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界天下
小說推薦道界天下道界天下
所有人都认为,魇兽和萧存己这两位伪尊强者,必然是在黑暗的遮掩之下,战的是昏天黑地,不分上下,甚至是两败俱伤。
真庸 小說
但实际上,只有魇兽自己知道,这个萧存己自从被自己困在了这黑暗之中后,就始终盘膝坐在了这里。
更诡异的是,对方的身上似乎带着什么法宝,无论自己如何施展攻击,根本都碰触不到对方的身体。
所有的攻击,在靠近对方身体的时候,就会自动消失。
后来,魇兽干脆也放弃了攻击,就是以黑暗笼罩住对方,想着自己去外面帮助梦域的修士。
可只要魇兽一准备离开,对方竟然就能知道,开始反过来对魇兽发动攻击。
而对方的实力也是的确强横,逼着魇兽又不得不出手抗衡。
翻来覆去的经历了几次这种所谓的战斗之后,魇兽终于意识到了对方的目的,似乎仅仅就是要缠住自己,不让自己去和其他人动手。
对此,魇兽倒也不算太过意外。
自己就是梦域,是整个梦域最强大的存在。
如果没有强者来缠住自己,凭借自己的实力,不说能够解决所有真域修士,但换成寿老,或者文青子来和自己交手的话,自己都可以将他们轻易击败。
只要击败他们两人中的一个,从而让南离子或者古不老中能够腾出一人来,让他们去对付真域的真阶大帝,那梦域的压力就会大大减轻。
因此,真域让这个古怪的萧存己来缠住自己,也算是做对了。
既然杀不死对方,对方又不让自己离开,魇兽干脆就一边和对方继续这么耗下去,一边则是趁机感悟姜云送给他的那道古老的梦之规则。
如果能够将这道规则领悟,那魇兽的实力也能大幅度提升,到时候就可以反过来击败萧存己了。
而现在,看到九族强者出现,虽然战局渐渐被扭转,但是梦域大量生灵却被逼着开始自爆,让魇兽又有些坐不住了。
听到魇兽的话,萧存己的脸上露出了笑容道:“我们两个已经是双方阵营的最强者了。”
“你还看不来吗,只要能够拖住你,我就算是完成了任务。”
魇兽冷笑着道:“你恐怕还不知道,你们真域现在已经处于下风了。”
“就算你再继续拖住我,等到你真域修士全部死光,只剩你一个的时候,你一样要死!”
萧存己笑着看向魇兽的眼睛道:“我都说了,你我是双方阵营的最强者。”
“只要我们还活着,那不管是你梦域那些虚幻的生灵,还是真域那些修士,都是一群废物而已,死也就死了,有什么好在意的!”
萧存己的这番话,让魇兽闭上了嘴巴,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因为,他很清楚,这萧存己的确是真的不在意他那些同伴的死活。
而外界的战斗,已经达到了高潮。
所有人,不管实力强弱,都是心知肚明。
如今哪一方的真阶和伪尊之间的交手能够尽快分出胜负,哪一方就将会获得最终的胜利。
因此,这些强者,全都是不再有任何的保留,释放出了自己最强大的攻击。
三头六臂的魔主,虽然是纯粹的体修,但六个拳头挥舞之间,每一个拳头之上,都包裹着一团光芒。
隐约可见,光芒之内,赫然有着无数人影晃动,似乎是蕴含着一方世界,打的他的两个对手是连连后退。
暗魔師 小說
姜万里的眉心之上,九彩印记疯狂旋转,让对手根本不敢直视他,只是一味的侧着头,寻找机会出手抗衡。
古不老身周笼罩着一片大道愤怒,身后更是有着两个虚幻的巨大身影,那是古修和古灵,随着他一起,不断的攻击着文青子。
真域那边,强者们也同样是在拼着命。
闻柳先生,原本是和蓝夫人,木扬青联手战赤月子。
如今蓝夫人和木扬青,一伤一走,只剩下他独战赤月子。
赤月子是古之大帝,闻柳先生只是真阶大帝。
但此时此刻,闻柳先生和赤月子的身周,多出了无数支笔,深深的刺入了虚无之中,并且在笔头之处,各自绽放出了花朵,赫然是形成了一座阵法,让赤月子暂时无法脱身。
还有石中剑,这位妖元宗的长老,已经化身为本体,一柄石剑,连连劈向自己的对手肖三秦。
每一剑的落下,都蕴含着两种规则之力,让肖三秦这位劫空族的族长,竟然只能闪避,不敢硬接。
姜云这里,因为姜氏阁老的死,让他心中悲痛,再加上之前吞服了不少的丹药,又休息了一段期间,体内多出了不少的力量,正一拳拳的砸的赫连越这位域子是叫苦不迭。
赫连越的真正实力,本来就没有姜云强。
此刻的姜云又是状如疯狂,完全抱着是同归于尽的打法。
赫连越可不想和姜云两败俱伤,所以明明力量比姜云充足,但仍然是落在了下风。
所有人中,最轻松的,就是未央女了。
虽然她是为了南离子而来,也重创了木扬青,帮助了东方博,但她和梦域并没有丝毫的关系。
对于梦域生灵保卫家园,不惜自爆的举动,她最多就是有些惋惜和钦佩,绝对不会因为同情而出手相助。
更何况,她是天尊麾下的第一大将,所以也不可能和妖元子那样,可以毫无顾忌的背叛地尊,对地尊的人动手。
如果未央女也现身,直接加入战团,那就等于是代表着天尊对地尊的出手。
因此,她就是一个局外人,目光也就是在南离子,妖元子和姜云三人的身上不断掠过。
甚至连自己的弟子魂姬,她都懒得理会。
这三人之中,不管哪一个遇到危险,她都会毫不犹豫的出手相救。
就在这时,正和妖元子交手的岳渊和暗星,面色突然齐齐变得极为的难看,不约而同的停下了攻击,彼此对视了一眼。
因为,他们同时听到了东方博的传音!
东方博让他们继续帮助梦域,不然的话,立刻就以四境藏之力,杀了他们。
两人根本都不知道东方博到底身在何处,但是的确能够感受到四境藏的力量。
因此,他们当然不敢违抗东方博的命令。
岳渊更是对着一头雾水的妖元子拱了拱手,满脸堆笑的道:“兄弟,误会,都是,我们其实还是支持梦域的。”
说完之后,两人只能如同魂姬一样,再次倒戈,杀向了真域的修士!
而且,他们没有去杀真域的真阶,而是将目标对准了极阶大帝!
谁也没有想到,正因为这两名墙头草大帝的再次倒戈,终于让胜利的天平,开始倒向了梦域!
真阶杀极阶,根本是毫无难度,而像暗星,本就是擅长刺杀。
因此,在两人的出手之下,真域的极阶大帝几乎都是一招就被杀,开始纷纷倒下。
而没有了对手的妖元子,本来是准备帮助南离子的,但南离子却拒绝了他的帮助,让他赶紧去帮其他人。
妖元子也清楚,现在梦域最大的危险,不是真域的伪尊和真阶大帝,而是极阶大帝。
因此,妖元子身形晃动,冲向了真域的极阶大帝。
而就在这时,被困在黑暗之中的萧存己忽然悠悠的叹了口气,对着面前的黑暗开口道:“虽然我早知道他们都是废物,但还真没想到,他们竟然会这么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