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道大聖
小說推薦人道大聖人道大圣
陆叶一般不会催动日照灵纹,这个灵纹在得到的时候,他就感觉是个很奇怪的东西,说它没用吧,其实有点用,说它有用吧,还真没什么大用。
这灵纹只适合在一些特殊的环境下催动。
比如此刻。
因为重压灵纹的影响,老者手中长剑与陆叶的磐山刀相抵,彼此近在咫尺地对望。
一轮太阳在眼皮子底下爆开始什么感觉?
陆叶不知道,因为他在催动这灵纹的瞬间,就已经闭上了眼睛。
他怕自己瞎了。
赤血谷的老者都没那么好运了,虽说他在察觉不对的时候也赶紧闭上了眼睛,可终究是迟了一些,这个时候只觉眼前黄的蓝的紫的红的,各种绚烂色彩不断变幻,双目刺痛到流出眼泪来。
那感觉就像是有人怼着眼珠子,狠狠给他来了一下。
灵纹师的战斗就是这么诡谲多变,谁也不知道一位灵纹师在下一刻会动用什么古怪的灵纹,最近一段时间陆叶因为展现出破阵的本事,导致所有人都下意识忽略了他曾获得灵纹师传承的事。
不过话说回来,就算记得也没用,跟灵纹师战斗,只有见招拆招,反应速度才是最重要的。
陆叶已趁机出刀,刀刀不离要害位置,然而真湖境不愧是真湖境,哪怕闭着眼睛,感知也强大的不可思议,手中长剑连挥,竟一刀不落地将陆叶的攻击全部挡了下来。
陆叶上次催动日照灵纹对敌,还是初至内圈,在野外遭遇那个叫元广的擎天宗九层境修士。
那个时候他是七层境。
在他催动日照之后,早有准备的依依就祭出了九界图,将他和元广收进了九界图中一决生死。
这一次的情景,与上次何其相似。
依依一直都紧跟在陆叶身边,从不离开他三丈范围,反正她是法修,攻击距离很远,站在陆叶身边也能杀敌。
在陆叶被这赤血谷老者针对的时候,依依就想出手帮忙了,但她知道哪怕自己出手用处也不大,所以一直在寻找机会。
直到日照灵纹爆开,她明白了陆叶的打算。
此时她便纵身飞起,迎着陆叶和这老者下落的位置,展开了九界图,狠狠往上方一兜。
老者本能地感觉不太对劲,可此刻他目不能视,根本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几乎是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依依收进了九界图中。
依依身形起跃,跳向远方,避开混乱的战场,琥珀紧紧相随守护,然后她将九界图展在面前,望着图中的两道身影,催动灵力灌入这灵宝中。
那只有方圆几里的乱石林地形中,黄沙飞舞着,陆叶的身形犹如翩迁起舞的蝴蝶,在风行灵纹的加持下,从各个方向对着那赤血谷老者展开快捷的猛攻,一击不成便立刻后退,再觅良机。
叮叮当当的声响不断传出。
商梯 小说
老者的视野还没有恢复,微低着身子,手中长剑斜指地面,偶尔点出一剑,每一剑都能将陆叶的攻击化解。
单单一个天级八层境没有这么强大的能力,可真湖境的底蕴却让老者有了这样的本事。
只不过让老者稍稍感到不安的是,自方才开始,四周的喧闹动静不知为何就忽然消失不见了。
好像整个世界就只剩下他和陆叶两人。
神武霸帝 小说
随着陆叶又一次飞突猛进,老者微微偏头,自身感知力催到极限,手中长剑又一次抬起,朝一个方向点去。
然而这一次他所在位置的空间却骤然一紧,好像这一片虚空都变得有些凝固,让他抬剑的动作慢了一分。
老者神色大变,紧接着模糊的视野见到陆叶奔至他面前,一刀劈落下来。
老者的身子飞出,一道巨大的伤口自肩膀斜拉到小腹位置,鲜血自伤口处涌出,还不等他落地,陆叶已抬手朝他打出四道流光,那四道流光旋转穿梭着,好似化作一面陀螺,狠狠朝老者撞去。
生死危机关头,老者手中长剑连点,叮叮当当的声音传出,四道流光被点飞。
惡犬出籠
还不等他松口气,陆叶的身影已杀至。
九界图外,依依的脸色微显苍白,一身灵力疯狂朝这件灵宝中灌入。
陆叶初至内圈的时候,依依只能维持住九界图的运转,这还是在云夫人封禁了此宝九成威能的前提下。
除了能维持此宝的运转,依依做不了其他事。
但如今不同了,依依能稍稍催动一些此宝的威能。
方才那老者周身所在的空间忽然变得凝固,导致他应对出现破绽,就是依依的手笔。
可以说,眼下老者看似在跟陆叶单打独斗,但实际上陆叶还有依依这个暗中的帮手。
这个帮手能产生的作用才是最致命的。
莫諾子的燈火
陆叶的手段,老者可以防备抵挡,可依依的施为那是完全看不到摸不着的。
片刻后,九界图中,老者大口喘息着,他身上的伤势不多,只有三道。
但这三道伤口无不严重至极,最严重的一道是自右肺处刺入的贯穿伤,单单这个伤口不算严重,可是在陆叶一刀刺入的瞬间,豪刺灵纹所产生的破坏才是恐怖的。
老者此刻的喘息,就如老旧的风箱被抽动。
他蹒跚着起身,模糊的视野看着前方的少年的轮廓一步步朝自己行来,在自己面前一丈处站定。
哪怕是到了这个时候,老者也没有坐以待毙的打算,他拼尽全身最后一丝力量,周身灵力狂涌,一剑朝前方刺出。
与此同时,陆叶前冲而至,磐山刀上攀附火红色的灵力。
两道身影交错而过,陆叶甩去刀身上的血迹,徐徐归刀入鞘。
身后传来噗通的倒地声。
九州的修士不管是万魔岭的还是浩天盟的,大多都有一个通病,那就是人狠话不多,修为越高情况越明显,这是两大阵营长久以来不断对抗带来的结果。
因为无论哪一方的人被另一方打败,如果没有逃亡的机会,基本是不可能活命的,求饶都没用。
老者的身下被鲜血染红,眼睛瞪圆了,溢满了费解和不甘。
想他真湖境的强大修为,强行杀进灵溪战场来,本是要为宗门,为万魔岭铲除陆叶这个心头大患的,结果居然死在陆叶手上。
这就有点死不瞑目了。
一点暗红到几乎漆黑的光芒从老者的尸体中飘出,落进陆叶的手背上。
这种颜色的光芒,陆叶还是头一次看到,以前杀敌,基本都是红色的光芒,颜色明暗度也差不了太多。
总裁的契约女人 风中妖娆
光芒的变化,显然是因为老者真湖境的修为,哪怕他进入灵溪战场只能施展出天八的实力,也更改不了他本身是个真湖境的事实。
这也不知算是越多少阶杀敌了。
陆叶查探自身功勋,发现自己的功勋一下子加了七八百点左右的样子。
高阶修士强行杀入灵溪战场并不能为所欲为,天机的平衡和压制让他们只能发挥出自身在灵溪境所达到的巅峰战力,而且每杀一人都会有灭魂神雷的惩处,杀的越多,惩处越严重。
等闲时候,高阶修士不会轻易进入灵溪战场的,因为付出的代价太大。
这一次赤血谷显然是被逼无奈,驻地即将被攻占,外援无法赶至,只能由宗内的高阶修士出手。
然实力最强的老者依然被陆叶和依依联手,借助九界图给杀了。
这要是传出去,赤血谷铁定会沦为笑柄。
九界图中,陆叶匆匆包扎了一下自身的伤口,又收好老者的那柄长剑,没见到储物袋,不知是老者没带在身上,还是不需要储物袋。
大概率是后者,像掌教和水鸳师姐就没有储物袋,他们有自己的储存东西的方式。
抬手抓起那老者血肉模糊的尸体,眼前景色迅速变换,喧闹的动静重新传入耳中。
陆叶抬眼望去,只见那边的战斗如火如荼。
原本赤血谷已经死伤不少,是无论如何都守不住驻地的,但随着几个赤血谷强者杀进来,他们勉强稳住了局势。
在陆叶与那老者拼杀时,赤血谷的局势又变得恶劣起来。
主要是那四个强者不敢再随意杀人了,他们现在能做的,只是被动抵挡两宗修士的进攻。
两宗修士显然看出了这一点,攻击的愈发肆无忌惮,让那四人恼火至极。
他们在等,等那老者斩杀陆叶,如此一来,哪怕丢了驻地也无妨,然而他们注定等不到了。
陆叶身后羽翼展开,冲天而起,飞至双方交锋之地,将手中尸体往下丢去。
老者破烂的尸身砸落在地,溅出一大片血迹。
喧闹的战场陡然安静了一瞬,紧接着难以置信的惊呼此起彼伏。
“三长老!”其中一个赤血谷强者望着砸落在面前的尸体,眼珠子剧烈颤抖起来,再抬头,只见那碧血宗陆一叶悬停半空中,背后一双火红色的羽翼轻轻挥动,赤着的上身处包扎的棉布中透出血迹,高高俯瞰下来的眼神透着无尽的冰冷。
三长老死了!
谁也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死的,这混乱无比的战场上发生的事情太多,他们都只专注于应对眼前的敌人,只知道三长老杀出去找那陆一叶,结果没片刻三长老的尸体被人家丢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