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夜餘火
小說推薦長夜餘火长夜余火
听到蒋白棉的问题,白晨放慢了脚步,平静回答道:
“我挺喜欢他的。”
“啊……”蒋白棉先是一愣,接着左右看了一眼,不自觉压低了嗓音,“既然他喜欢你,你也喜欢他,以你的行事风格,应该早就主动出手了才对。”
就是因为这样,蒋白棉之前才有点猜不透白晨的心思。
坦白地讲,她现在满脑子都是“以白晨的行事风格,应该早就走到龙悦红的面前,伸手拉住对方的领子,将他拽到自己身前,直接问他‘我想和你上床,你愿不愿意?’”
当然,这种想象出来的浮夸画面肯定是不能讲的,做人得有礼貌,不能像某人。
白晨微皱眉头,思索着回答道:
“我是觉得我在这方面的行事风格和公司内部的氛围有点冲突。
“俗话说得好,入乡得随俗,我倒是不怕太过主动会损害我的形象,但担心吓到他,让他在别人那里没有面子,所以,我一直在等,等他主动。”
害,我还以为你是因为过去的经历有点自卑,正想着怎么开导你……蒋白棉悄然松了口气,高兴地用上了旧世界娱乐资料里学来的语气词。
她斟酌了下语言道:
“咱们小组就几个人,我不说,喂不说,老格不说,谁能知道你和小红之间发生过什么事情?”
“喂真的不会说?”白晨表达了自己的担心。
蒋白棉“呃”了一声,无法拍胸口保证。
商见曜自己都不敢保证!
蒋白棉转而说道:
“丁苓有一点讲得很对,灰土上,常常有今天,没明天,要懂得珍惜眼前人,不要浪费时间在莫名其妙的顾虑上。你是荒野流浪者出身,应该比我更有体会。”
白晨默然了几秒,轻轻点头道:
“我明白。”
東方小劇場Missing Power!
蒋白棉没再多说,毕竟这是别人的感情事,掺和太深属于没有分寸感的行为。
两人沉默着,结伴走回了营地。
此时,商见曜、龙悦红正绕着吉普散步,饭后消食。
突然之间,白晨加快了脚步,朝着龙悦红走去。
龙悦红顿时有点僵住,商见曜嗖地一下往后拉开了距离。
负责警戒的格纳瓦见状,继续把目光投向营地之外。
杏馨 小說
柒小洛 小说
“有,有什么事吗?”龙悦红看见白晨走到自己面前站定,略显磕巴地问道。
白晨平静问道:
“你喜欢我吗?”
哇喔!商见曜即将吹响口哨时,一只手环了过来,捂住了他的嘴巴。
蒋白棉干的。
听到白晨的问题,龙悦红先是一愣,旋即变得异常紧张。
他脱口而出道:
“我,我做了基因改良才一米七五,长得也一般……”
白晨打断了他的话语:
“喜欢,还是不喜欢?”
龙悦红支支吾吾了一阵,涨红着一张脸,目光略有点发飘地回答道:
“喜,喜欢,你不要感觉困扰……”
白晨点了点头:
“我也喜欢你。”
“……”龙悦红呆了几秒,眼睛骤然亮起,“真的?”
不等白晨回答,他急急忙忙又道:
“我不是不相信你,我只是习惯性这么问一句。”
白晨再次点头:
“真的。”
龙悦红张了张嘴,一时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满脑子各种念头纷呈,如同脱缰的野马,怎么都拉不住。
白晨主动伸出了手,抓住了龙悦红的左掌。
她看了吉普一眼,轻轻颔首道:
“现在在外面,很多事情不方便,如果怀上了更是麻烦,要不然今晚就可以……”
“不用,不用这么快!”龙悦红又窘又高兴地摆动起机械手臂。
木叶之大娱乐家
然后,他看见白晨嘴角露出浅浅的笑容,略微显出一点俏皮,这才醒悟过来,眼前这位女孩刚才诚恳之余,还附带着些许捉弄,或者说打趣。
不远处的商见曜努力地想喊出“我可以借你们‘六识珠’”,可未能如愿,嘴巴被蒋白棉捂得死死的。
与此同时,蒋白棉还瞪了格纳瓦一眼,让这个看不懂气氛的破机器人不要胡乱鼓掌,影响别人互诉衷肠。
不过,白晨和龙悦红也没有私语太久,毕竟有三对六只眼睛咕溜溜地看着,而且时不时闪过红光。
重新围坐于篝火旁边后,蒋白棉望向依旧手勾着手的两人,笑眯眯打趣道:
“等会巡逻的时候可不能这样,影响战斗力!”
“是啊,为了小组安全考虑,干脆改变配对,我和小红,大白你和小白。”商见曜配合着说道。
“不用了,我们没问题。”龙悦红飞快摇头。
蒋白棉随之轻笑了一声:
“那这次回了公司,要不要给你们放个婚假、蜜月假、产假加育儿假?”
“盘古生物”没有蜜月假这个说法,包含在了婚假里面,但谁叫“旧调小组”是旧世界娱乐资料达人。
说实在的,蒋白棉为此松了口气,她之前还担心这次回公司以后,怎么说服龙悦红和白晨留下,不再参与后续的调查。
龙悦红还好劝,白晨就比较麻烦了,而如果他们组成了家庭,开始按照“盘古生物”内部的习惯与流程孕育生命,那事情就会简单下来。
“看,看情况吧。”龙悦红颇感尴尬地回答道。
不过,尴尬归尴尬,他还是没舍得松开白晨的手。
白晨跟着点头:
“得看小组的安排。”
蒋白棉顿时有点牙疼。
她随即故作豪迈地一挥右手道:
“没事,我给你们放假!”
说说笑笑间,“旧调小组”内部因黄委员、张老等人牺牲而低落的气氛逐渐恢复了正常。
两天过去,“旧调小组”通过那个名为安塞的林场型聚居点得知乌北警报解除,疏散的民众正陆续回返。
于是,他们驾驶着吉普,再次往乌北而去,目的是黄委员之前申请的、打算和他们共享的第八研究院情报。
蒋白棉认为,以“救世军”的行事风格,不会在“旧调小组”主动告知了那么多重要信息后,什么都不付出,唯一值得关注的点是他们会拿出多少有价值的情报,或者说,他们究竟掌握了第八研究院哪些情报。
眼见乌北在望,龙悦红看了看开车的白晨,略显担心地说道:
“‘救世军’会不会还在检查来往车辆,寻找丢失的核弹头?”
而这就藏在“旧调小组”的吉普上。
蒋白棉笑了起来:
“被查到就告诉他们,我们专程回来就是因为找到了丢失的核弹头,打算物归原主。”
“啧……”商见曜才“啧”了一声,就在蒋白棉抬起的左手下屈服了。
不愧是组长……龙悦红咕哝了一句,将目光放在了乌北入城处。
那里的“救世军”战士简单检查过“旧调小组”的通行证,叮嘱他们不要在城内拿出军用外骨骼装置、仿生智能盔甲后,就直接放行了。
往乌北物资统筹委员会开去的过程中,商见曜摇下车窗,趴在门上,打量起街边的风景。
不远处是一个隶属于“救世军”官方的副食品店,十来个人正拿着票据,排成队伍,耐心等待。
他们整齐有序,没谁插队,彼此间时不时还交谈几句,眉梢眼角都是终于安全得庆祝一下的高兴。
更远一点有个市场,上了年纪的老人们挎着菜篮,进进出出。
随着吉普的前行,商见曜还看见了托儿所、幼儿园和小学。
一个个幼小的身影在里面或玩耍,或听讲,或做着课间操。
叮铃铃,一辆自行车驶过,赶向乌北边缘的工厂。
总裁爱妻别太勐
商见曜扒着车窗,静静看着,一说话都没有说,蒋白棉亦然。
终于,他们抵达了乌北物资统筹委员会,在告知了目的后,等了十来分钟,被引入了一楼某个房间。
没过多久,一名穿着“救世军”黑色制服、雷厉风行的年轻男子入内,将一个文件袋递给了他们。
“阅后即焚。”他简单交待了一句,坐到了最远那个位置。
蒋白棉点了点头,拆开文件袋,快速浏览起来。
这里面有不少都是“旧调小组”已经掌握的信息,但也有一些他们不知道的,比如:
“副院长”、“李教授”、“查理”和“博士”不像很多“新世界”强者,对灰土的干涉相当频繁;
他们和部分探索到“心灵走廊”深处的觉醒者组成了教授联席会,以此管理第八研究院——后面那部分人负责日常工作;
第八研究院被抓住的那些特派员似乎没信仰任何一位执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