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命名術
小說推薦夜的命名術夜的命名术
热闹又肃杀的午夜。
一栋高楼的天台之上,斯年华站在一块霓虹灯牌后的阴影里说道:“你还不去完成自己的任务吗?”
季冠亚站在她身边,叹息道:“我在回归之前,从李长青老板那里接到任务的时候,可没想到要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啊。我还以为,只需要保护他就可以了。”
斯年华想了想问道:“如果这位只是一个需要保护的人,难道不会很无趣吗?动手吧,我去找神秘事业部的秘密集训地,你去找A02基地里的那些人。这位狠人用自己当诱饵给我们争取破坏的空间,如果咱俩完不成,到了里世界,就可以找各自的老板自杀谢罪了。”
季冠亚撇了撇嘴:“我们这边可没那么严厉。”
不过说归说,他还是转身离去了。。
庆尘让他们破坏的两处地方,一个是神秘事业部用来秘密关押时间行者的,例如神宫寺真纪如果被抓走,在还没有完成洗脑之前就会被关押在这里。
根据估算,这地方少说还关押着两千名时间行者。
之前他与壹已经发动了网络上的舆论攻势,现在正好需要这两千个证人出来现身说法。
另一个地方,则是聚集着另一批自愿宣誓效忠的人。
根据情报,这批人虽然没有露过面,却正在A02基地里接受着情报系统的秘密特训,只需要再有一个月,便可以转化为神秘事业部的战士。
如果庆尘下次穿越,厮杀起来的话这群人必然会参与其中。
既然之前在里世界没办法,那就在表世界杀掉。
从始至终,庆尘都知道自己即将要面对什么,所以当刀杀人也好,收徒带娃也好,有些该做的事情都必须做。
这时,斯年华拿着望远镜,透过霓虹灯牌,赫然看到一名身穿白色狩衣的年轻男子,正站在数百米之外的另一栋大楼天台。
就在她看过去时,那年轻男子似乎有所察觉,便微笑着转过头来对斯年华轻轻点头示意。
斯年华内心一悸!
这隔着数百米能感受目光的第六感,是A级才能有的!
下一刻,斯年华骤然弯腰,她只觉得有刀锋从自己背后切过。
她不再犹豫,直接朝天台之外鱼跃出去,甚至没敢回头看身后偷袭自己的是谁!
太危险了!
远处,神代云罗在楼顶上看到斯年华跳楼后,袖子中有钩爪飞了出来,勾在建筑上。
这年轻女人荡回楼梯之上,转瞬便如壁虎似的爬下去了,身手极其轻盈矫健。
神代云罗笑了笑:“有点意思,帮手还不少。白昼向各位问好……还挺有气势的,可惜是敌人。”
斯年华所在的天台楼顶,ATS-013式神,马面罗刹正手提一柄九环刀站立在边缘,那马面人身的身躯格外魁梧,似有三米多高,肌肉虬结。
呼吸间,那马面的鼻翼中喷吐着烈焰。
就在夜空下方,斯年华惊魂未定的思索着,如此厉害的人物,为何不下去参与对庆尘的猎杀?
反而是在这无人之地,看一场热闹?
……
骗亲小娇妻 小说
……
道顿堀方向,庆尘没有恋战,而是转身离开。
神代云午在通讯频道里说道:“跟上,调集另外两个方向的队伍包围过去,今天晚上不能让他活着离开。”
庆尘沿着道顿堀大道一路南行,飞速狂奔着。
神代云午、神代云夜、神代云觉一直呈三角形跟在后面。
只是,庆尘逃离的速度极快,他们一时间竟追不上。
神代云午说道:“云夜、云觉,你们两个速度快,从侧面包夹过去。”
神代七名天选之人里,只有四名是阴阳师:云一、空屿、云罗、云午。
剩余三名获得的都是另一个传承“切舍御免”:云秀、云夜、云觉。
这切舍御免以神代家独特的呼吸术辅助,主修刀法。
最出名的有三刀,第一刀为拔刀斩,第二刀为居合,第三刀为切舍御免。
没有常规的格挡训练,没有招式,就只有这三刀。
寻常的同级别超凡者,大多数连第一招都拦不住,且不说神代家族的为人处世如何,刀势却已是大成。
“切舍御免”传承的超凡者体魄强大,速度自然要比阴阳师快一些。
神代云午此时还不想拿出自己阴阳师的底牌,所以便让云夜、云觉赶上去,只需要帮他拖住庆尘一分钟。
只需要一分钟,他便能将这白昼之主斩杀当场!
神代云觉与神代云夜相视一眼,纷纷跃上街道左右的低矮房顶,他们在房顶之上兔起鹘落,身手敏捷至极。
他们腰间半身长的太刀在刀鞘里摇曳不停。
庆尘在长街上奔逃,速度之快,仿佛人群在他身后倒退。
所有人都以为他是在逃,没人知道他只是在给自己挑选最合适的战场。
离开狙击手射程,甩脱那些跟不上步伐的神秘事业部成员,然后找一个杀人的地方。
逃?何须再逃。
刀出鞘,就是要见血的。
很多人疑惑于白昼之主为何要在大阪大开杀戒,为庆尘出气?为庆尘解局?
没人知道。
庆尘厮杀于此到底是为了什么。
为了功成不必在我?
为了那句没关系?
庆尘骤然回头。
就是这里。
就是现在。
战场中只剩庆尘与三名天选之人,后面的追兵赶不上,包围而来的队伍还没来。
霓虹的光影交错之间,气氛凝着。
没人想到庆尘会转身。
看到他转身的人,也还不知道自己理应感到恐惧。
房顶之上,神代云夜与神代云觉一跃而下,两人大拇指崩开刀鞘,雪亮的太刀如月光泼洒,交相辉映的向庆尘头顶笼罩而来。
长街上孤身一人的少年,看着那漫天的刀光,探出双手朝面前虚无处屈指同时一弹!
弹在了刀侧!
碎!
叮当两声几乎不分先后的响起,所有人都看到两柄太刀的刀身应声折断。
神代云觉、神代云夜两人惊恐的目光中,庆尘以自身龙鱼再造之指骨为刀,以骑士真气灌注,竟硬生生崩断了他们的太刀!
却见庆尘双手血染,被刚刚反震之力震裂了皮肤。
可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运力何等巧妙,计算刀势速度何等精细,身体力量多么强悍?
切舍御免传承至今败过许多次,但从未被人如此折辱的以手指弹断过刀身!
骑士真气以万物为刀。
却也很少有人拿自己身体做刀。
“不好!”神代云觉内心仓皇,他一跃之力未竭,太刀已断,自己岂不是要任人拿捏?
这面前的白昼之主,哪里是什么B级,哪有如此凶悍的B级?
就在这一刻,神代云午头顶具现出一只木船来。
那木船高三层,如宫殿楼宇,灯火辉煌。
可仔细一看,木船的船身之下还有一只巨大的扇贝。
ATS-127式神,蜃气楼!
只见那扇贝张合之间,长街周遭的楼宇与霓虹纷纷不见,变成了另一副景象。
而那两位差点送了性命的云觉与云夜,也在这海市蜃楼中消失无踪。
“原来是你,”庆尘冷笑。
当初在洛城里,有一位擅长幻象的神代家族高手曾出现过,本想掩护同伴逃走,同伴却被庆尘狙杀。
只不过,这位擅长幻象的神代高手却是逃脱了。
此后庆尘小心谨慎了好一阵子,生怕这神代高手伺机报复白昼,没想到对方早就逃回了岛国。
正好,新仇旧怨一起算。
在这虚无的海市蜃楼中,庆尘所看到的一切都是假象,甚至连地面都是假的,原本应该是减速带的地面,此时已经平整。
超凡者在这种环境里战斗,跟瞎了没有区别。
神代云午缓缓走来,他对云夜、云觉使了个眼色,他们却是丝毫没受影响。
庆尘静静的站在原地,电光火石之间有风声从左侧袭来,可他什么也看不见。
他迅疾向后退去,胸前衣物被断刀割开了一条口子,半厘米的皮肤伤口处,有殷红的血液流出。
神代云午哂笑起来,果然,只要有人将这位白昼之主留住,自己便可以随意拿捏。
然而就是他笑出来的这一刻,他竟看到庆尘闭上了眼睛。
庆尘看不见真实的环境,可他有记忆,无人能够匹敌的记忆。
他看不见袭来的刀,却能听见声音。
下一刻,神代云夜挥刀而至。
令人震惊的一幕发生了,闭着双眼的庆尘只是微微侧身便以分毫之差,避开了断刃的刀锋。
可这还没完。
庆尘闭着眼,宛如立身于黑暗,他呼吸着这个世界,当刀锋贴身而过时,他以更快的速度后发先至。
他两指之间如魔术般翻出的扑克牌,贴着刀锋自下而上的,劈开了持刀人的手臂。
扑克上灰色的Joker,也被染成了红色。
神代云夜哀嚎着退开,那长长的手臂,被扑克牌硬生生如劈柴般,将小手臂桡骨、尺骨一分为二。
庆尘没追。
这一“刀”妙到毫巅,以至于神代云觉看着这一幕,愣是不敢上前。
这闭着眼的凶徒,似乎可以无视海市蜃楼,无视黑暗,心中感知着一切。
就在神代云午仓皇间。
庆尘竟然整个身体倾斜下去如离弦之箭。
只见他双腿蜷曲,如百米赛跑的运动员般轰然发力,整个人仿佛弹射出去似的直奔面前的神代云午。
神代云午面色狰狞。
他身后的影子里,一位身穿黑衣的窈窕女子钻了出来,神代云午的影子就像是一口井,而这女子便是从井里出来的。
ATS-046式神,影女,穿梭于阴影之中,杀人于黑夜。
紧接着,一名身穿白色和服,浑身上下白净如雪的女子从天而降,仿佛被一场鹅毛大雪吹来。
ATS-089式神,雪女!
神代云午也不知道是真有胆气,还是要给自己壮胆,怒吼一声:“杀!”
三位式神已然齐聚,而庆尘却只能听,不能看。
神代云觉默默的看着,神代云罗也在高楼之上默默的看着。
影女已经从黑夜里抽出一支黑色的刺。
雪女身前也已经有三十六只冰锥悬浮。
可庆尘还是没有停。
所有人都想不明白,他为什么不停。
神代云罗身旁的神代空屿平静道:“可惜了。”
神代云罗没有说话。
庆尘感受着前方寒冷的杀气,他忽然想起自己这一战到底是为了什么。
为了自己。
为了神宫寺真纪!
他已经来到式神的杀机里,却只是一声:“跪下!”
声音宏大又坚定!
邪 性 總裁
振聋发聩!
苍穹之上的神代云罗皱起眉头,只因为庆尘这一声犹如神明敕令似的,他让跪下,式神便真的跪下了!
影女婉转的屈身,飞在天上的雪女也缓缓落地,就连那蜃气楼都熄灭了木船上的灯火。
神代云午瞳孔骤然收缩,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庆尘便毫不留恋的与他擦肩而过,那张Joker留在了他的心脏里。
这一战,庆尘为了神宫寺真纪。
当初神代云一拨通卫星电话,只说了杀人者能震慑式神,却没说是谁。
于是庆尘刚刚在自己手腕上涂抹了神宫寺真纪的血液,让所有人都以为那个能敕令诸神的人是他。
而不是小真纪。
这样的话,神代的所有注意力都只会集中在他身上,而那个小女孩,便能再无忧无虑几年。
没人再去惦记一个没有价值的小女孩,也就不会有人去惦记她的母亲。
太子退婚,她轉嫁無情王爺:腹黑小狂後
这样做很危险。
但是没关系。
做师父的,自然应该为徒弟承受这一切.
就像李叔同曾为他遮风避雨一样。
这才是骑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