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門
小說推薦星門星门
(12点后,月票双倍,来点月票吧)
西北交界之地。
喊杀声冲天。
百万大离军,再次出征,只是这一次换了对手,对面,神国的信徒们也是疯狂无比,在几位神灵的号召下,不断冲杀。
然而,这些信徒,终究不是神国精锐。
真正的精锐,都死了。
女王手持权杖,脸色有些难看。
下一刻,权杖挥舞。。
两位神灵瞬间浮现,一位是厄运之神,一位是灾难之神。
一瞬间,忽然惨叫声响彻天地。
灾难降临!
大地忽然裂开,葬送了成千上万的大离军,厄运随之降临,无数大离军人,忽然摔倒、撞到了同伴,错认了敌人,杀错了对手……
就在此刻,一道剑芒闪烁天地。
轰!
一剑贯穿虚空而来。
下一刻,一尊金色大树,携带一些混沌气息,席卷天地,无数枝条贯穿四方,杀戮大量的信徒。
女王脸色难看:“果然!”
就知道,大离不会无缘无故征伐西方。
李道宗和红杉木一来,她就知道,必然是李皓暗中操控,该死的混蛋。
“先知!”
身旁,白发苍苍的老人,闭目片刻,面色稍显凝重:“小心一些,陛下,还有强者!”
女王点头。
若是李皓暗中操控,必然不会只有如此。
她也很沉重。
“李皓要做什么?”
征伐西方,有用吗?
那家伙现在的敌人一堆,攻伐神国有什么意义?
双方大军征战,大离损失也不小。
西方信徒众多,虽然不敌大离,可大离都是精锐大军,一旦损失惨重……也没什么好下场。
此刻,先知神看了一会对面,心中轻叹。
李皓……帝王之相啊!
驱狼吞虎!
大离王这样的霸主,也不得不被李皓牵着走,大离和神国厮杀,哪怕全部死光了,那位大概都不会在意,刚刚两位圣道神灵出战,片刻间击杀数万将士。
可红杉和九师长,却是没有第一时间出手。
可见,这两位,也没把大离军生死当回事。
……
此刻,姜离有些面色难看,传音道:“大王,对方信徒,悍不畏死!有些只是普通信徒,击杀无用,倒是我大离军,损失惨重!哪怕杀西方千万人,也换不来我大离百万精锐!”
从战损来看,第一战,起码杀了西方接近10万人,而大离军损失不过万余人,十倍!
可是……有用吗?
这样的信徒,神国太多了。
風水 小說
而大离的精锐大军,换这些人的性命……怎么看怎么不值得!
大离王面无表情。
他愿意吗?
不愿意。
可是……这是最好的结果了,若是他拒绝,李皓也许不会马上发动,可用不了多久,大离还存在不存在,都是个问题了。
投降吗?
国内信奉初武之神的,恐怕都不愿意投降。
此刻,大离王平静无比:“简单,让神灵对付神灵!初武之神,新武时代的神灵,难道还不敌小世界的神灵?”
这些神灵,也算是初武神灵。
当然,一个是银月的神灵,一个是无数岁月前,新武时代的神灵。
姜离听到这话,面色微变。
这是对神灵不敬!
当然,他知道,何止大离王,这年头,不敬畏神灵的多了,若是李皓那厮在这,也许说的更难听。
姜离沉声道:“大王,那位还没完全复苏……”
大离王点头:“再没完全复苏,对付一位圣人没问题吧?完全复苏了,反而不好,说不定无法出现在天地之间,对吗?”
也是这个道理。
姜离无言以对。
大离王又道:“我大离,信奉对方那么多年,现在需要帮助,难道……还不愿出手吗?”
“这……”
姜离无言。
而大离王,声如洪钟,震荡天地,暴喝声响彻四方:“战!继续前进,冲杀,灭国!我大离之神,即将参战,定将横扫这些虚假神灵!伪神必死!吾神无敌天地!”
“杀!”
大离军瞬间爆发,兴奋无比。
大离之神要出现了!
无数岁月来,大离一直信奉一位初武之神,神殿势力,一直要强于王权,哪怕到了今日,神殿势力依旧强大,看姜离便知。
哪怕大离王文韬武略,照样也难压制神殿势力。
此刻,大离王说出初武之神将要参战,屠戮伪神……众人都兴奋无比,瞬间士气大涨。
而大离王,也一脸平静。
我也想看看,我们信奉的神,到底是谁,到底什么实力,到底多强大……
若是此战对方不出现……本王都这么公之于众了,你若不出现,接下来,你还想让大离人信奉你吗?
无论对方是出现还是不出现……对他而言,都是好事。
此次,对方不出,神道势力,会被彻底拔除!
姜离这些祭祀,乖乖加入朝堂。
若是出现……也刚好看看,和那些伪神,到底谁强谁弱?
大离王,也是在逼宫。
李皓只支援了两位圣人,他也没办法,神国圣人多,初武之神不出现,他和姜离,此刻也就能拦下一位圣人。
……
这一刻,对面,女王几位都是脸色微变。
初武之神!
所谓初武之神,那是说,第一代初武者。
初武者的后代不算,只有第一代初武者,走出了自己的大道,才算是初武之神,大离一直对外宣称,信奉阳神……没几个人会相信。
真正了解新武的人都知道,阳神,不弱于人王和苍帝。
新武时代,三大至强者,便是阳神、人王、苍帝。
在这三大至强者之下,张至尊、镇天王、地皇这几位独领风骚。
而在他们之下,还有大量帝尊,有古老的九皇强者,有古老的铸造帝尊,有后来崛起的血帝尊、铁头帝尊这群人。
而在这之下,还有很多帝尊,要更差一些,比如冥王、战王这群人。
再之后……才是那水力、力无奇这些帝尊。
可想而知,哪怕帝尊,也分了很多层次,而初武之神……其实大家不相信,这里有真正的初武之神,当年被人王杀了一大批,剩下的初武之神没几个。
而且,剩下的这些人,实力极其强悍。
最弱,现在恐怕也是个半帝。
怎么可能还留在这边?
而且,活下来的初武之神,都是有名有姓的,谁会冒充阳神,干这种没品的事?
女王他们不相信。
可就算不是……应该也是初武者的一员,也许是二代三代或者更多代的后代,应该不会太弱。
……
这一刻,女王他们忌惮无比。
与此同时。
大荒。
天幕浮现。
李皓也在观战。
对双方的顶级强者,他都很清楚,很熟悉,所以其实好奇心不大,可是……初武之神,他很好奇。
敢盗用阳神之名,这位也不是一般人了。
胆子不是一般的大!
还有,对方一直低调无比,几乎从不现身,图什么?
就图在这睡的舒服?
还是图大离那边环境美好?
还有,所有神灵,其实都谋求一个信仰之力,可大离有些奇怪……大离人其实信仰这位,可是……因为对方假借阳神之名,大家信仰的其实是阳神。
所以,信仰之力,好像没有被那位吸收掉,而是消失了。
这就很耐人寻味了!
信仰之力……难不成被阳神吸收走了?
人家跨越了宇宙星空,把你给抽走了?
李皓对这位,是真的有些好奇,还有,神灵复苏,是通过信仰之力,可这边的初武之神,大概率一直都活着,初武者,或者肉身,或者气血,或者精神强大。
总之,必有一种体系强大无比。
对方却是一直在汲取能量,有些刚复苏的样子……这么凄惨,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又不暴露自己真实身份,去汲取信仰之力,大离人,其实信仰了个寂寞。
李皓目不转睛地看着。
他也想看看,会发生什么,对方会不会出现?
对方都不汲取信仰之力,也许不在乎大离信仰不信仰他,行动很是诡异,李皓原本也没太过在意,等从西方回归,对比了一下大离,瞬间对这位来了兴趣。
还有不汲取信仰之力的神灵?
那你弄个神殿,就为了睡觉吗?
对这位初武之神,李皓自然是兴趣很大,不知道会不会是什么变数。
此刻,身边,还有人。
黑豹正在勾搭白马,珺公主也在好奇地看着战场,甚至有些蠢蠢欲动,她其实很渴望这样的战场,可惜,大荒好像机会不多了。
李皓指尖把玩着几枚神文,忽然道:“镇海使还在吗?”
虚空中,力覆海浮现。
李皓倒是明知故问了。
他能不知道自己还在?
“侯爷有事?”
“没什么,就是有些好奇,当初八大主城林立,怎么会让大离生存下去?剑尊知道吗?”
“知道。”
“没有管?”
“没有。”
“有提及过大离这位初武之神吗?”
“未曾。”
李皓疑惑:“对方一直都在银月?”
“一直都在!”
力覆海想了想又道:“很早很早之前,对方便在此地!只是……一直不曾现身!我们也没管,剑尊也不管那边,我们当时都想着,可能是为了给初武找个出路。”
“初武神灵被杀了许多,后来人王复苏天地……也没复苏几位初武强者,若非看在阳神的面子上,复苏了几位……初武只会更惨!也正因为阳神的面子……大家也不会轻易招惹初武。”
阳神的面子,很大。
大到,剑尊也要给三分。
那是一个潇洒无比的家伙,一人独自游走混沌宇宙,李皓曾在“战天”二字中听人王提过一次,阳神居然受伤了,好像被红月世界的世界之主击伤了。
可是……面对一位世界之主,一位敢入侵新武的世界之主,对方也只是受伤,可想而知,到底多强。
要知道,一个世界,帝尊是少不了的,一堆。
这样的情况下,人家还能逃回来,还能报信……强大之处,不用多说。
李皓点头:“那时候……神殿就有了?”
“有。”
“那时候也是用的阳神的名号?”
力覆海有些异样,半晌才道:“不是,那时候用的是……霸天帝!”
“……”
李皓愣了一下。
“就是那位铁头帝尊的前世身?”
“对。”
“这么大胆子?”
“因为血帝尊这几位,都不承认自己是转世身,活出了第二世,所以……除非你故意羞辱那几位,否则,你用就用,也没人会说什么,包括战天城,也是战天帝的名号,可血帝尊亲自赐予了战天城,也没人会说什么。”
“难怪霸天帝的拳套在那边……”
李皓疑惑道:“不会真的是霸天帝吧?”
“不会。”
力覆海摇头:“那不可能!霸天帝死了,真的死了,他们几位不死,哪有后来的那几位?何况……若是真的霸天帝……那战力之强,什么红月帝尊,一拳说不定就被打死了!哪还有什么沉眠之说。”
好吧。
不过,在新武还没隔绝的时代,敢这么叫,自称霸天帝神殿……真他么不是一般人。
这下子,李皓更有兴趣了。
正想着,虚空中的天幕上,浮现出一道虚幻人影,看不清样貌,好像屏蔽了自身样貌一般,声音也很平静,甚至分不出男女,有些中性化。
“既然想看看初武之神的实力……那便让你们见识一番便是!”
好像是对大离王说,也好像是对李皓说。
这一刻,力覆海瞪大了眼睛看,好像在辨认对方身份,又好像认出了对方……可是,李皓也无法猜度它有没有认出,这家伙并未说什么。
李皓也目不转睛地看着。
……
战场之上。
先知神脸色微变,一瞬间和命运之神同时浮现,好像预知到了对方的出手轨迹,先知神瞬间出现在一个区域,而另外一边,命运女神呢喃一声:“命运……无常!”
轰!
天旋地转,这一刻,整个战场上的人,都觉得自己的命运被改变了,无法逆转,好像下一刻都会死亡,死在几位强者的交手余波下。
惶恐,不安,惧怕……
人心瞬间散乱起来,他们看到了自己的死亡,看到了命运……
就在他们惶恐不安的瞬间。
那虚幻人影,什么也不说,一拳打出!
苍穹裂开了!
世界裂开了!
命运破碎了,什么命运,什么预知,好像都没什么作用,先知神提前看到了对方的拳头,却是避无可避,一声厉吼,也是一掌拍出!
轰!
手掌直接炸裂开,命运之神更是一口接连一口的金色血液喷涌而出,一个巨大的磨盘,呈现在初武之神的头顶上,好像要逆转他的命运。
此刻,这初武之神轻笑一声,带着一些玩味:“强者可以改变弱者的命运,而弱者……改变不了强者的命运!强行改变,便是自取灭亡!”
轰!
命运之神的身躯,忽然炸裂开。
先知神脸色剧变,这时候,女王瞬间杀来,权杖直接击破天地,也是面色凝重无比。
好强的一人!
都是圣人阶段,可对方的实力,好像超过了所有圣人。
那初武之神,好像并不在意,又是一拳打出!
金黄色的拳头,一瞬间,砸破了天地。
强悍的气血之力,好像在说明,这是一尊肉身气血修炼到极致的存在,宛如真正的霸天帝一般,轰!
权杖直接被打的四分五裂!
“信仰之神……也算是神灵,不过,只是最弱的神灵一种!初武之神,并非靠信仰成神,而是靠自己,你们是老天赏口饭吃,而初武神灵,是和老天抢一口饭吃,明白了吗?”
这话,一语道破天机!
几位神灵,都是脸色一变。
赏口饭吃,抢口饭吃!
这也许是两者最大的不同之处!
银月神灵,是生来强大,而初武之神,是生来不强,在挣扎中,一步步崛起,自谋生路,自求大道,自成神灵!
轰!
随着这人的话语落下,拳头覆盖了整个战场,一瞬间,震的几位神灵纷纷倒退。
那边,九师长和红杉木都有些震撼,纷纷退避。
这一刻,厄运和灾难之神,也是瞬间浮现,帮助女王抵挡。
轰!
一拳接连一拳。
这初武之神,强大的可怕,声音也继续震荡天地:“初武修自身,不修大道,此为初武!初武修道,那是本源!所以本源大道也好,新道也罢,都和初武无关!”
话里话外,好像并非说给其他人听,而是说给李皓听。
我,不是你的敌人。
你无需试探我,无需针对我。
“这天地,剑尊曾有希望,溯源而回,走本源而入初武,逆天转命,万道融于身,所以,剑尊能容初武……”
……
大荒。
李皓脸色凝重。
目不转睛。
此刻,有些后悔,也许,我该亲自去看看。
在现场看看!
这天地,只能容纳圣人初阶。
可此人……居然一拳一个圣人……太强了!
他小看这位初武之神了!
身旁,力覆海也是牛眼震动,“霸拳!不可能……不可能是霸天帝……此人难道是霸天帝的传承者……可是……霸天帝无后人,无徒弟……难道……是铁头帝尊的传承者?可为何又说是初武?”
铁头帝尊,那就不是初武了,是新武!
什么情况?
这一刻,它也迷茫了,这是哪位初武强者?
只是复苏了圣人之力,居然轻松击溃了几位圣道神灵,这家伙太强了。
“这是极道!极致一道,极道强者!此人……战力极强!肉身甚至要超过我,可怕的家伙!”
李皓也是一脸凝重。
初武之神,这么强悍的吗?
……
这一刻,飓风城。
郑宇好像也看到了这一幕,自从圣人可以走出来,李皓对他们的封锁就没那么厉害了,虽然通讯还是不能用,可对圣道强者而言,手段还是很多的。
此刻,他也看到了这一幕,脸色微变。
此人是谁?
对这位初武之神,他知道对方存在,可对方的存在……太过存在感缺失了,一直远离中央大陆,就在北方尽头,搭个小庙,好像从十万年前……不,从更多年前,从所有人来到银月,这位就在沉眠睡觉。
仿佛天塌地陷,都和他无关!
此刻,对方出手了!
只是圣道之力,可是,却是同阶强悍无比,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此人是谁?”
他看向身后的那些强者,沉声道:“有人认出来了吗?”
此地,强者很多。
甚至包括周家、刘家的强者,这时候,却是都摇头,有人凝重道:“可能是京武那位帝尊的传人……可是,对不上!若是那位的传人,没必要用初武之名!此人肉身强悍,气血无双……可能真是初武时代的强者。”
郑宇心中暗骂一声!
怎么会出幺蛾子?
这位,低调的让人发指!
这时候,忽然跳了出来,他敢说,自己分身走出……撑死了也就这个地步,他可是半帝!
此人,看情况,最少也是一位天王。
此刻,甚至不知是分身还是本尊。
可恶!
他愈发有些烦躁,最近,好像越来越觉得,不受控制了,只是一个小世界,剑尊走了,八大家的强者,几乎都走了。
可就这样的小世界,却是有些失控的感觉。
为何?
原本觉得,这次复苏,自己掌控小世界,最大的敌人,就是红月帝尊,可强者一个个冒出来,让他有些难受了。
……
他难受,女王更是难受到了极致。
不断倒退,不断倒飞。
郁闷的想要吐血!
为何会这样?
自从败给了李皓,好像遇到一个人,就能打败她。
郑宇,李皓,映红月,初武之神……一个接连一个的冒出来,这一次,复活了四大圣道神灵,加上她自己,五位强者,居然都被击溃了。
而那位,好像也没心思继续打下去,声音平静:“后退,撤军,否则……必死!大离需要一半神国领土……”
“你在做梦!”
轰!
拳头再次降临,天崩地裂,几位神灵不断溃败,先知神陡然脸色一变,急忙吼道:“撤!”
话落,几位神灵迅速倒退。
对方一拳砸碎了天空,无数空间裂缝浮现,任由几人退走,并未追赶。
下方,大离军兴奋无比,而大离王,也是脸色微变,好强!
“冲!”
大离王也不多说,暴喝一声,一马当先,率领大军迅速冲锋,斩杀无数信徒,侵占神国领域!
而此刻,随着大离军获胜,侵占领土,天地之间,一股淡淡的天意覆盖而来,好像愈加浓郁了。
而虚影抬头看了看天意,又看了看大离王……最后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九师长和红杉木还想上前试探一下,打个招呼,结果对方就这么走了。
好像这一切,只是为了证明,大离之神还在,很强,不要招惹。
……
大荒。
李皓眼神闪烁了一下,有意思。
很强!
“镇海使……你觉得此人实力如何?”
“很强!只是现在天地限制,看不出来具体的,但是……此人一定不比我弱。”
李皓微微点头。
是个难缠的对手。
大离,真有意思。
“大离,离,八卦之火……初武有火神吗?”
“有,只是早就死了!”
力覆海沉声道:“死的很早很早,侯爷怀疑对方是火神?应该不可能……”
“大离这名号,是自古以来便是如此吗?”
“这……好像是吧?”
力覆海不太确定道:“当时其实也没国家之分,都是新武下属领地,但是好像……好像叫离……应该是。”
李皓点头:“离,按理说属于八卦之南,可对方又处于银月之北……看来,是我想多了。”
不过,八卦方位,和现实未必一致,有时候会颠倒方位。
那处于北方……也能说得过去。
此人是谁?
为何一直籍籍无名?
为何要建立神殿?
为何不以真名号行事?
不是现在不以真名号,而是从一开始就不以真名号行事,一直有些鬼祟的感觉,或者说低调……反正,你们闹腾你们的,我就在大离待着。
無敵真寂寞 小說
古怪!
力覆海此刻也看不懂,看不透,许久才道:“不太清楚,侯爷倒也不用太过在意,正如刚刚对方所言,初武修自身,对方也许并无侵吞世界之心!剑尊当年没侵吞小世界,也许……也有这种心思,按照对方所言,剑尊溯本回源,也许也走自身万道之路……对吞噬银月没兴趣,此人如此了解,也算是非同寻常了!”
李皓摇头:“不管如何,还是要在乎的!”
不过,现在倒也不用太过深究。
知道对方的存在就行。
起码,知道有这个一个人了。
他很快道:“不管对方如何!只要不来找我麻烦,那就好说!更应该担心的,不是我,而是其他人!”
说到这,他看向珺公主:“离开的人,混沌气息都吸收了?”
珺公主点头:“已经吸收!”
李森森01 小說
李皓看了一眼白马,此刻,白马感受到目光,稍微有些躁动不安的样子,李皓看了一眼,没说什么,又看向黑豹:“黑豹,你准备好了吗?”
黑豹点了点头。
“让红杉回来,它不是修混沌之气吗?以它之根,稳固新天!也算是给它机会……”
力覆海忍不住道:“侯爷不选帝卫过来?”
这样的机会,也许给帝卫更合适。
“人尽其才,物尽其用!开个假天,也不是真天,又不是制造生灵,只是窃取银月一角,帝卫走生命一道,又不需要创造生命,它来,无用!”
李皓笑道:“若是有朝一日,我有能耐,在混沌中开新天,那时候……倒是可以找帝卫,创造生命,那才是真正的开天辟地!如今,不过是在银月之地上,偷取一小块地盘,说是开天,实际上……就是偷天换日,给自己贴点金罢了。”
力覆海都笑了。
这么说,也对。
不过,敢这么说的,也就李皓自己了。
哪怕是偷天换日,也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
“侯爷若是真能走出银月,开天辟地,我觉得……也不在话下。”
“那就期待那一天的到来吧!银月,我还没摸透呢。”
李皓笑了一声,很快,又道:“不管他们了,我要开始布置了!还有……此次也许会有一些异变,不怕其他人,就怕……有人不乐意,这银月的天地,被我窃取了一块!”
力覆海沉声道:“吾等会为侯爷护法!”
“不……不用。”
李皓摇头:“都聚在这,反而显眼!你们只需要帮我做一件事就行!如今,无边城、战天城、武林盟、定天城四城都在我们手中,我需要四位圣人层次的强者,坐镇四城,搅动天地!”
“战天城,也会降临天地……每一座大城启动,都很麻烦……槐将军操控战天城,武林盟有那位守护妖植操控坐镇,无边城交给你来操控,定天城这边……让九师长去做!”
如今他这边,圣人不多。
老乌龟还在坐镇镇星城遗迹。
四大主城,都要安排一位圣人,加上红杉要来此地,哪怕加上武林盟的守护妖植,六位圣人,都有了安排。
他要搅动天地,干扰天地,干扰天意。
也包括干扰郑家,干扰李道恒这些人。
能不能干扰,那不说,先做了再说。
力覆海闻言,有些凝重:“那这边,只有侯爷和红杉两位合道战力!一旦……一旦引起了郑家注意,或者……或者张安那边的注意……危险很大!”
甚至战天城那边,李皓都要对方降临,这就更危险了。
一旦有人闯入此地……不安全。
李皓沉默一会,片刻后才道:“没事,富贵险中求!指望寻常手段,你如何去追逐半帝?去对付帝尊?唯有如此,一次次冒险,才有机会!”
“你们做你们的就行!另外,混沌化天地,会出现能量大爆发!大概如此……我也没经历过,只是如此猜测,所以,我会带上其他人,看看能不能捡个便宜!这一次,几位圣人就不在其中了,镇海使觉得,会不会让大家不满?”
“不会!”
力覆海马上道:“侯爷尽管做便是!若是能多出几位合道,反而是我们的机会……”
李皓说圣人,它却是说合道。
合道,是李皓命名的。
而圣人,是新武的名称。
不得不说,力覆海很有意思,这头大妖,甚至比一般的人类要聪明的多。
这样的人……这样的妖,谁不喜欢呢?
李皓露出笑容:“今日只是小试牛刀,偷天换日,等我真要开天……那才是真正的机缘!那时候,不会忘了诸位的!”
力覆海点头,并未多说。
这个有些遥远。
先不急着这些。
“那就……按照我说的去做吧!”
“好!”
力覆海很快消失,它自身实力,其实比现在的天地极限要强,不过此刻它本尊走出,也没太多限制,一直有一股天意,追随着它,那是李皓操纵的,怎么做到的,它其实也不知道。
而李皓这边,也开始迅速准备。
一枚枚神文,消失在了原地。
大荒之地,四面八方,一枚枚神文落入地下。
渐渐地,一股股特殊之力涌出,如同阵法一般,开始包裹整个大荒之地,只是,有些摇摇欲坠。
直到红杉迅速赶回,以无数根须,扎根大荒之地,帮助李皓稳固天地,这才维持了领域不破。
“道”字神文,悬浮在天地中央。
一股股大道之力,如同锁链,封锁了大荒之地。
大荒中,白马一直有些躁动不安。
它好像知道,自己要面临什么了。
而领域之外,一股天意,缓缓聚集而来。
李皓本人,则是走出了大荒,在大荒之外,任由天意聚焦而来。
不止如此,他还开始盘旋虚空,开始修炼。
大道之力,溢散四方。
一条通道,浮现在上空。
一条条巨龙,盘旋在李皓身边,甚至宇宙星河,都在盘旋。
动静之大,也让人侧目。
随着他如此大动静,天意也汇聚的越来越多。
郑宇很快又得到了消息,不知道李皓又要做什么?
在大荒如此大动静……难道是为了消灭大荒的混沌之气?
那倒是好事!
混沌消散,天地一定会再次复苏一些,哪怕走不出半帝,走出天王也行。
……
虚空月亮之上。
此刻,月亮盘旋在大荒上空,好像随着时间,自动落入此地,大荒,东方的尽头,日出之地,也是月落之地!
天意震荡,大道纵横。
月亮上,背剑男子轻声道:“道脉开启48条!真是绝世天才!修炼不过短短一年,便有如此成就……的确是这个时代的天之骄子!”
身后,那雕像轻声道:“他要做什么?驱逐大荒之混沌吗?一旦可以走出天王……飓风城应该有天王存在吧?不止飓风城,红月那边……应该也有一位天王甚至两位……藏在其他地方吧?”
那时候,李皓可就麻烦了。
他不至于如此不智吧?
之前为了阻止二次复苏,他可是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而背剑男子,思索一番,缓缓道:“大荒……道脉……混沌……领域……天意……”
“看看吧,也许会有一番新收获,李皓愈加有趣了,恐怕……要偷天了!”
“什么?”
背剑男子笑了:“偷天换日!再看看吧,还不是太肯定,再看一段时间,看看大离王会不会来此……”
“和大离王有关系?”
爆萌戰妃:王爺,求放過! 小說
“大离王也有天意青睐……”
说到这,有些遗憾:“我们选的那位……好像……不太行!毕竟少了一些磨练,少了许多经历,和这些完全靠自己爬上来的家伙,差距有些大!不过还有一些天意汇聚……你想办法,转移一些记忆给她,或者让先知神,预知一些东西,看看能否捡个便宜……”
雕像有些意外,思索一番,开口道:“我有些明白你的意思了,只是……不阻止吗?就算二代来了,捡点便宜,也只是汤汤水水,我们也许可以自己去夺下……”
“不着急,只是一点点地盘,他此次这么一做,对我们有好处!还有,我让二代来,不是让她捡点汤汤水水,你理解错了!”
背剑男子解释道:“李皓若是真按照我所想,这么去做,剥夺了一部分天意,那剩下的天意,会仇恨他,敌视他!此刻,有人和李皓作对,会得到天意加持!剩下的天意,会选择一些人加持……比如二代,比如映红月这群人,而映红月是个聪明人,他不敢!所以……大概率是二代了!”
捡点汤汤水水的,他不在乎。
没啥用。
他让女王来,可不是为了和李皓抢什么突然爆发的能量,而是为了,获得剩下的天意加持。
大荒才多大?
一点点大!
大离王,李皓,这群人都进入大荒,到时候,天意就会翻脸了,从天意身上割肉,剩下的天意能不翻脸?
那不得找个人依附?
月神这才明悟:“你……果然,还是纯正的人族,想的更多!”
她之前想的是,对方喊二代来,是为了捡点李皓不要的残渣剩饭呢。
合着,这位瞬间就想到了谋夺剩下的天意。
脑子转的太快,她差点没反应过来,人家还没做,他就想到了下一步了。
背剑男子失笑:“只是正常人思考的范畴,只能说,你们啊……缺乏自己思考的能力,多思考……算了,不思考也行,苍帝就不喜欢去思考什么,只要足够强大就行了,想的多,其实很累!”
月神没继续说这个,又道:“大离那边……”
“不用管,我知道那家伙的心思……只要不去管,对方不会管我们如何,我们双方的利益,现在还没太大冲突!”
月神心中微动:“对方很强吗?”
“相当强大!只是……总之,现在不用太过在意就行。”
“嗯。”
月神不再多说。
顿了顿,忽然道:“最近红月那家伙,动静很小,一直默默潜修。”
“他吗?毕竟是帝尊,也不容小觑,大概率是寻找机会,突破封印!映红月正在汲取八大家的传承,也许有希望跨入天王层次!对他而言,封印强大不是好事,可是……映红月强大了,更容易和他接触……利弊参半!”
思索一番,背剑男子开口道:“帝尊还是很强的,不能真以为他是死人,是瓮中之鳖!这家伙,也许早就判断出什么来了,你再试探一下,用银月镇压!”
“好……只是,最近他溢散的红月之力很少……我已经很难再抽取大量红月之力了。”
“没事,看样子,他的确猜到一点什么来了,不过都这么多年了,才猜到,脑子也不太清醒,不用多管。”
对话了一阵,背剑男子笑道:“如今,其实更有趣了!若是一直都是郑宇这些人耀武扬威,那才无趣!一点乐趣都没,也代表……银月天地潜力太小!连一点反扑迹象都没,如何更进一步?一个世界,是否强大,看它是否能孕育出,足够强悍的天骄……”
“可是,这样一来,那就充满了变数了。”
月神担心地说了一句。
背剑男子摇头:“不不不,你还是不明白!和一群庸人斗下去,迟早也会平庸!唯有历经磨难,才有希望更上一层楼!若非混沌太强,我们太弱,去混沌,和各位世界之主,大道之主,斗个胜负,才能更进一步!可是,我们还没学会跑呢,飞就更难了!这次成功了,我们便能飞了!”
说到这,又笑道:“和一群天骄去斗,赢了,会更强!输了……那代表你不算天骄,没办法,只能认命!我还遗憾,这个时代的天骄太少,真正冒头的,其实也就李皓一人!不过这家伙,小小年纪,心思深沉,一个能顶好些个了,也不错!”
月神一直没问,今日却是问道:“郑宇呢?”
“他?”
背剑男子思索许久,笑了笑:“不错。”
不错?
月神心中微动,以为他会说垃圾,不堪一击呢,他很骄傲的,居然会说郑宇不错。
背剑男子好像知道她的心思,轻声笑道:“是不错!没什么难度,修炼到了天王巅峰,天赋是一流的,这点不容置疑!智慧……其实还行!起码,他还知道,做一些看似不可能的谋划……唯一的缺点,胆子太小了!”
他对郑宇的评价,好像并不低。
只是觉得,对方胆子太小了。
月神还在消化这一切,许久才道:“他和李皓,你觉得谁更有可能成为未来的敌人?”
“五五开吧!”
背剑男子笑了一声:“除了他俩……还有个麻烦,张安一直在寻找我,也许快找到我了,这家伙,真闲!”
“杀了便是……”
“没那么容易,虽然只是勉强走到了圣人极限,天王都不是……可这家伙……不好惹的!之前一门心思想着等待,他知道的,新武也许才过去几年,所以他没那么着急,可李皓起来太快,他现在该担心,李皓吞了银月就跑,那就没机会找回新武了,现在急着找我麻烦了……真是慢性子!”
说罢,笑道:“好了,不说这些,等等吧!而今的李皓,也还太过稚嫩,目前来说,还是那位帝尊威胁最大,他们再强,脑子再好用,也抵不过一力降十会!”
月神不再说什么,只是想办法,如何让那愚蠢的二代,去获取这次机会,每次都慢人一步,也让她有些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