輪迴樂園
小說推薦輪迴樂園轮回乐园
几名末位挂在排行榜最上面,这让原本有些冷清的世界联络平台内,变得格外热闹,苏晓打开联络平台查看。
小戈(圣域乐园):“我与猎杀者不共戴天!给我等着!”
狠人兄(轮回乐园):“啊?”
小戈(圣域乐园):“对不起,我在放屁。”
豪妹(天启乐园):“目睹丢人现场。”
神父(圣域乐园):“白夜,看来我们之间有什么误会。”
白夜(轮回乐园):“的确,不如我们面谈,解除误会。”
神父(圣域乐园):“如此甚好。”
白夜(轮回乐园):“地点。”
……
世界联络平台内的对话到此为止,原因是,神父并没说约见的地点,明显是暂时不想与苏晓见面。
关闭世界联络平台,苏晓开始思索后续要做的几件事,营救矮人王暂时不急,现在也没什么机会,而去浮光岛上的狼冢,这方面应该能在近期内达成,厄格因那边连「白蹄港」都打下来,防守力度不如「白蹄港」的「浮光岛」,只是时间问题。
除此之外,格杀绝强·施法者,近期内也得抓紧,施法者那边摆脱三件原罪物后,肯定会聚精会神的盯着自己这边。
倘若在苏晓刚进入本世界时,本世界施法者对他的仇恨度是200~300点,那现在最起码得6300点以上,毕竟送过去了三件原罪物,以原罪物的牌面,每件加2000点仇恨度很正常。
不用想都知道,那些施法者肯定是做梦都想弄死苏晓,如果这里是虚空,已经开始大举追杀。
问题是,这里是风海大陆,施法者是虚空最强霸主没错,但也不能在盟友海族的世界内肆意妄为,这等同于狠抽海族的脸面,更别说,海族现在挟持了矮人王,等同于掌握了元素器物的制造。
以虚空现在的情况,施法者们绝不可能和海族闹翻,当然,海族也不敢嚣张,奥术永恒星是真的有能力灭掉海族。
外加苏晓所在之地是暮冬城,这其实就是他在本世界的老巢,施法者们不会自大到,来他的老巢围杀他,那是找死,不说暮冬城驻扎的军团,一旦发现施法者到了这边,周边四五个封地内的领主,会立即派出军团来增援苏晓,哪怕和他想弄死彼此的白龙领主,也会这么做,这是立场问题,无关个人恩怨。
此等情况,让局面就这样僵住,这也是为何,乌鸦女来舍命留印记的原因,唯有知道苏晓的明确行踪,才有可能格杀他。
此刻在领主庄园,后院的工坊内,这工坊是秘纹师所布设出,眼下被临时借用,身材消瘦,左手大部分手指都被机械义肢替代的秘纹师,此时满脸的不情愿,巴哈只能宽慰道:“就借用你的工作台一小会,你看,马上就要完了。”
就算如此,身形消瘦的秘纹师,依然眉头紧锁,若非带人来的是苏晓,此时肯定会被他赶出去,他的毕生中,除了秘纹与尊师外,没有其他,也正是这专注,让他有了现在的成就。
工作台前,女巫·莉莉亚悠然的操纵器械,虽感觉这些器械都好用到想占为己有,但以她的性格,做事依旧慢悠悠。
“就快剥离成功了,不要急~”
说话间,莉莉亚拿起修长烟斗,吮|吸了口紫色烟气吐出,看到这些烟气吐到器械上,秘纹师默默拿起手旁的制动锥锤。
莉莉亚继续集中注意力在【封魔】刀鞘的印记上,换作其他人,肯定对着印记束手无策,可莉莉亚就是因果系能力,将这印记从依附物上剥离下来,对她虽有难度,但并非做不到。
“说定了,事成后,付我女巫特性的秘药,圣焰药师的秘药,我可是期望已久。”
莉莉亚带着几分慵懒的开口,苏晓没说话,只是取出瓶幽紫色药剂,将其放在桌上,里面略带粘稠质感的药剂,既神秘又梦幻。
“这不是,很简单吗。”
莉莉亚说话间,成功将因果印记剥离下,将其附着在另一个刀鞘上,也就是【宝石誓约】,这刀鞘苏晓也用了很长时间,同为刀鞘,且都是苏晓使用许久之物,这能最大限度减低施法者们发现印记被动过的概率。
莉莉亚嘴上说轻松,可在完成这方操作后,她脸色格外苍白,不过她在指尖触碰到女巫药剂时,虚弱感带来的不适,仿佛在这一刻都消散。
在秘纹师积极的‘欢送’下,苏晓带人离开后院的工坊,原本稳妥起见,准备让莉莉亚用庄园内的恶魔传送阵回去,但莉莉亚委婉的拒绝了,理由是不想让苏晓破费,她自己乘坐空间塔回去就行。
送别莉莉亚后,苏晓回到二楼的内厅,取出附有因果印记的【宝石誓约】刀鞘,又取出装有死灵之书的炭盒。
相比其他两件原罪物的封印,死灵之书不算是被封印,更像是被隔绝波动,苏晓与死灵之书虽是互相嫌弃,但也偶尔合作钓邪神,关系还算稳定,不像其他两件原罪物,经常想趁机弄死苏晓。
苏晓拿起桌上的【宝石誓约】刀鞘,对死灵之书说道:“送你了。”
听到这话,【宝石誓约】刀鞘上生出半透明的触须,但苏晓却阻止道:“是送你了没错,但至少一个月后再分解它。”
此言一出,大片半透明触须出现在苏晓右臂与右侧躯干附近,扭动、蔓延,随时都可能让他半边身体的血肉与灵魂枯竭或畸变,这就是「死灵之书」,永远不要认为能操控这东西,没可能的。
苏晓从储存空间内,取出三块鹅卵石大小的黑色晶质物,将其都抛向「死灵之书」,这些三块晶质物还飞在半空中,就被半透明触须缠住,快速吸收,之后那些触须似乎还有些意犹未尽。
似是感觉满意,「死灵之书」收回苏晓身旁的半透明触须,并将【宝石誓约】卷起,隐没在空气中,看来最近不准备在苏晓这互相嫌弃了,而是要出去逛逛。
这正是苏晓想要看到的局面,他向来都不是愿意隐忍的风格,所以历来是报仇不隔夜,这次施法者们用印记定位他,他自然要还击。
既然施法者们喜欢追踪,那就去追踪好了,天知道「死灵之书」平常都去哪。
至于方才苏晓抛给「死灵之书」的晶质物,这是封印学之外,他应对原罪物的第二种杀手锏。
在几位原罪物‘老师’的督促下,苏晓的封印学水平,正以骇人的速度猛增,当然,这也和七星级称号【古老学者】有关。
可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除了封印学外,苏晓还需要第二种应对原罪物的手段,就是一旦封印突然失效,他该怎么控制没了束缚的原罪物?
最初时,苏晓进入了思维误区,就是不断研究如何控制原罪物,好消息是,他历来都很有自知之明的风格,让他及时想到,自己凭什么有资格控制原罪物?据他所知,哪怕是先代灭法们,都选择不去主动招惹,此等情况下,想控制原罪物,未免太过异想天开。
那就退而求其次,既然不能控制,就换个方式,例如封印失败后,想办法暂时安抚原罪物,以这为构思基础,苏晓将一块块黑枫树枝干,放入高纯度深渊能量内,并以他现在的药剂学水平进行催化,最终得到这种晶质物。
经用「嗜血战甲」实验,晶质物对原罪物的吸引力,只次于【原罪之芽】,关键时刻丢出几块,大概率能争取到重新布设封印的时间,这就足够了。
透过窗口,苏晓看到天边残阳似血的景象,他取出封印学书籍开始品读。
与此同时,海族主城·亚托古城,法之塔内。
这是海族与奥术永恒星成为盟友后所修建,宏伟程度无需多言,而此刻在法之塔十层的书库内,一名戴着眼镜,眼镜上挂着金饰链的老者,正整理书库的借阅情况。
就在这时,桌上的宝石圆盘突然亮起微光,见此,书库管理员托起宝石圆盘,走进墙壁上的传送门内,下一秒就到了法之塔顶层。
正商议怎么打退白蹄港上兽族军团的施法者们,目光都投向书库管理员,看到他手中托着的宝石圆盘正亮起,异种施法者神情各异。
大部分施法者眼中暗藏紧张,卢恩则是目光灼灼,乌鸦女有点激动,古亚院长沉稳慎重,瑟菲莉娅面无表情。
“看来那因果系的烙印生效了,卢恩,这东西够稳定吗。”
古亚院长开口,卢恩坦然点头,道:“很稳定,这厄运物的使用代价很大,而且作用单一,但有一点,实力强过一定程度的生灵,都看不到这印记,让我们看看,那灭法去哪了。”
卢恩说话间,手上的古旧指环放出微光,这些微光构成一幅模糊的画面,景象昏暗又荒凉,似还有能量形态的黑暗颗粒,飘浮在半空中。
“那灭法应该去了部落的地盘,至少方位是那边,从这幅景象来看,这好像是部落地盘南边的深渊侵蚀区?”
卢恩有几分不确定的开口,他这追踪方式是足够隐秘,但作为高隐秘的代价,只能判断出目标的大致范围,以及偶尔得到一幅,印记那边所投射来的景象,想实时监控,那不可能。
一众施法者研究片刻后,确定了,这就是部落阵营南边的深渊侵蚀区,这让卢恩感觉很迷,其他几名年轻一代的施法者也如此,谁没事会去深渊侵蚀区?看模样,还是传送过去的。
“据我所知,乐园的契约者有公证机制,他们杀敌,能得到击杀收益,也就是杀死一个强敌后,得到能打开的宝箱,尤其是轮回乐园,这方面的奖励最高。”
古亚院长的意思为,契约者去哪,不能按常理去理解,眼下那灭法去深渊侵蚀区,有不低的概率是去完成任务,再或是击杀黑暗生物,获得击杀奖励等。
古亚院长对乐园阵营比较了解,听完他这番话,一名暗系年轻施法者说道:“这么爽?我都想去当契约者了。”
廚廚動人
“轮回乐园的契约者,从一阶到九阶,不足1%的生存率,你还去吗。”
古亚院长带着笑意的看着年轻施法者,年轻施法者讪笑的挠了挠头,没吭声
说完这些,古亚院长在出发前沉声说道:“别因为这灭法不是绝强就大意,他是轮回乐园的猎杀者,什么是猎杀者?狩猎那些违规的契约者,从一阶狩猎到九阶,我们要去围杀的,不是猎物,是名看着年轻,其实狩猎经验丰富的老猎人。”
此言一出,让一些施法者眼中的胜券在握收敛了几分,在确定方位后,一众施法者出发,前往部落阵营那边的深渊侵蚀区。
……
次日清晨,初阳从窗帘缝隙映入,苏晓在床|上坐起身,目光迷茫了片刻,才开始洗漱,之后刚要去餐厅吃早餐,就看到斑狐族·皮鲁快步走来,低声道:“大人,第一批菌毯成功收回了。”
这好消息,让苏晓打消先吃个早餐的想法,他前往物资库,当到了物资库后,他看到一个个收拢起来的菌毯堆在一起,近乎将物资库占满。
苏晓个人的储存空间肯定装不下,好在团队储存空间够大,他将这200多份菌毯都收入到储存空间内,之后乘车返回领主庄园。
半小时后,古堡下方的母巢内,这里是母巢的培育囊,所以才这般宽敞,以往都是在此爆兵,不过这次无需爆兵,外加避免兽王那边忌惮,就让母巢暂时没发展出培育囊。
将所有菌毯都放出,工蝎们开始工作,把这些收拢起来的菌毯,运输到「能量转化器官」处。
母巢开始吸收菌毯内的灵魂能量与生物能,见此,苏晓回到古堡,开始享用早餐,但吃了顿女仆长新创作的餐点后,苏晓让巴哈去把女仆长找来,以严肃的语气告诫对方,一定要发挥平常的厨艺,别新创作,这都不涉及难吃的问题了,阿姆酝酿好几次,都没咽下去。
被训斥时,双手缚于小腹前的女仆长低着头,眼圈红红的,但千万别认为她会痛改前非,这位有着只弱于夏两个层次的厨艺,但喜欢新创作这方面,实在顶不住,而且是认错态度特别良好,但就是不改。
吃了顿正常早餐后,苏晓接到提示,母巢已经吸收完所有菌毯。
【提示:母巢总计获得126点进化点。】
【母巢总计获得19270点生物能。】
……
总计提供给兽族军团200张菌毯,且这些菌毯都吸满了灵魂能量,此等情况下,得到126点进化点,既在意料之中,也是血赚了一大笔,事实证明,与兽王合作是正确的,虽说会承担一些额外的风险。
至于19270点生物能,这东西在每个世界的计量标准都不同,要根据能爆兵多少,以及虫族建筑的建立费用,评定生物能的含金量。
而在本世界内,母巢培养出一张菌毯,总计需要40点生物能,由此可以想象,这19270点生物能的含金量。
如此想来,这次就能提供给兽族军团480张菌毯了,剩余的生物能,留作母巢的供给需求。
这480张菌毯提供出去,之后将其收回来能有怎样的收益,单是想想就让人心情舒畅,不过在这之前,先给恶魔虫族加点才是首要的事。
苏晓打开虫族列表,一系列可提升能力出现在眼前。
族群等级:Lv.70(每消耗10点进化点,可提升1级族群等级)。
主宰(棘拉):Lv.70(每消耗3点进化点,可提升1级主宰成长,此特性,将随着「族群等级」的提升,一同提升)。
虫巢:Lv.63(每消耗3点进化点,可提升1级虫巢等级,此特性,将随着「族群等级」的提升,一同提升)。
基因库:Lv.34(每消耗5点进化点,可提升1级基因库等级,此特性,将随着「族群等级」的提升,一同提升)。
……
咱家的姐姐
按照烙印等级评估的话,「族群等级Lv.70」也就相当于八阶初期,一直以来,虫族都是靠凶悍的爆兵能力,从而击溃敌人,眼下看来,虫族的阶位层面,没想象中那么高。
苏晓开始提升「族群等级」,随着他凝聚注意力,「族群等级」后出现一个半透明的+号,随着他的加点,现有的进化点如流水般下降,一直能把「族群等级」提升到Lv.81,原因是到了Lv.80后,每级需要20点进化点来提升。
【本次晋升,预计耗时10小时,是/否开始晋升。】
苏晓选择开始提升,10小时而已,并不长,况且是虫巢无需御敌的情况下,随着他的选择,下一秒,他就感知到,古堡下方的母巢开始收拢,中心寝巢内的棘拉陷入沉睡。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苏晓估测,这次晋升后,菌毯最起码达到Lv.40,搞不好能达到Lv.50,那样的话,各个兽族领主对菌毯就更眼红。
时间在冥想中过的很快,随着晋升提示出现,苏晓感知到古堡下方的母巢展开,寝巢内的棘拉也苏醒。
【根据本世界阶位,重新评估棘拉所在阶段中……】
【评估完成,所在阶段为:虫族女王(预计族群等级达到Lv.90,可达成虫族主宰)。】
【族群等级已提升到Lv.71,提升如下:】
【虫族数量上限提升50万,所有虫族建筑有所提升,虫族基因库部分解锁。】
【族群等级已提升到Lv.72,提升如下:】
【虫族数量上限提升50万,所有虫族建筑有所提升,虫族基因库部分解锁。】
……
……
【族群等级已提升到Lv.80,此为关键性晋升等级,提升如下:】
1.所有虫族单位技能数量上限+2,生命值提升3000~12000点,攻击能力适应性提升,防御适应性提升,最远可精神连接距离提升65%。
2.虫族女王·棘拉的精神覆盖范围大幅度提升。
3.虫族女王·棘拉觉醒新能力:虚空之门(主动,Lv.EX),此类虫族能力,必定初始最高等级。
虚空之门(主动,Lv.EX):当身处母巢内,虫族女王·棘拉可通过指定虫族单位作为坐标,超远距离开启300×300高度、宽度的拱形虚空之门,虚空之门一共为两扇,一扇位于母巢附近,另一扇位于虫族女王·棘拉指定处,总计存在60分钟,期间虚空之门可通过「巨量」虫族单位,每2个自然日,虫族女王·棘拉可使用一次此能力。
4.虫族女王·棘拉觉醒新能力:女王威仪(被动,Lv.EX),此类虫族能力,必定初始最高等级。
女王威仪(被动,Lv.EX):虫族女王·棘拉对同阶虫族拥有极大威慑力,可让低于她一个阶位的虫族族群无条件臣服。
……
【族群等级已提升到Lv.81,提升如下:】
【虫族数量上限提升85万,所有虫族建筑有所提升,虫族基因库部分解锁。】
……
虫族的提升幅度很大,不仅是虫族战斗单位的个体战力提升,每次提升「族群等级」,都能提升虫族数量上限这点,可谓是相当强悍。
总裁大人,体力好! 封央
何为虫族数量上限?简单来讲,就是母巢能维系的虫族单位,以及棘拉能精神统御的虫族数量,唯有这两者提升,才能达成虫族数量上限提升。
以往爆兵几十万就停止,并非不想继续,而是隐隐感到上限快到了,以及所在世界搞不到那么多生物能。
眼下身处九阶世界,这方面的提升,无疑是对虫海战术的巨大加强。
除此之外,棘拉本身获得的两种能力,也同样强大与实用,尤其是虚空之门,这是可以左右战局的能力。
苏晓让棘拉对母巢下达精神指令,争取今天傍晚前,把400多份菌毯培育完,他查看封地记录,发现厄格因在中午时分,已经开始尝试进攻「浮光岛」。
而在此刻,海族领地内的「浮光岛」上。
轰!
太阳焰四溅,持握燃着太阳烈焰骑枪的人马族,正单手握着骑枪,将一名巨型鱼人挑起,骑枪上的太阳焰炸裂,把巨型人鱼炸的粉碎。
一颗直径几十米的黑暗法球,拖着尾焰从上空飞过,最终落入兽族的钢铁巨舰上,一名名兽族从黑焰内冲出,才跃下钢铁巨舰,没等落入海中就燃成白骨。
咚!!
魂能重炮迸发,岸上途经之处,地面出现百米深的半圆形沟壑,沟壑内满是半熔的岩浆,一些体魄强大的海族,以残躯濒死着在沟壑内企图向外爬,而开炮的钢铁巨舰上,金属绞盘咔哒哒转动,超高温气压从缝隙内喷出,负责操控这魂能重炮的兽族们,都偏身躲避。
从上空俯瞰,数之不清的兽族与海族,在浮光岛上的大城前混战,喊杀声、惨嚎声、武器对撞的巨响不绝于耳。
城墙上,接管此地控制权的海族统领·珀涅罗,面色阴沉的看着下方的战场,片刻后,他向远处的钢铁巨舰看去,看到了他此生中的宿敌,兽族首领·厄格因,对方姿态随意的坐在厚重的钢铁座椅上,周边是几十名目光犀利的亲卫。
“大人……”
黑兆欲言又止,海族统领·珀涅罗拍了拍这视若兄弟之人的肩膀,哪怕对方不说,他也知道对方的意思,「浮光岛」守不住多久了,凛冬军团是他此生中,见过最强、最悍勇,也最疯狂的兽族军团。
钢铁巨舰上,战甲上还有血迹的厄格因,正大口吃着自己的午餐,他带着几分不悦的对身旁副官下令道:“进度太慢了,明早之前,必须攻占浮光岛。”
“大人,这有些……”
副官话说到一半,就被厄格因偏头看了眼,赶紧收回后半句。
“你认为,领主大人为什么放权给我?”
“属下不知。”
“你不知道就对了,明天傍晚前,不让大人看到狼冢,我就要倒霉了。”
厄格因几口将手中的烤异兽肉塞入口中,还吸吮了下拇指上的油水,就如他对权柄的贪婪,是童年的不幸?还是成长的磨难让他如此?都不是,厄格因天生就如此。
浮光岛上混战的如火如荼,可混战双方都不知道的是,此刻在战场附近的浮光城内,一处幽深的地下竖井,直达地下几千米处,这里赫然是一处戒备森严的封印之地。
二十多平米的值守室内,戴着老花镜,有些秃顶的守夜人,正翘着二郎腿,看着半个月前的报纸,在完成这轮值岗前,这是难得的消遣了。
就在这时,值守室的门被推开,端着茶杯的中年同僚走进来,落座后长舒了口气道:“上面好像打起来了。”
“打就打吧,无论是海族占据浮光岛,还是兽族攻占这里,都不会来打扰我们。”
老年守夜人打着哈气,别看他这副模样,早年也是名声赫赫的强者。
“是啊,我们镇守的东西,可不能放出去。”
中年同僚面露笑容,忽然,他将手中的茶水泼向老年守夜人,这些茶水诡异至极,根本不给人反应的机会,就骤然吸附到老年守夜人身上。
撕拉~
白色烟气弥散,老年守夜人倒是没感到疼痛,可他的身体能量像是凝固了般,无法调动分毫。
噗嗤~
轻薄的利刃抹过老年守夜人的喉咙,如果在巅峰时期,他一定能躲过,可惜,他现在已经老了,但他反手一拳。
嘭!
中年同僚被轰的撞在墙面上,血迹以喷溅状分布在墙壁上。
老年守夜人单手捂着喷血的喉咙,踉跄着要激活警告装置,可下一瞬,一根根黑血构成的尖刺,贯穿他身躯各处,他偏过头,看着假冒的中年同僚,从牙缝中满怀恨意的挤出几个字:“黑暗,神教!”
噗通一声,老年守夜人倒地身亡,一旁从地上起身,大口咳出血迹的中年同僚,像是扯下一层皮囊般,从头到底扯下一层假皮,他尖而细长的舌头一舔口中的尖牙,将舌头划破,之后用舌头舔过拇指尖,在上面留下漆黑的血迹,最后将其印在额头上。
曾經最討厭的戀人
“灭法,听说你想找狼冢?我们帮你找个更强的。”
中年同僚,不,应该是黑暗主教双手按在地面,黑色血迹腐蚀到地下更深处,快速侵蚀已存在多年的界级封印术式,当术式上浮现一丝裂痕时,里面的黑暗涌出,开始大片大片的顶碎术式,最后一只巨大利爪探出,啪的一声拍下,整个术式轰然碎裂。
而此刻的战场上,正混战在一起的兽族与海族,突然感到大地一颤,天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黑暗。
轰!!
千米粗的黑暗光柱,从浮光岛中心喷发而出,直冲苍穹,立于天地之间,场面极其壮观,以及让人对天威产生敬畏。
混战的战场逐渐平息,高墙上的海族统领·珀涅罗,以及钢铁巨舰上的厄格因,都仰头看着这一幕,两人不约而同的下达撤退命令,更让人诧异的是,双方竟都是向浮光岛外撤,导致一些海族,都上了兽族的钢铁巨舰。
厄格因没理会部下禀告的这类情况,而是下令所有钢铁巨舰起航,马上、立刻离开此地。
从上方俯瞰浮光岛,黑暗从岛中心蔓延,快速侵蚀周边的一切,一轮暗月高悬于上空。
浮光岛附近的近海区,厄格因所在的钢铁巨舰,快速靠近海族统领·珀涅罗的船舰,不等两船接轨,厄格因就跳上去,他瞪着海族统领·珀涅罗,刚要说话,发现对方也是气的哆嗦,以同样的目光瞪着他。
“不是你让人打开了封印术式?”
厄格因的气势难免比方才弱了一分。
“我有病吗,把那东西放出来。”
不就吃了你豆腐:殿下,我不负责
听到海族统领·珀涅罗此言,厄格因沉默不语,他看向已完全被黑暗笼罩,里面似乎还能听到怨魂咆哮的浮光岛,他知道,无论是凭兽族军团,还是海族军团,都解决不了这里的问题了。
不灭特性·深渊滋生物·狼神·希恩,被放出来了。
那曾是征战深渊的银.月狼,最终也没逃过被深渊侵蚀的命运,更可怕的是,一只不灭特性·深渊滋生物,被这侵蚀到失去理智的银.月狼扯碎,吞入腹中,最终两者融合,这也造成,这位狼神不仅有月狼被深渊彻底侵袭后的强大战力,还是不死不灭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