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小說推薦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没钱上大学的我只能去屠龙了
“小年啊,之前你说你这个暑假基本都住在我们家是个什么情况啊?我这还是第一次了解到,晓樯她口风紧什么事情都没给一直在国外的我们透露!要不是这次她瞒不住了,我们还不知道你们确定了关系呢!”
正经问题来了,屋内每个人背脊都挺直了…包括林年,住人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这事儿解释起来还真不容易。
“盛情难却。”林年思考了很久,最终说出了一个成语。
苏妈妈看向苏晓樯,而苏晓樯转头吹口哨…她苦笑了一下,因为她完全清楚自己女儿是什么性格,高中就能请全班女生吃KFC做大姐头的女孩,没理由这劲头会跟着年龄怂下来…唉,以前教她的矜持才能放长线钓大鱼的心经全给丢长江里喂鱼了。
“原本是准备在外面租房子的,读大学的时候也攒了一点钱…”林年老实地解释到自己不是什么软饭男,房子什么的他还是租得起的。
他住苏晓樯家真不是因为苏晓樯软磨硬泡把他给搞定了,而是苏晓樯太过聪明了一些软磨硬泡把他姐给搞定了!承诺她家浴缸大到可以两个人一起洗泡泡浴(林弦当时还没忍住调侃浴缸大你应该跟林年说),还有单独的桑拿室,甚至还有单独的spa房间才把姐姐大人给搞定了。
搞定了姐姐,那么弟弟自然就是顺手迁过来的咯,林年也不可能跟林弦分地方住。
“读大学就开始攒钱了啊,什么时候买房啊?”苏妈妈手捂侧脸笑道。
“买什么房子,我们老苏家房子还少吗?都是按楼盘买的。”听见这席话,我们苏总这下就不乐意了,看向林年哼哼着吹嘘道,“小年,别听你阿姨说的,你和晓樯两个要真成了,情比金坚走到了最后,别说房子了,叔我红包送你们一环一栋商业楼。”
林年还没什么反应,角落的陈小姐就已经悄悄舔舌头了,苏妈妈话里的潜台词都没想去分析了,只眼巴巴地看着苏爸心里直想:叔叔阿姨,真送一环一栋楼的话其实我也行啊!不就是宠好你们女儿吗?这我也能做到啊!给个姬会好不好…
“什么楼不楼的,俗。”苏妈妈摇头,“我看重的是小年的独立能力,真正独立的男孩都该有不靠家里人买一套房子的毅力。”
“准备毕业就买。”林年挠了挠鼻子说道。
这时他也兀然想起自己已经买了房了…或者说买了一栋楼了,只不过地方有些偏,在八宝山那边的废弃工厂群落里,至今那栋楼都荒废着,地下室里藏着某个男孩珍贵的回忆。
只不过很可惜的是留存这份回忆的代价就是林年每个月都得定期还那栋楼的房贷,要不是执行部的补贴以及校董会的赞助够用,他的私人存款还真不一定顶得住那栋楼的开销…房地产泡沫真是害死人。
“不错不错有志气。”苏妈妈笑眯眯地看着林年,大概从这男孩的回答中闻见了十足的底气,在他们两人面前到现在楼没露怯已经算是很厉害了。
“家里人做什么工作的啊?”苏妈妈又问。
“…在学校当教员。”
权利争锋
“爸爸还是妈妈?”
“姐姐。”
“那爸爸和…”苏妈妈问一半发现苏晓樯忽然看向了她,她愣了一下,母女俩眼神交汇的瞬间她就明白了不该问下去了,立刻住嘴了。
“也好…唉,也好。”苏妈妈轻叹一口气忽然看向林年的眼神更加改观了。
“小年在大学里有没有什么学生会、党支部的工作啊?”苏爸爸没意识到这个情况,斟酒享用着私房菜佳肴砸吧着嘴继续查户口。他已经豪爽开上了第二瓶好酒了,白的,大概是感觉葡萄酒喝起来不怎么来劲儿,苏晓樯也劝过他心脏不好就少喝点了,但怎么都劝不住,理由是今天开心。
“我不在学生会,而是在另外一个学生组织里…学校没有党支部。”林年解释。
“不在学生会么…难道你加入的是兄弟会?我记得美国很流行这种小团体。”苏爸爸虽然是矿老板出生,但也是见识广的人,对美国学校的情况也知道一二。
“唔…兄弟会?”林年沉思了一下,快速进行狮心会和兄弟会的对比区别。
已知兄弟会入会要经受非人的考验;狮心会的入会也需要血统和实战的考验,无论是血统还是实战都挺“非人”的。
已知兄弟会向来以经常举办狂野派对闻名;狮心会虽然不像是学生会一样有个加图索家族兜底夜夜笙歌,但他们其实也经常举行派对——地点在剑道馆,派对主人是林年,派对内容是真刀真枪的实战肉搏,要多狂野有多狂野。
已知兄弟会需要付会费进入;狮心会也需要付会费,每年3000美元会费,但多用于来做慈善援助狮心会中需要帮助的成员,以及大二固定的战争实践课中受伤致残的混血种,这是狮心会的传统,学生会在恺撒接手后也创立了同样的慈善组织,算是不可多得的良好竞争。
…这么看来狮心会还真算是某种意义上的美国兄弟会了?
“算吧。”林年点了点头。
深雪兰茶 小说
“你在里面的职位…”
“荣誉会员?”林年实话实说。
“不错,很不错。”苏爸爸点头,“能在一群白人中混得开,说明的你交际能力很强啊,卡塞儿…卡塞尔(苏晓樯在一旁指正卡塞尔读音)学院我听说里面都是人杰龙凤,兄弟会这种地方虽然风气不怎么好,但在毕业后都是可靠的发展人脉资源。”
“不聊什么兄弟会,歪风邪气,还是聊在卡塞尔学院里的学业吧,他们才大二,正是用心念书的时候!”苏妈妈埋怨地看了一眼苏爸爸,又主动接过了话题,“平时上课听得懂吗?你和苏晓樯好像都是同一个专业的…历史系?”
“是的。”
严格意义上来讲是“龙族家族谱系学”。
“教授水平如何?苏晓樯跟我说卡塞尔学院的教授可都是剑桥哈佛名校毕业的。”
“都很不错,教我们历史课的人是我们的校长,是个很博学注重因材施教和实践出真知的好教授。”
奇異人生
校长就是剑桥毕业的,学校里哈佛剑桥毕业的教授的确都很多,所谓的哈佛剑桥都不过是在申请卡塞尔时为了在简历上多写两笔的添头算是下等批次,真正牛逼的教授都是拿龙族文明上的成就来应聘的…比如以前某位教授就当真提了一只次代种的脑袋当做投名状进入学院,只可惜那位教授也英年早逝在了后面的屠龙战争中。
“虽然听说你们学校是学分制的,但现在的大学听说都蛮卷的,你和晓樯的学习压力大吗?”
卡塞尔学院的确满卷的,但也两极分化,散漫的散漫到大八还没毕业,勤奋的勤奋到每天早上起床第一件事就是拉我去剑道馆进行真刀对决(篮球场的楚子航投篮手抖了一下)。
“不怎么大,学分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难获得,只要通过一两次实习就好。”
“实习?大一也可以实习吗?”
“可以的,但要申请。”
在卡塞尔学院当你混不到学分该怎么办?那果断是申请参加执行部的外勤任务,一次外勤任务表现能得到‘A’的评价,任务难度在‘C’级以上,一次外勤学分就足够将整个期末成绩往上拉一大截,除非你全年旷课请假不然不可能升不了级。
顺带一提,参加过‘青铜计划’以及‘夔门计划’等‘S’级难度,并且存活的学生期末都将以GPA4.0满分的成绩升级,比如林年,比如路明非以及恺撒、楚子航等人。
“为了学分大一实习那么辛苦啊?你和晓樯大一就已经实习过了吗?”
对此苏妈妈表示很震惊,看向苏晓樯的眼神也是宠溺和欣赏,虽然没有母亲不会将自己女儿捧为掌上明珠,但女儿不需要捧本身就足够优秀耀眼又是一回事。
“其实不是每个人都能获得实习资格的。”林年犹豫了一下解释说。
虽然执行部出任务拿成绩混分是个好足以,但“混分”这种概念只在于林年、恺撒以及楚子航这种公认的怪物身上,对于其他的学生来说执行部外勤无非就是赌命,拿自己的命去玩儿分。
但其实问题出在有些时候你就算是想赌命,以己身为柴薪燃烧屠龙事业也是得要资格的…你想点燃自己之前得保证你自己的确是根柴火啊!而不是被打湿蛀空的朽木。
无数的学生都卡死在了通过执行部的预备专员考核上,那也是公认的卡塞尔学院最难的‘考试’,在有着弗里嘉子弹的情况下,执行部的预备专员考核基本上跟实战没有任何区别,难度强到令人发指,达到了在实战考核中稍微不注意露头就直接死,通过几率达到了可怜的0.5%。
也就是说3000个人里面估计只有15个人有幸通过考核,就算你血统是‘A’级,不适合实战该挂还是得挂在弗里嘉子弹上被抬去医疗室等麻醉效果过。
这一切都得归功于执行部部长的英明决策,考校学生们的都是执行部任务完成率以及表现程度远低于综合平均水平的正式专员们,在正常的公司中这种业绩不佳的资源是得被警告然后开除的,但在执行部这边干脆直接将他们丢进了预备专员的考场充当考官。
每从他们手中通过一个学生,就代表了他们这些正式专员在实战中‘死’在了这些学生的手里面,一旦‘死亡’超过三次,就会被剥夺正式专员的身份回校复读半年,重新进行专员考核评估,所以每个考官可都是拿来吃奶的劲儿来好好教育这些可爱的后辈。
林年本人是没有参加这种考核的,当初他预备专员的资格直接就被冯·施耐德定了,作为还没有正式读大一的学生跟着大二一起过战争实践课拿了个ACE的人来说总得有点特权——楚子航这个狮心会会长甚至还直接成为了执行部的正式专员呢。
就苏晓樯来讲,林年在寝室里挂机的时候倒是听说过她有段时间尝试过去执行部碰碰运气,他本来是想劝她几句的,但之后细想又认为这是必经阶段就放任她去了…苏晓樯想通过预备专员测试的话要走的路还很长。
“实习还要资格吗?这不是欺负人吗?”苏爸爸一听林年的话就不乐呵了,“大学实习也就那回事儿,我家晓樯怎么做不好了。”
“不,我的意思是实习需要考核,考核过了就能正常实习了。”林年发现苏爸爸理解错的,有些头疼地纠正道。
“小年你考核一定过了吧?怎么不教教晓樯,带一下她呢?”苏妈妈看向林年笑着说。
这是笑里藏刀啊。
不管是林年还是听墙角的陈小姐都闻出了不对劲的味道…虽说不是很严重,但还是有一些埋怨的意思在里面,毕竟林年和小天女现在可算是对他们两夫妻‘官宣’了的。
“我过了啊!谁说我没过的,你们别误会他了。”苏晓樯立刻拍案竖眉,英气满满,震得苏妈妈和苏爸爸都抖了三抖,小天女气势果然强硬,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不是说着玩的。
“不就是预备考核吗?我可是一次就过了呢,只是一直没什么机会去实习而已。”
林年愣愣地看着身旁的苏晓樯,别说苏爸苏妈了,就连他都被苏晓樯的发言震到了,“你什么时候过了执…学校的考核了?”
“就那次啊,我问你执行部预备考核怎么申请,你说报你的名字就行了,然后我就去了…然后过了。”苏晓樯扭头看向林年吐了吐舌头。
林年顿了一下,下意识想皱眉,但还是完美控制住了面部表情,只是露出了稍微惊讶的模样之后就恢复了平静。
他那一瞬间想皱眉不是因为苏晓樯,而是对执行部的人不满,预备考核这种东西的确难上加难,但这却同样也是对每个学生的保护。执行部的任务不是开玩笑的,就算是‘A’级混血种也可能因为经验不佳而死在一颗流弹击中致命部位上,热武器对于混血种来说是致命的。
任何参加过执行部考核的学生都会被警告一件事情——如果被弗里嘉子弹击中,那你在真实的外勤任务中就已经死了,轻轻松松,简简单单地将你在学校的数年学识,将你未来对整个混血种世界的雄心壮志抹灭在了那簇爆开的血雾里,所以在毕业之前你在执行部这里都跟一个死人无异,不可能还有什么所谓的‘二次机会’。
如果真让人随便通过预备考核,那外勤任务的失败率以及无必要的人员伤亡率必然会激增到难以想象的程度,考官不考虑自己的绩效也得考虑手下学生进入执行部后的死亡率,在预备考核中放水是绝对不被允许的行为!
“你是不是想歪了什么?”苏晓樯歪头眯眼看着林年,从对方短短一瞬的眼神就看出了他的想法。
“没有。”林年瞬间否认,但心底打定主意要去过问执行部考核的负责人这件事情。
“没有就好,我可是凭借自己的实力过的!”苏晓樯鼻子哼哼骄傲地低头夹着菜,又偷偷看着林年反应。
但林年能有什么反应…林年只能呆若木鸡,你说是那就是咯,等我找到那个偷偷放你过好心办坏事的考官看我不把他的头给拧下来。
“过了就好,过了就好。”苏妈妈立刻笑了起来,看向林年大概是认为在这里面林年起到了什么作用…就连林年自己都认为自己起到了不该起的作用。
“小年读完大学准备在哪里发展啊?”苏妈妈继续夺命连环问。
“学校包分配。”林年说。
“大学的毕业分配…把我家女婿分配去洗厕所吗?”苏爸爸人粗话直,没经过大脑就说出口了,苏妈妈下意识拍他斥责他不讲礼貌,而苏晓樯听见女婿二个字耳根子一直红到了脖颈下面,头都埋到碗里了。
林年坐在餐桌前怔了好一会儿,最后然后笑着摇头说道,“好歹是卡塞尔学院,要洗厕所也是去白宫洗厕所。”
“哈哈哈…我就喜欢你这种开得起玩笑接得起梗的年轻小伙子!”苏爸眼前雪亮,拍桌子举杯,“合我胃口,来,咱们桌上唯一的爷俩走一个!”
林年盛情难却,推杯换盏又是一杯好酒下肚,脸都不带红一下,苏爸又喝一声,年轻人酒量牛逼啊,再来一杯!于是又是一杯好酒下肚,眼睛都不带眨一下,又把苏爸给镇住了。
一旁的苏晓樯只能劝两人别喝太多了…她清楚要是真把自己老爹酒瘾勾上来了,今天大名鼎鼎的苏总得爬着回去,别说白酒了,就算乙醚静脉注射林年腿都不带打闪的。
都市之活了幾十億年 紅龍飛飛飛
也就是这个时候,一个电话铃响忽然从林年身上钻了出来,没有音乐声,只有快节奏的蜂鸣,苏妈妈和苏爸爸都还没怎么在意,一旁的苏晓樯脸色却忽然微微变了一下,扭头看向了林年。
“接个电话。”林年摸出电话看了一眼手机屏幕说道。
“家里人打来的?”苏爸爸问。
“学校的人打来的。”林年站了起来向苏爸苏妈点头示意,“很快就回来。”
他走向正厅的大门,苏晓樯坐在椅子上视线掠过了他手上的握着的手机屏幕,在上面‘冯·施耐德’的名字一闪而过。
执行部部长专用的紧急联络通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