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星之主
小說推薦九星之主九星之主
上一次荣陶陶进阶上魂校·高阶之时,还是在今年四月份。
时隔5个月,在体内至宝、魂宠入体以及多个分身的修行帮助下,荣陶陶终于跨越了门槛,来到了上魂校·巅峰!
二十岁的上魂校巅峰!
前无古人,后难再有来者!
浓郁的魂力荡漾之下,荣陶陶缓缓睁开了双眼,也看到了面前好奇的女孩。
“嘛呢?”荣陶陶没好气的问道。
晋级的时间将近三天,而从几个小时前,荣陶陶就觉得有一道目光总是盯着自己看。
这里是3号暗渊基地的一间休息室,叶南溪作为距离荣陶陶最近的人,不好好享受修行的福利,反而在这暗暗出神?
九片星辰·佑星是真的把她惯坏了!
站着房躺着地,天天坐着收租,是真瞧不上打工赚得仨瓜俩枣了?
“呦?”叶南溪微微挑眉,漂亮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坏毛病学得倒是快,都会吞字了?怎么着,看看你不让啊?”
荣陶陶翻了个白眼,随口道:“有梅校长他们的消息么?”
“我一直在这里陪你,不清楚。”叶南溪突然压低了声音,小声道,“告诉你个秘密,你做好准备哦。”
仙醫小神農 小說
荣陶陶:“啥?”
叶南溪:“我妈让我守着你,你晋级之后的第一时间,她让我带你去找她。”
荣陶陶心中一紧:“去哪?南姨要干什么?”
叶南溪脸上露出了一丝怜悯,站起身来,白嫩嫩的手掌探向了荣陶陶:“暗渊河边,我们走吧?”
荣陶陶一脸难受,不情不愿的握住了椰子的手:“行吧…对了,我爸呢?”
叶南溪将他拽了起来:“荣叔叔应该在营地中修行呢,走吧走吧,先去找我妈,要不我该挨训了。”
“急什么,你挨的训还少啊。我先去问问我爸梅竹的消息。”
“诶呦我的好淘淘,我可求你了!我妈是喜欢你,她可不喜欢我啊!我要是连这点事儿都办不好,我怕是得站几个月的军姿……”
荣陶陶:“……”
“走吧走吧,跟我走吧,求你了~”
荣陶陶看着叶南溪一副哭唧唧的模样,真想对着她屁股踹上两脚!
都二十多岁的人了,还是个堂堂魂校!
虽然原来嘴臭脾气臭,但好歹还算有个人样,现在却是连脸都不要了,开始撒起娇来了?
小姐姐本就长得美,再加上佑星的滋养,魅力值简直拉满了,这惨兮兮、哭唧唧的小模样一露出来,这谁顶得住哇?
活脱脱一个妖孽!找到成功的捷径了属于是……
说真的,荣陶陶还是太年轻。
叶南溪在他面前是这样,若是换做对待旁人,你看叶南溪硬不硬、臭不臭?
生拉硬拽之下,荣陶陶到底还是坐上了军车,一路开出了暗渊基地。
荣陶陶坐在副驾驶上,百思不得其解:“我晋级的时候,周遭的魂力如此浓郁,南姨都看不上么?”
叶南溪小声道:“偷偷的告诉你,她一直都在吃你的福利,只是在几个小时前,她感觉你快晋级成功了,这才率先离去的。”
荣陶陶:“……”
你可真是孝顺哦?
善意的谎言或者沉默,都是可以的,这样能确保神秘,保证南诚的高手形象。
然而叶南溪这话一说出来…好家伙~
三公里路,不长不短,当咆哮的军车在大裂谷边停稳的时候,荣陶陶已经收拾好了心情。
“喏~”叶南溪努了努嘴,对着远处的人影示意了一下。
荣陶陶:“什么意思?”
叶南溪:“去找她呀,我这就回去了,我妈不让我留在这。”
荣陶陶:“……”
他跳下了敞篷的军车,叶南溪就跟逃命似的,开着军车掉头就跑,片刻不敢停留。
荣陶陶心中疑惑,扭头望去,也看到了不远处悬崖边上静静伫立的南诚。
“晋级成功了?”南诚扭头往来,面色冷峻,并没有往日的和善。
荣陶陶强忍着心惊肉跳的感觉,稍稍错开了视线:“是的,南姨。”
南诚:“此次你来帝都城,我怎么没见徐魂将的身影?”
“我妈……”荣陶陶迟疑片刻,开口道,“我妈去往了世界的尽头。
当一个人集齐某一类至宝之后,天空会发生异象,会将这位魂武者拖拽去往一处特殊的地点,那里名为‘世界的尽头’。”
“哦?”南诚面色惊愕,疑惑道,“那是哪里?”
荣陶陶摇了摇头:“不知道。”
南诚眉头紧皱:“去那里做什么?”
荣陶陶依旧摇头:“不清楚。”
南诚沉默了好一会儿,这才开口说道:“这算是军事机密吧,为什么要告诉我?”
南诚是万万没想到,问出来了这样一则讯息,毕竟荣陶陶有很多种方式回答这个问题,但他的回应却很具体。
荣陶陶轻声道:“也许有一天我走投无路,会求到南姨这里,你知道的,我能拿走旁人的至宝,而我的九瓣莲花一直没能集齐。”
南诚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荣陶陶如此一番话语,是真的把她当成了阿姨,却也不仅仅是求她体内的至宝。
这一番话说出来,也是让南诚帮他去求上级,去求朱星的星辰戒指,讨要南溪的佑星和恶星。
当然了,这些都是荣陶陶的未雨绸缪,他还没有走投无路,还在奋斗的过程中。
蓝天白云,鸟语花香。
大裂谷悬崖旁陷入了一片沉寂。
好一会儿,南诚开口道:“梅校长和竹教授有消息了。”
“啊?”荣陶陶眼前一亮,急忙道,“那我先回去了,南姨。
我妈走的时候给我留了一条讯息,解开谜题的钥匙就在这两位旧世之人的身上。”
南诚却是对着荣陶陶勾了勾手。
荣陶陶心中焦急,可魂将大人的命令,他又不好拒绝。
不明所以之下,他竟暂时忘记了恐惧,快步上前,疑惑道:“什么事,南姨?”
看着走到眼前的孩子,南诚伸手理了理他的衣领:“你的父亲和我说,徐魂将对你目前的处境有一些判断,说你正在面临着大魂校面对的困境。”
荣陶陶:“啊……”
南诚手掌按着荣陶陶的胸膛,将他轻轻推开数步。
网游之海岛战争 月半金鳞
她横跨一步,拦在了荣陶陶与3号暗渊基地之间:“拿出你的方天画戟。”
荣陶陶:???
南诚:“现在,立刻。”
荣陶陶一手洒下点点寒霜,抽出了一杆方天画戟:“南姨……”
南诚看着孩子手中精美的方天画戟,询问道:“你把什么样的信仰寄托在了它的身上?”
荣陶陶迟疑了一下,事到如今,他已经知道南诚在干什么了,也许是父亲请求她的帮助了吧。
南诚却是会错了意,继续问道:“那我们就换个角度,方天画戟教会了你什么,又告诉了你什么。”
荣陶陶再不犹豫:“一颗决绝的心,未达目的不肯罢休,即便是鱼死网破、玉石俱焚。”
南诚的眼眸微微睁大,前所未有的明亮。
要知道,她可是打定了主意,要以严师姿态出现在荣陶陶的面前,她并不想表现出来欣赏的一面,但是……
但是以这样的信念入道,简直让南诚挑不出来半点毛病!
好一个雪境荣陶陶,好一杆方天画戟!
酣畅!痛快!
既然如此……
南诚目光灼灼的看着荣陶陶,那坚毅的眼神,仿佛要刺穿荣陶陶的灵魂:“看着我的眼睛。”
荣陶陶紧握着方天画戟,偏偏…偏偏站在他身前的是南诚。
是那个对他施以极刑的刽子手——南诚。
南诚的声音前所未有的严厉:“直视我!”
泥人尚有三分火气,荣陶陶攥紧了手中的方天画戟,抬眼看向了南诚。
南诚一字一句的命令道:“从我的身上的踏过去,返回暗渊基地,士兵们会带你去找梅竹。”
荣陶陶:???
南诚突然发难,猛地一跺脚!
就在她鞋底踩踏地面的刹那间,脚下突然裹上了一双夜幕繁星靴。
九片星辰·罡星!
“呯”的一声巨响!
大地震颤开来,无尽的魂力气浪翻涌而出。
“南……”荣陶陶根本来不及反应,翻腾的气浪直接将他掀翻了出去!
南诚抬起眼帘,看着被炸翻出去的荣陶陶,她抬起一手,掌心处骤然亮起了璀璨的光芒!
星野魂技·三寸星煞!
荣陶陶体内阵阵气血翻涌,无论他闪烁得再怎么快,罡星这一脚跺下来是实打实的!
一时间,血莲与辉莲齐齐上阵,荣陶陶却是顾不得许多,他只感觉浑身上下汗毛直立……
南诚,这是来真的!
荣陶陶的身影急速闪烁,稳稳落在右侧百米开外。
呼~
狂猛的大星光束自南诚掌心涌出,直射前方。
沿途中肥美的草木,即便是没有被大星光束轰击,但是搅起的气浪也将草原搅碎成了荒土。
南诚掌心中的光芒悄然泯灭,三寸星煞渐渐收束,她扭头看着右侧的荣陶陶:“瞬息移动,隐莲,雪疾钻。
一不小心就無敵啦
我追不上你,荣陶陶,你有很多种方式避免这场战斗。”
荣陶陶沉声道:“谢谢南姨的好意,但我要去找梅竹,半分钟都不能耽搁!”
南诚双眼直视着荣陶陶,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对,逃避,这就是你的选择。
决绝的心,不肯罢休,鱼死网破,玉石俱焚。呵呵……”
在这个永远一身浩然正气的魂将身上,那不屑与蔑视的笑容,展现出了无与伦比的杀伤力。
南诚:“所以你的方天画戟,就把自己托付给了这样一个主人。”
霎时间,荣陶陶心头的怒火蹭蹭往上窜!
上苍作证,他并不是一个容易心态炸裂的人。
嘴炮这一方面,恰恰是荣陶陶颇为擅长的武器,他总是用来扰乱敌人的心智。
只是没想到,南诚这一句关于“方天画戟”的描述直指要害,是真的快把荣陶陶怼到破防。
荣陶陶从牙缝中挤出了一个词:“南魂将!”
南诚微微挑眉,关于自己从南姨降格为南魂将,她并不在意,反而心花怒放。
只见她的双手中一片寒星覆盖,对着荣陶陶勾了勾手:“终于像点样子了,来!”
霎时间,视线中的荣陶陶消失无踪,耳侧传来了一道阴沉的话语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