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我当然是认真的……”柯南回答完,才觉得有点不对劲,半月眼问道,“你是在威胁我吗?”
池非迟问他‘是不是认真的’,应该是指‘骂七月’这件事,就是想告诉他——‘考虑好后果,现在骂了,一会儿还逼着我承认我是七月的话,那我就要回敬你刚才骂我的事了,如果别逼我承认,那我可以假装你骂的是别人,就此作罢’。
呵呵……既然他敢当着池非迟的面揭穿,他就做好了池非迟恼羞成怒的准备,还怕池非迟因为他骂一句而捶他吗?
反正池非迟又不可能弄死他。
“你想多了。”
池非迟否认了自己的威胁。
看来名侦探是豁出去了,既然名侦探早就有被他捶的心理准备,再捶柯南也没意思了。
要柯南‘不要不要’的时候,捶起来才有意思嘛。
误惹霸道总裁 蔷薇盘丝
柯南半信半疑地看了看池非迟,决定暂时相信,继续道,“虽然我不知道七月是怎么让那些人迷迷糊糊就被抓住的,但仔细想想,他想要做手脚也有很多机会,比如说,在神海岛上那一次,在那之前,让我们把那两个有国际通缉在身的宝藏猎人,绑在他计算好的地方,把匕首交给我们中的某个人防身,而他则负责动手制造爆炸、炸开洞穴让大家脱困,而爆炸的范围和船体受冲击的部位是他事先计算好的,探查那个停了船只的洞穴的时间,应该就是在之前独自潜水的时候吧,然后在爆炸发生后,绑住那两个赏金猎人的柱子如他所料而倒塌,船体内又有水灌进来,为了防止那两个家伙因为手脚被捆住而溺死,拿着匕首的人就割开绳子,亲手把那两个家伙给放了,并且送进七月的陷阱中……”
“至于榔头男小姐被抓,事后有媒体报道了她被抓的一些情况,她说自己到了公园公厕后,就看到洗手台上有一个手机,而她就是因为那个手机上的指引,才进入了陷阱,这么看来,七月应该早就注意到了她是榔头男,并且一直盯着她,尾随她到了那里,才用一种戏谑的方式让她自己钻进陷阱里,这个猜测得到警方的认可,我也不例外,”柯南看着池非迟,继续道,“不过,还有一些解释不清的漏洞,比如,七月是什么时候开始跟着榔头男的?如果他没有一直跟着榔头男小姐,那他就不会知道对方离开了家、去了公园公厕,但如果他一直跟着榔头男小姐,佐藤警官他们和我们之前有监视过公寓和屋子一段时间,要是有可疑的人盯着公寓,除非他是幽灵,否则我们一定会留意到的。”
小美在柯南身后现身,长发披散的头歪着,看柯南的右耳侧方,朝池非迟投去询问的眼神。
说幽灵做什么?找幽灵有事吗?
柯南感觉右耳边凉凉的,疑惑转头看了看。
奇怪,这边靠近室内,冷风怎么吹不到这边来,他为什么感觉右边耳朵的空气突然比被风吹着的左边耳朵冷?
在柯南转头的一瞬间,小美又隐匿了身形,所以名侦探转头只看到了从客厅玻璃门穿过来的灯光。
池非迟趁柯南转头的空档,对小美隐匿的地方,用口型说了‘没事,你别捣乱’,在柯南转回头来时,看着柯南问道,“怎么了?”
“没、没什么,”柯南琢磨了一下,可能是因为自己还是比较担心池非迟恼羞成怒,所以才觉得背后发凉,稳了稳心神,看着池非迟继续道,“还有,七月没有现身,而是用引导榔头男小姐自己打开有催眠瓦斯的箱子,用意也值得琢磨,那家伙的身手很好,打晕或者用手帕迷晕那位榔头男小姐很容易,那也是他第一次委托真正的猎豹宅急便配送员去送东西,而不是亲自送,这么做,或许是恶趣味,但也有一个可能,那就是七月当时根本不在公园那里,没办法下手!无论是封箱子、取走箱子里的催眠瓦斯瓶子,还是贴上打印纸、联系宅急便配送员,应该是他找的帮手做的,至于他……”
说着,柯南笑了笑,目光笃定地盯着池非迟道,“当时我们身边还有一个人,跟在警察身边一起监视着榔头男的公寓,一开始,他或许也没想过抓住榔头男,不过他看到警方毫无防备地放榔头男离开,或许是担心直说会暴露自己之前的调查行踪,或许是觉得可以趁机用七月的身份抓住榔头男,但不管怎么样,他早就知道那位小姐是榔头男的话,以他的推理能力,应该很容易猜到,榔头男小姐会觉得身上配送员的工作服太显眼,要想找个地方更换衣服,最合适的地点,就是在那附近的、前一天晚上才发生过榔头男袭击一名女性事件的米花公园的公厕,然后,他就借着去便利店的时机,联系帮手去厕所放置手机、布置陷阱,如果榔头男真如他所料中了陷阱,那自然最好,而如果榔头男没有中计,他也可以在警察身边,引导警察去调查,而最后,他的策划一如既往地大获成功,他就站在我们和警察身边,看着那个象征着胜利的宅急便被送到。”
“不错的推理。”池非迟语气过于平静的夸赞,让人听起来总觉得敷衍。
柯南知道池非迟就这样,也没有放在心上,半月眼道,“其实今天之前,我也没有想过这些可能,不过今天晚上,次郎吉先生假装被基德顶替,让我想通了他和基德曾经用过的一个手法,他假装被基德顶替,实际上已经和我们一起在船上,为此,他甚至假装自己不了解中华文化,还把随身带着的宠物留在了大阪,而基德呢,则是顶替了原本在海边度假、临时被调回的白鸟警官,他们在船上碰面后,互相交换,由基德来假扮他,而他去假扮白鸟警官,就像今晚的次郎吉先生一样,让我去发现他之前故意露出的破绽,利用我去揭露基德伪装成他的事,实际上在我揭露的时候,他和基德已经完成了交换,我揭露的确实是基德,而之后,他再以七月的身份表露出自己顶替了白鸟警官的事……”
模型姐妹
“就因为从时间上来说,他不可能从大阪赶到白鸟警官度假的地方,让我下意识地认为那相当于他不可能顶替白鸟警官,而在今晚之前,我对自己当时的判断确信无疑,所以一直没有发现这个手法,这个像是可以让人快速穿梭时空、又像是凭空多出一个人来的手法,”柯南说着,心里也感慨这个手法的精妙,看着池非迟的眼里也带上异彩,“就像侦探女律师第三部预告片里,汤川说的,一个人出现在两个不同的地方、近乎分身术一样的手法!”
池非迟默默看着柯南推理。
名侦探推理得好起劲,害得他都有点兴奋了。
“他的计划确实很精妙,把其他人的反应都准确无误地计算在内,”柯南心里颇为不爽地看着池非迟,往后靠在椅背上,仰头注视着池非迟,语气悠然却也透着认真,“不过,不怀疑的时候还好,只要确信自己的怀疑,就像在佐证自己的怀疑一样,很多异常都会浮出水面,在神海岛上,曾经做了多年宝藏猎人、又能全身而退的美马和男先生,应该敏锐地察觉到了他身上有赏金猎人的气息,所以才会对他态度奇怪,之后接触下来,美马先觉得他人很不错,坚持把一份对于普通人来说有些危险的寻宝线索送给他,美马先生是觉得对于他来说,找到宝藏不成问题,所以这才是一份有价值的礼物……”
池非迟:“……”
和上司的美好關系
名侦探这话说得很对,不怀疑的时候还好,只要确信自己的怀疑,就像在佐证自己的怀疑一样,很多异常都会浮出水面。
所以他才喜欢从一开始就避免自己被怀疑嘛。
事实上也很有用,如果一开始没有跟快斗玩一出‘互换易容、真真假假’的伎俩,柯南应该早就盯着他怀疑了。
嗯,请名侦探继续。
“在基德以‘空中漫步’的方式偷走紫红指甲凉鞋那一次,作为魔术师弟子、又有着出色推理能力的他,应该很容易就看出了基德的手法,然后提前去了楼顶埋伏,以七月的身份出现,而那一次,他也正好没有在我身边……你就是七月,对吧?池哥哥,”柯南笑着道,“你否认也没关系,因为我确实没有证据,可是那晚你在大楼上埋伏的时候,本来应该和七槻小姐、灰原在一起,你有可能是有什么理由糊弄了她们,但也有可能,她们中的某一个人已经知道了你是七月这件事,并且帮你打掩护,要是对她们释放七月被抓住或者遇险的假消息,再让她们相信……你不会觉得她们有你这么强的定力吧?”
池非迟神色如初地问道,“那么,你今晚说这些,想要一个什么样的结果?”
柯南一愣。
他不甘心,是因为池非迟这家伙不止一次地利用他,而他还觉得自己看破了真相,傻乎乎地被利用。
特别是七月抓史考兵那一次,他那么笃定地说‘池非迟被基德假冒了’,事后很长一段时间还没有怀疑自己的推理存在问题,想想就很难受、很挫败、很委屈。
还越想越气!
所以他才想对着池非迟,揭穿池非迟这些计划,证明一下自己,顺便也是想告诉池非迟——他都看穿了,以后别把他当傻子利用,很伤他自尊的。
但要说他想要一个结果,他之前还真没考虑好。
渡靈師 公子青牙牙
非得要让池非迟承认吗?其实池非迟不承认也没关系,可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