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因大時代
小說推薦基因大時代基因大时代
箕水正殿内,透过洞开的大门,就可以看到案几上悬浮着一枚小小的印玺。
印玺柄首呈豹首,散发着淡淡的蓝色光华,悬浮在那里,神秘而威严。
许退并没有莽撞的进入,站在门口打量的时候,暴璋就赶了过来。
“前辈,这个?”
暴璋此时此刻,还是很有价值的,许退依旧保持着之前的态度,“我对现在的天庭,有些不懂。”
说话间,许退的目光就看向了暴璋手中的一块玉简。
暴璋也没有闲着。
就这会的功夫,已经神录了一块玉简,应该是许退之前需要的信息。
“这里面,是我知道的一些有关天庭小宇宙的信息,但是我地位有限,知道的也有限。
更高层级的东西,我所知道的只是一些传闻,你参考着便是,希望能帮助你,带更多的兄弟离开。”暴璋眼眸中,满是希翼。
萬古
当年,死的人太多太多了,如果能活着出去,他自然希望带更多的兄弟离开。
是的。
兄弟!
当年黑阳大人说,凡入会者,皆兄弟!
许退接过玉简,精神力探入,瞬息间,就对里边的记录全部了然,很多情况,立时就有些明白了。
比如大西族,为什么只能获得南部天门大军两个统领级的职位。
因为上古之时的天庭小宇宙内有一条明文规定,凡各个秩序小宇宙高级官员,只能由人族担任。
军队中,更是将这条线,划的明明白白。
天庭守卫大军中,万人以上将官,必须由人族强者担任!
天庭守卫中,统领所统帅的守卫,堪堪近万。
也就是说,统领之上的大统领与南部天门大将军,必须由人族出任。
只是,这些真正的天庭守卫大军的高层,去了那里?
不止如此,天庭内部的各个高级要职,理论上也须由人族担任。
比如这箕水殿内的主官是箕水星君,就须由人族担任。
又如天庭五部正神中的各部天尊,包括天尊之下的各部正神,也须由人族出任。
当然,这相比于对军队的管理,少了一个必字。
须。
就说明也有例外。
例如这历任箕水星君中,就有人族,亦有他们这些亚族。
没错,在上古之时,姆亚人,被称为人族的亚族,不过地位上,却要比大西族略高。
至于大西族,在上古时代,那就是工具傀儡而已。
“前辈,我想知道,这个印玺,能不能拿到手?”许退看着箕水正殿中箕水星君的印玺,双眼有些发光。
有了这印玺,是不是就可以掌握到箕水殿的力量?
或者说是在天庭中有了一定的身份?
“这个我不知道。”
暴璋摇了摇头,“天庭内部,上下等级极严,无令,我是不敢踏入这箕水正殿。
若敢踏入正殿,马上就会禁制发动。”
许退回头打量向了暴璋,大有一种你踏进来试试,我看看啥禁制的意思。
“前辈,要不试试?说不定,这么多年了,禁制早没了?”许退看着畏惧的暴璋,给了一个想法。
雲惜顏 小說
许退纯粹是想拿暴璋开路。
天知道踏入这箕水正殿,会不会引发什么?
会不要引来雷罚或者什么禁制,一招灭了他?
让暴璋探探路,却非常不错。
不过,暴璋却是不知道许退的心思,还纯粹的认为是许退这个同族,真的是想这样尝试一下。
犹豫了几息,暴璋就道,“那我…..试试?”
“嗯,前辈小心点!”
下一秒,暴璋小心翼翼的接近箕水正殿的大门,其后缓缓的伸出了左手,探向了正殿大门的内部。
左手指尖刚刚跨越进正殿大门的刹那,无形的光幕出现。
獸耳的響想要變得坦率!
“大胆!”
一声炸雷般的怒吼声,伴随着黑沉沉的雷光,瞬地在门口炸开。
暴璋惨叫着踉跄后退。
章小倪 小說
待定身,许退就倒吸了一口冷气。
暴璋的左手,已经不见了。
直接被轰没了。
这大门口的禁制,这么猛?
要知道,暴璋可是六卫行星级强者啊。
“还在,这禁制不仅在,比以前更厉害了。”暴璋恐惧盯着箕水正殿的大门,神情惊恐。
“这么说,进不了,也无法拿到这印玺?”许退皱眉。
“这不一定。”暴璋忽地开口。
“为什么?”
“黑阳大人能让你们来,并交待给你们获取天庭印玺的任务,那必然有他的理由。
我们都是被天庭控制体内有禁制的人。
而你们不一样,你们干干净净的,说不定呢?
你试试。”这一次,轮到暴璋怂恿许退了。
许退考虑了一下,觉得暴璋说得在理。
不过那禁制,实在是太猛。
想了想,许退并没有像暴璋一样,伸进去一只手,而是收起其它指头,用一指食指缓缓点进了箕水正殿大门。
就算被禁制反击,轰掉的,也就是一根手指而已,无损战力,也可以接受。
指尖一点一点接近箕水正殿的大门,无形的光幕忽地浮现。
就在许退以为这根手指头要葬送的时候,忽然间,指间传来了Q弹Q弹的感觉。
轻轻一挺,竟然进去了!
指头竟然穿过了一层无形的禁制光幕。
没有攻击!
许退呆住,暴璋却是喃喃自语起来,“果然,果然一切都在黑阳大人的算计当中。
科多,快进去,看看能不能收了这印玺。”
虽然暴璋在催,但许退却不敢急。
而是一点点往里探着手臂,觉得差不多了,才探进去了半个身子。
半个身体探进去都没事,这才伸了脑袋。
異界之九陽真經
要不然,进去的身体多的时候来一记禁制雷光,脑袋轰没了,许退找谁哭去。
十秒后,许退轻轻松松踏进了箕水正殿当中。
精神力缓缓包裹上箕水星君印玺,里边有一种无法形容的宏大力量,感觉上,跟此前在谷神星得到的本源力量,有一点点相像,但却又不像。
精神力接触下,箕水星君的印玺,并不排斥许退的力量,但也不接受。
许退的精神力,似乎无法进入。
“不排斥,也无法进入?”许退看向了暴璋。
“能不排斥,已经是邀天之幸了。”暴璋一脸欣喜,“科多,上古之时,要想掌握这箕水星君印玺,须得玉皇或者大帝下旨意册封。
有了他们的册封,新任星君才能正式上位,就任箕水星君。
这不排斥,想来就是黑阳大人的谋算了。
不排斥就是好事。
不排斥,就能拿着。
能拿着这印玺,虽然无法成为箕水星君,获得其权柄,便却可以执掌印玺。
而执掌印玺,从某种程度上讲,也如星君亲临,若用的好,也是妙用无穷。”
暴璋的话,许退有些明白了。
不是箕水星君,但若能拿着这箕水星君的印玺,也相当于某种权力了。
有那么几分领导与司机的意思。
下一刹那,许退精神力一动,包裹住箕水星君印玺,精神力包裹住的刹那,箕水星君印玺滴溜溜一转,毫光尽收,就落到了许退的手中。
落在手掌上并用精神力包裹的刹那,许退突然心有所悟。
这箕水星君印玺的第二种掌控之法,许退已经知道了。
就是这种包裹下水滴石穿之法。
托在手上,再用精神力包裹着,许退感觉他的精神力,竟然开始丝丝缕缕的融入箕水星君印玺当中。
一瞬间,许退与箕水星君印玺之间,就建立了一点点极小极小的联系。
许退感觉,只要持续下去,他终有一日,应该可以彻底掌控这箕水星君印玺。
但就目前的速度而言,非常慢,慢到可怕!
这种慢慢浸润下的炼化进程,可能是以年为单位的,可能需要五到十年甚至更多,才能炼化掌控这箕水星君印玺!
许退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是天庭小宇宙自我封闭的原因?
还是暴璋口中所谓的黑阳大人的谋划安排。
一切,都透着诡异。
下一刹那,许退尝试着主动用精神力侵入,看看能不能加快这个炼化的过程。
许退心念沉入精神体小人,将强悍的精神力催动到极致,包裹挤压过去,三秒后,结果就明朗了。
有一点点用。
但加速也极其有限。
但是,加强炼化的过程上,许退忽然间就发现,精神体屁股下的赤色玉简,在炼化时,忽然间就有点动静了。
心念一动,就催动着赤色玉简投射出一道赤光,用精神力包裹着,涌向了箕水星君印玺!
瞬息间,箕水星君印玺毫光大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