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師門有點強
小說推薦我的師門有點強我的师门有点强
太一冰湖看起来似乎只是一个内陆湖的样子,面积也不是很大,约莫只有十平方千米的样子,但是任谁也想象不到,这片冰湖之内却是囚禁着十数条真龙——此处的空间并非只有表面看起来的十平方米那么简单,实际上林依依是利用了阵法结合地势的引导,将此处变成了一个类似于秘境一般的扭曲空间。
别说只是区区十数条真龙了,就算再来几倍也能够轻松装得下。
不过真龙的实力终究不弱,所以为了防止这些畜生心生怨恨破湖而出,对太一门造成破坏和影响,因此林依依最近这段时间都在这里不断的加固阵法。
单就如今的法阵威力,这些真龙还真不一定能够掀起什么风浪。
对此,许心慧大失所望。
“你们怎么这么怂啊?要勇于反抗啊!”
大 當家
蹲在冰湖边,许心慧恨其不争的说道:“你们可是堂堂的真龙啊,秉承天地气运所诞生的瑞兽,怎么就甘愿当俘虏呢?你看,我都给你们打开一条缺口了,你们只要悄悄的出来,肯定不会被发现的,这样你们就能回家了,不用被囚禁在这里了,是不是很感动呢?”
不敢动不敢动……
十几条真龙宁愿忍受如刑罚般的刺骨冰冷,也绝不会逃跑出去。
它们又不傻。
在这里起码还有一线生机,而且这里的灵气之充沛,简直是闻所未闻,虽说身体是难受了些,但起码修为却是能够略有提升,如此对比之下就真的有傻子才会想离开了。
若不是上次那个魔头只要招两个处子当什么侍女,这些真龙是真恨不得直接卖身——他们当然不知道,做出这个提议的是许心慧,她只是想找个借口宰一条真龙,毕竟龙蛇喜yin,想要什么处子之身的存在几乎是不可能的,结果没想到还真的有两条小龙还未许配出去。
许心慧就很气。
现在在这群真龙的眼中,许心慧已经是比上官馨更可怕的存在了。
毕竟被上官馨打死的话就只是死了而已,但落在许心慧的手上……
它们现在还能听到自己祖辈的哀嚎声就在许心慧的身边响起——那几条重伤未死的真龙落在许心慧的手上后,就真的成了一堆材料了,就连神魂都未能逃脱。
如今,许心慧说要炼制一柄什么叫龙纹剑的神兵利器,需要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块龙鳞,数目如此之庞大就算宰了它们所有的真龙也都不够,除非真的能够宰了天元秘境所有的真龙,那么或许才能够凑齐这么多的数目——龙鳞可不像龙血是可再生的资源,那玩意拆一片少一片。
而且对于真龙而言,扒龙鳞的痛楚可不比扒皮轻——最开始,许心慧还好言好语的说:“你们把你们的龙鳞自己交出来吧”,但如此痛楚这些真龙自然不愿意了,大喊着:“你还不如杀了我们算了!”
所以现在,许心慧就是真的想要屠龙了。
“七师姐,你就别再钓鱼执法了。”宋娜娜无奈的失笑一声,然后开口说道,“大师姐已经交代过了,不能随意宰杀这些真龙,她还打算把这些真龙留着充当门面呢。”
“啧!”许心慧撇嘴,“大师姐只是说,不能随意宰杀,但如果它们自己犯错了的话,那就不是随意了。根据太一门的律令,对付这些犯错的牲畜就是直接宰杀!”
“我们太一门什么时候有戒律了?”宋娜娜一脸疑惑。
“现在我们太一门的人越来越多了,没有戒律是不行了,大师姐最近开始在编写我们太一门的戒律了。”林依依头也不抬的说道,“不过关于这些真龙的处置方法,大师姐暂时还没什么头绪……你怎么知道是宰杀的?”
“我刚想出来的。”许心慧继续说道,“这不是在试着骗它们出来嘛,反正只要落实了,大师姐就不能反驳了。”
一众真龙瞬间一哄而散。
“诶,你们别跑啊,快回来!回来!”
林依依翻了个白眼。
宋娜娜也是一脸的哭笑不得。
不过就在这时,一阵脚步声响起。
绝品医神 饭后吃药
“姐。”宋娜娜有些惊喜的回过头,果然看到了上官馨正朝着自己等人走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回来。”上官馨笑了笑,“你们在干什么呢?准备抓条泥鳅出来吃吗?”
“是啊是啊!”许心慧立即跳起来,“二师姐,我们正打算抓条泥鳅出来吃,不过我们本领低微,抓不住,要不你帮我们打杀一条?我可以负责宰杀,我跟你说,我刀工可好了,以前大师姐做菜的时候还是跟我学的刀工呢?”
“大师姐最开始负责照顾我们的时候,你还没入门呢吧?”上官馨一脸惊疑,“怎么跟你学的做菜?”
“我后来发明了一件能够自动切菜的菜刀法宝。”许心慧说道,“还有能够自动掌控火候的黑锅……你们没发现,后来大师姐做的菜越来越好吃了吗?”
上官馨听得一头黑线。
方倩雯开始用这些法宝做菜的时候,太一谷里就没剩几个人了,她们自然不可能吃到这些了。哪怕还是偶尔的几次回谷受到大师姐的款待,也只是以为太久没吃到大师姐做的菜,所以才会觉得特别好吃。
“不过你这么一说……”上官馨回想了一下最开始吃大师姐做的菜的时候,“以前大师姐做的菜,的确有些奇怪。”
“是吧!”许心慧说道。
“你最好小心这话被大师姐听到。”林依依在一旁补充了一句。
我與瑪麗蘇女主搶男友
上官馨和许心慧两人顿时就不敢讨论了。
“这抓泥鳅是怎么回事?”上官馨决定不理会许心慧了,转过头望向自己的妹妹。
“七师姐说她发现此界有非常独特的气运在流传,这些气运时强时弱,可以起到决定一个人,乃至一个宗门、世家甚至皇朝的强弱,甚至这些气运是可以被掠夺、斩灭……反正总而言之就就是此界与玄界不同,天道气运很大程度直接决定了一个人或者一个群体的兴衰。”
宋娜娜开口回答道。
“如果有一件东西,能够镇压住气运不流失的话,那么便可以永保一个人或者一个宗门、家族、皇朝的强盛,虽说其中可能会有一些低估,但只要这股气运不灭,那么其势力就永远不会衰败。……所以她打算尝试做出一件这样的神兵,据说其效果不止是镇压气运,若是能够长久的接受气运洗礼的话,甚至请出神兵战斗的时候,还能够发挥出相当可怕的威力。”
“对!”许心慧接过话,然后急忙说道,“我第一件神兵都想好了,虽说如果有龙王的龙骨那是最好不过,但没有的话,用龙君的龙骨也能够将就。……我打算将龙骨研磨成粉,然后混入龙血、龙筋、龙须,打造出一柄剑身,再以龙鬓、龙皮为握柄,然后再精雕细琢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块龙鳞镶嵌到剑身,化作独特的龙鳞纹理……我连神兵名都想好了,就叫龙纹剑。”
“听起来似乎很不错的样子……”上官馨点了点头,“那为什么不做呢?我记得除了龙鳞外,材料应该都够了吧?”
“不够,大概还需要再宰个七、八条真龙就差不多了,不过龙鳞的确是个大缺口。”许心慧叹了口气,“可惜大师姐不同意我杀了这些真龙啊,不然的话……”
“大师姐不同意,那就没办法了。”上官馨露出一个爱莫能助的表情,“不过你就不能考虑下节省材料吗?……龙筋龙须没什么办法,但你可以加大龙血的比例啊,让它们定期给你放些血就好了啊。龙鳞的话……就算这些真龙全宰了也还是不够的,所以你还不如考虑下替代产品。”
“而且,你要知道……大师姐可是有不少灵植的,如果你用龙血做诱饵的话……”
许心慧双眼猛然一亮,然后迅速就跑去找方倩雯了。
“看来这些真龙的命是保住了。”宋娜娜笑了笑。
“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任何敢于攻打我们太一门的都必须要付出代价。”上官馨冷笑一声。
“近期我打算去一趟此界的药王谷,一方面是探下底,顺便看看是否有大师姐的机缘在其中,另一方也是为了你的身体。”
听到上官馨突然转移了话题,宋娜娜笑了一声:“不用了,我的情况我知道的。……只要小师弟能跨过苦海境登临彼岸的话,那么我只要不是自己想死,就死不了。如果小师弟无法登临彼岸的话,那么就算我有再多的寿元也没有,除非我这辈子都不再动用因果律。”
上官馨沉默不语。
此前宋娜娜燃烧了自身三万年的寿元,可不仅仅只是为了最后那逆转的局势,其中也包含了让上官馨的伤势彻底痊愈的契机。很显然她是看到了未来的一些片段,知晓如果上官馨的伤势没有痊愈的话,太一门很可能承受不了这第二轮的进攻,为此她才不惜燃烧自己的寿元,为整个宗门迎来一次转变。
“我现在担心的,是小师弟那边……”
“你到底看到了什么?”
“我不能说。”宋娜娜摇了摇头,“我可以试着做出一些引导,但我不能泄露天机。”
江南 小說
“你燃烧的这三万年寿元……小师弟起码占了一半,是吗?”上官馨沉声问道。
“那要看你如何看待此事了。”宋娜娜摇了摇头,“因果命运之说,从来就不是个人的事,而是牵一发而动全身。”
上官馨没有再继续追问。
她知道,如果真能说的话,自己的妹妹肯定不会瞒着自己。
此时既然不能说,那么也就意味着这件事一旦说出来,必然会引起天怒,所以她才选择不问。
“对了,姐姐,你这次回来干什么?”
“我来找老八的。”上官馨对着林依依的说道。
“找我?”林依依有些茫然,“找我干什么?”
“我打算带你一起去抢劫乾元皇朝,你有兴趣吗?”
“那必须得有啊!”林依依瞬间双眼发亮。
……
几乎是与此同时。
陈天南和夏敏两人,也是一脸的惊疑不定。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到底出了什么事?”陈天南看着惊慌失措的夏敏,不由得有些心急。
“我刚才看到了一个人。”
“你认识?”陈天南心中一惊,难道是自己的情敌?
“不认识。”
夏敏的话,让陈天南心中一松。
重生之一世风云 小说
但他没想到,紧随其后的下一句,却是让陈天南惊得跳了起来。
“但这人已经被我杀死了!可刚才我却是看到他和其他人正谈笑风生,而且他的实力……他的实力……居然还有了明显的增长,这怎么可能!”夏敏沉声说道,“甚至,我留心观察了一下,发现不止这一个,有不少被我们联手斩杀的人,都活了过来,实力也都有不同程度的提升!”
“这……”陈天南一脸惊恐,“你会不会看错了?”
“绝不可能!”夏敏摇了摇头,“太一门那些弟子,宁死都要咬下你一块肉,这样的人怎么可能记错?……那个人,中了我十三剑,当场被剑气撕碎了身体而死,可刚才我见到他的时候,他身上却没有任何伤痕。而且……虽说修为没有提升,但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却与之前截然不同,显然是功法又有长进了。”
陈天南眉头紧皱。
片刻后,他才沉声说道:“我大概明白……那位人屠之前所说的话是何意了。”
“什么话?”夏敏不解。
“我跟她要人的时候,她便毫不犹豫的给了我一百个人,还说哪怕全死了也无所谓。”陈天南开口说道,“此前我以为她是在敲打我,如今看来……这太一门的门人恐怕也大有不凡。”
夏敏的脸上,也露出惊讶之色。
彼此间沉默了好一会,然后夏敏才开口打破了沉默:“会不会……我们与这些天外仙最大的区别就在于……”
“这些天外仙根本就不会死。”陈天南苦笑一声,“或者说,以我们的能力,根本就杀不死这些天外仙,哪怕将他们再怎么碎尸万段,他们也不会真正的死亡。”
“呵……可笑乾元皇朝居然还妄想杀了这些天外仙,呵呵呵……我们啊,从一开始就输了!”
陈天南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我们死了那么多人……那么多人啊!结果却是连一个太一门的弟子都没有杀死,你说这一仗,乾元皇朝怎么可能赢?!”
“天南……”
“所以我的投降是对的!”陈天南伸手抹去自己的泪水,“我绝对不能让其他人继续白白牺牲了!尤其是你我背后的宗门,你爹,我师父……我一定要救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