣传方式闻所未闻,偏偏效果摆在那!”
“不能再这么下去了!”
……
电影圈的人太清楚宣传的重要性了!
不然为什么每次电影上映前剧组都要疯狂的做宣传?
为了宣传,可以炒作,甚至可以朝自己人身上泼点儿脏水……
比如某演员耍大牌。
比如男女主角因戏生情。
比如某几个演员拍戏期间起冲突。
是的。
甭管炒作的事件是否有自污嫌疑。
为了宣传,有些剧组可以下限都可以不要!
因为只有宣传做的好,才能让广大受众从上映前便关注他们的电影。
这就是传播的重要性。
或许也可以说这是一种营销?
营销得当的话,哪怕烂片都能给你表演一个票房奇迹!
有个电影叫《前任3》。
这部电影本身质量中规中矩,最后却拿下了极高的票房,就是营销宣传做的好啊。
当时的营销话题是:
有看了《前任3》的情侣在电影院现场打架,出动救护人员急救。
当时还有新闻说:
某男的陪女友看《前任3》后打电话给前任,因吵架跳楼?
多稀罕呐。
都是喜闻乐见的大场面。
营销最终想传达给受众的病毒信息是:
看了电影就容易吵架,怀念前任,跟前任复合。
越是这样受众越好奇,好奇这部电影是不是真的有那种让情侣因为某方,或者双方前任而反目成仇甚至上演全武行的魔力。
至于这些事件的真假已经不重要了。
或许剧组也只是恰逢其会再因势利导。
反正电影火了。
当然。
这部电影火还有音乐的加成。
什么《体面》。
什么《说散就散》之类。
歌词作曲都很好,属于质量上乘的歌曲。
这些东西加在一起,再配合电影本身还可以的质量,就爆出了出乎所有人意料的票房。
不然中洲那些导演编剧吃饱了撑的,各种碰瓷羡鱼?
图的不就是炒作效果嘛。
羡鱼的热度啊,不蹭白不蹭,噱头摆在那呢。
电影没上映之前,各方打的就是宣传战,如果大家电影质量差不多,那宣传战赢了,电影就已经赢了一半!
而眼下毫无疑问的一点是:
在这场宣传乱战中,《功夫》已经抢占了先机。
第一个先机,中洲导演编剧各种碰瓷反向操作,硬生生给《功夫》提供了巨大的知名度。
第二个先机,则是《贺胜历险记》这部别开生面的动画片,让电影男一号知名度大涨。
第三个先机……
还没出现,但已经在酝酿。
是的。
就在动画片《贺胜历险记》开播后不久,网上如火如荼的讨论时。
星芒娱乐突然发出了这样一条公告:【明天下午六点钟,《功夫》剧组将在秦洲文体中心召开电影发布会,核心编剧羡鱼将邀请圈内好友,携音乐新作现身发布会,现场与观众见面!】
这,就是第三个先机!
让《功夫》立于不败之地的先机!
网游之开局觉醒超神天赋 尘缘暗殇
林渊宣传计划中,剩下的所有计划和这场电影发布会有关!
……
熟悉羡鱼的人都知道,此人从不参加任何宣传活动,无论音乐还是电影,哪怕是他自己的作品。
这一次。
羡鱼打破常规,不但高调宣布要参加《功夫》电影发布会,还要广邀圈内好友,带来自己新的音乐作品!
消息爆出来。
聪明的网友们顿时嗅到了不一样的味道,全网都瞬间沸腾!
“鱼爹亲自宣传?”
“这还是我认识的那个从不参加宣传活动的鱼爹吗?”
“这是为了排名拼了?”
“我觉得不仅仅是因为排名,还跟中洲那帮人围剿鱼爹有关,他可能生气了。”
“也就是说,明天在现场可以第一时间欣赏鱼爹的音乐新作!?”
“别说了,我必须去!”
“我对鱼爹的电影没有兴趣,但你要说音乐那我可来劲了啊!”
“等等。”
“新闻说鱼爹会广邀圈内好友?”
“鱼爹的圈内好友,是鱼王朝的意思?”
“不仅仅鱼王朝吧,杨爹他们也算是鱼爹的圈内好友啊。”
“噗!”
“你的意思是……”
“明天会有包括杨钟明在内的多名曲爹过来捧场?”
“卧槽!”
“我明天请假也要去发布会现场,老板也拦不住我!”
“等等,羡鱼的电影发布会,怎么会选择在文体中心办?”
“诶?我特么才反应过来,文体中心?电影发布会?几万人的现场?这得多自信才敢在这种地方办电影发布会啊,就不怕现场太空旷,人数不够尬在那?”
……
另一边。
星芒发出了数张写有羡鱼亲笔签名的邀请函。
“这么隆重?”
杨钟明收到老周送来的邀请函,罕见的露出了好笑的神情:
“他自己上楼跟我说一声不就好了,实在懒得动打个电话发个信息也成啊。”
“去不?”
“不去行吗?”
“那你得跟羡鱼说。”
“我是说,不去行么。”
老周:“……”
语言文化果然博大精深。
……
与此同时。
公司另一个楼层。
郑晶也收到了邀请函,正故作生气的看向小咕咚:“他怎么没亲自给我送过来?”
“代表在排练呢。”
“排练?特意排练的话,看来他明天要出的作品不简单啊,真是让人期待呢。”
“那您?”
“却之不恭。”
郑晶虚眯起眼睛,其内闪烁着无穷的好奇。
……
秦洲某曲爹群。
“羡鱼搞了部电影,邀请我明天过去捧场呢。”
“你也收到邀请函了?”
“我也收到了。”
“加一。”
“看来是都收到了啊。”
“你们去吗?”
“那还用说?”
“诺大的秦洲乐坛,谁敢不给他面子。”
“这已经不单纯是给不给羡鱼面子的问题了,这是秦洲要不要给他撑腰的问题,作为咱们秦洲乐坛的第一主教练,一个个哪怕明天有天大的事儿,也得先把他这个场子给捧起来!”
“看来明天现场会很热闹呢。”
“星芒官宣的消息说,他明天会带着新的音乐作品,恐怕这才是他广发英雄帖的原因吧。”
“英雄帖?”
“听着是比邀请函霸气哈。”
……
某明星群。
某个大牌明星突然发了个邀请函的照片:
“偶像给我发邀请函了,之前只有过一面之缘,没想到鱼爹竟然还记得我,哈哈哈哈哈哈!”
“我也有,没想到吧?鱼爹广邀圈内好友,咱也是鱼爹的好友了!”
“噗。”
“你也收到了?我以为咱们这帮人里就我收到了呢,毕竟上次蓝乐会,我可是跟鱼爹握手了,还说了整整八句话!”
“你记得也太特么清楚了吧。”
“我没有收到,哭!”
“这是只有大佬才能收到的邀请函吧。”
“没收到加一!”
“啊,李姐您可是一线大佬啊!”
“可我不认识鱼爹啊,虽然做梦都想认识,那个老王见到鱼爹记得帮我要个签名哈。”
……
中洲。
阿比盖尔表情古怪的看着手中的邀请函。
“连我都邀请了?有点儿意思。”
“我这就推了?”
旁边的助理小心翼翼的问。
阿比盖尔笑了:“推了?为什么推掉?得去啊,这点面子总该要给的,给我定明天的机票。”
助理闻言苦笑道:“这里面的事情您可能不清楚,羡鱼在跟咱们中洲导演打擂台呢,您这要是去了恐怕会惹那些导演不快。”
“不快?”
阿比盖尔挑眉:“是那种明明气坏了但还是要请我阿盖给他们电影做配乐的不快吗?还是一边说我收费太高架子太大结果一个个还抢着跟我合作,不惜为此诋毁其他人拍的都是烂片那种不快?”
助理:“……”
瑟瑟发抖中助理咳了一声。
“就算不考虑这个,行程也不方便啊,时间太赶了,明儿中午您还有个重要会议要出席。”
“时间确实有点赶哈。”
阿比盖尔点点头:“那你给我定今晚的机票吧,咱们一会儿出发。”
助理:“?”
您是不是对我的话有所误会?
还有。
您和羡鱼的关系,什么时候这么好了?
当然这些话他是不敢再说了,只能默默帮忙订机票。
阿比盖尔却是目光闪烁。
羡鱼,世人皆道我阿比盖尔记仇。
我这么小气的人都给你捧场,你会给出什么惊喜呢?
不会让我空跑一趟吧?
……
各洲。
媒体界。
“今晚出发去秦洲,明天到文体中心集合,记得早点到,我要第一手新闻!”
“秦洲!秦洲!”
“现在出发,明天给我最详细的现场报道!”
“文体中心?”
“几万人的现场?”
“电影发布会在几万人的现场办,大手笔啊,咱们作为楚洲第一媒体可不能错过了!”
“文体中心怎么会愿意给一个电影发布会提供场地?”
“这就是羡鱼在秦洲的能量。”
“那文体中心那么大,羡鱼就不怕到时候来参加的粉丝数量不够?”
“场地太大了,哪怕几千人坐在里面,也会显得无比空旷。”
“这就要看他的号召力了。”
“敢有如此魄力,这是对自身号召力有着近乎恐怖的自信心啊,不说粉丝来多少,至少各洲的媒体就至少有数百人到场,各洲各大媒体将闻风而至。”
……
星芒。
林渊正在弹奏古筝。
当古筝的最后一个尾音落下,不知何时出现的小咕咚开口道:
“邀请函发出去了,各方都表示明天会出席电影发布会,包括中洲的阿比盖尔老师,另外媒体数量也非常多,次一级的媒体到时候未必能够进入场内,毕竟咱们的地方有限。”
“嗯。”
林渊点点头。
其实他也没想到事情会搞这么大,广发邀请函压根就不是林渊的主意。
前天。
他只是跟老周提了一嘴说电影发布会的时候,自己会现场演奏一些新作品。
“一些是多少?”
“以电影配乐为主。”
当时听到这话的老周便突然如临大敌:“这么重要的消息你不早说,咱们的发布会场地得改了!”
“去哪?”
“文体中心!”
那是能容纳几万人的现场。
蓝星从没有任何一场电影发布会有几万人到场。
正常规模最大的电影发布会,现场也不过就是几千人而已。
不过林渊最后同意了。
倒不是林渊看重排场这东西。
主要是因为林渊觉得,《功夫》那些配乐,值得这样的场面。
不然林渊也不至于今天为此特意排练一番。
什么?
不记得《功夫》的配乐?
别的先不多说,就说咱们中国十大名曲之一《十面埋伏》,便是电影中会运用的配乐之一。
……
当晚。
秦洲各大机场。
各州媒体陆续抵达。
就在这些媒体准备去定好的酒店时,突然有记者发现了意外之喜!
“诶!”
“快看那是谁!”
“韩洲曲爹麦克!?”
“他怎么来到秦洲了?”
“难道是……羡鱼邀请过来参加电影发布会的?”
“应该是巧合。”
“等等!”
“后面那个人是不是平湖?”
“平湖?魏洲那个超一线歌王?替魏洲拿了个金牌的世界冠军?”
“他也到秦洲了?”
“今晚的机场有点热闹啊,难得碰到这种巨星,过去看看能不能蹭个采访。”
“卧槽!”
“又一个大佬!”
“齐洲歌后水韵?”
“蓝乐会某项目的银牌得主啊,她好像跟羡鱼有过合作……”
“巧合?”
“好像不是巧合啊,我记得麦克参加过《我们的歌》,羡鱼也参加了那个节目,所以他和羡鱼认识来着。”
“妈呀!”
“羡鱼这次玩的是不是有点大,他邀请来多少大佬助阵电影发布会?”
“至于吗?”
“这就是个电影发布会啊!”
“难道就像网友说的,他被中洲那帮人给惹怒了,所以才会这么……”
“咋不说话?”
“你看看东边,我眼睛是不是花了?那个人长得好像阿比盖尔啊。”
“别开玩笑了。”
“谁来给羡鱼捧场,阿比盖尔都不可能来,这家伙记仇的很,之前输给了羡鱼,而且他有自己的立场啊,毕竟是中洲的曲……”
声音突然顿住。
这记者反复揉了揉眼睛,好半天才目瞪口呆的吼道:
“靠!是我格局小了,那特么明明就是阿盖!阿盖来秦洲了!阿盖怎么会来秦洲啊!阿盖是最不应该来秦洲的人啊!”
一个记者疯了!
所有记者都疯了!
羡鱼的电影发布会还没开始,秦洲各大机场便轮番上演了今日蓝星最璀璨的“大咖秀”。
不对。
这明明是“大佬秀”!
——————————
ps:感谢【半闲_】大佬的盟主,为大佬献上膝盖▄█▀█●,老板发大财~好久没做的动作依然熟练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