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白鹿原開始的諸天
小說推薦從白鹿原開始的諸天从白鹿原开始的诸天
东京都在关东,京都在关西。
火车的列次不一样。
走的铁路线也不一样,差距很大。
售票员目光挪到白贵的身上,迟疑道:“白先生,请问是否需要改票?”
尽管他能看出,白贵对他夫人很宠溺、很恩爱。
可这种事情上,白秀珠只有建议权。
大权还是在白贵身上的!
如今……华夏文化圈附近,丈夫拥有绝对大权。
深海主宰 小说
“嗯,那就改为京都吧。”
白贵说道。
心中暗叹了一口气。
旅明
白太太出身京都的华族,已经有五六年没回家里去了。所以此次他和白秀珠来东瀛前,白太太拜托白秀珠代她回家去拜访拜访她父母,白太太一直对待白秀珠很好,长嫂如母,对白贵亦是礼遇,两人自不会多加推辞。
所以定下了去东瀛第一站,先去京都。
但他走到长岐后,觉得这事情……似乎有些不妥,所以临了,改变主意,想要先去东京都。
所以说,还是他比较理亏。
售票员改完票,将两张上等票递给了白贵。
心夢無痕 小說
两人离开。
“我听说美和……你的毕业论文是和一个叫山田光子一起完成的,山田光子这个人我知道,我哥哥给我说过,她家应该是在京都的吧。”
走在路上,白秀珠状似无意道。
白贵和山田光子的毕业论文,是《菊与刀》,这部大作不仅在东瀛掀起了波澜,在国内,亦是有不少人称赞,而同时作为著作者的白贵和山田光子,也被人屡屡提及。
只不过和当初有斐阁的江草社长判断差不多,他们都认为这是白贵亲自操刀,为了避免一些问题,所以一些章节假托在了山田光子名下。
“嗯,她家是在京都,等去了京都……”
“我把她介绍给你认识。”
白贵说道。
既然白秀珠已经知道山田光子,他再隐瞒,就有些不合时宜了。
另外他和山田光子既然关系都好到这个程度,能一起完成毕业论文……,而白秀珠是他的结发妻子,总不能不介绍山田光子给白秀珠认识。
次日,从旅馆出来。
一路无话。
很快就到了京都。
两人按照白太太的嘱托,先是去小田家,白太太是姓小田。
得闻是白太太让白贵和白秀珠两人前来拜访,又兼知白贵的身份,文人很容易得到厚遇,所以小田家的款待无微不至。
不过两人和小田家不怎么相熟。
所以只留宿了一天。
就匆匆告别。
毕竟白太太没有亲自前来,要是白太太前来,两人兴许还能多叨扰一段时日。
側耳聽風 小說
“我听嫂子说过,京都城外岚山的野宫神社,求姻缘比较灵。”
“我虽然不打算进神社拜祭,但去看看也挺好。”
白秀珠说道。
京都的美景有很多,两人来到京都总不能就这么直接离去。而在京都附近众多旅游名地中,野宫神社有着特殊的含义,也适合他们前去游览。
“这……”
“既然野宫神社有这般含义,去逛逛也不错。”
白贵挑了挑眉,说道。
他先是有些担忧,毕竟他和光子在来京都的时候,也去过野宫神社,并且在野宫神社的粱木上挂了祈祷用的小木牌,两个小木牌成双成对。
可他转念一想,瞬间就镇定了,那时……他在木牌上写的可是“求学业精进”。
所以即使被白秀珠发现,亦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反倒会认为他在东瀛的这些时日,励志学业。
“嗯,那就明日一起去野宫神社。”
“早上爬爬山最好,你这些天身子骨有些弱了,得多多锻炼。”
白贵说道。
“我是没怎么感觉我身子骨弱……”
白秀珠怔了一下,不过她相信白贵的判断。
两人边走边说。
等走出小田家不远。
“对了,美和,你的光子学姐呢?昨夜我就让你写信邀请她一同吃一顿晚宴。”
白秀珠停了步,模样恍若往日少女,天真活泼,灿烂笑道。
不过这件事还没等白贵回答。
距离两人百步远。
路口处。
山田光子美眸稍红,盯着两人。
“白君,你……来京都看我,能第一时间给我写信。”
“我很高兴!”
她走了过来,打了声招呼。
勉强笑道。
“这位是?你不介绍一下吗?”
山田光子尽管早就从白贵昨夜递来的信件中,知道站在白贵身边这洋裙少女是谁,但她仍咬着银牙,定定的看着白贵,似乎要他给她一个解释。
合理的解释!
说好她在京都等他,但没想到等来的不是骑白马的王子。
而是……,如此残酷的真相!
“好,光子,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内人,嗯,白秀珠,和我是一个姓,姓白名秀珠。”
“你可以叫她秀珠妹妹。”
“你知道的……”
“我回国后,得尽快完婚。”
白贵深吸一口气,沉声道。
回国后?
尽快完婚?
山田光子身子晃了晃,强忍着泪水不往外流出,但她马上意识到了什么,眼底很快升起了一丝希望,她因和白贵结交的缘故,知道留学东瀛的留学生回国之后,往往被迫要承受家人安排的婚事。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在等级森严的东瀛,家长制甚至比华夏更严。
“想必……白君也是如此。”
她忖道。
“定然是如此!”
她握紧秀拳,也确定道。
另一边的白秀珠,在听到白贵这番回答后,亦是十分满意。
她能从白贵这一番话中,听清楚白贵是早就说了,他已经有婚约,现在之所以还有这么多“狐媚子”纠缠不清,肯定是白贵太过优秀的缘故。
不遭人妒非英才!
她又想到,在白贵回燕京的时候,一些围在她身边的狂蜂浪蝶。
瞬间就感同身受了起来。
“她是美和的学姐,和夏望宜不一样,还是要给她留几分颜面……”
“我又不是什么妒妇!”
白秀珠心道。
要知道回国的第一刻,白贵就给夏望宜施展了下马威。
她总不能对待白贵太过苛刻。
她内心徒然畅快了许多,走上前去,握住山田光子的素手,微笑道:“这位是光子学姐吧,美和经常在家里提起你,说你秀外慧中,为人矜持,又是大户人家的贵女,知晓一些礼节……”
“秀珠妹妹!”
山田光子亦和白秀珠打起了招呼。
她听到白秀珠话中说到白贵经常在家中提及她这件事,心中的不快和郁闷、悲苦立刻去除了一大半。
“原来……原来白君心底是有我的。”
山田光子释怀了。
如果不是白贵早就知道缘故,还以为这两个人真的相熟。
“罢了。”
“走一步算一步。”
白贵叹了口气。
他已经向两人坦白了。
现在两人这幅模样,他也没什么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