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骨大聖
小說推薦白骨大聖白骨大圣
仗刀冲天城,杀气凌穹苍。
大风起兮。
道袍猎猎摆动,晋安手里提起拐子格桑,如水墨画上的一点绝世孤影,一往无前的朝满城黑石氏族人走去。
看着汉人道士朝黑山城走来,一名满脸横肉的黑石氏高层站在城墙上行,随着他一声呼喝,黑压压站在城墙上的几排弓箭手,齐刷刷弯弓搭箭,只要他一声令下,可化作无穷无尽箭雨爆射向几里外的汉人道士。
他并没有马上下令放箭,而是再等晋安走近几里后,他居高临下的朝晋安隔空喊话。
溫柔的司書和逆反之書
“他在说什么?”晋安手里提着拐子格桑,但脚步没有停,继续朝黑石城走去。
拐子格桑在《天魔圣功》的心魔劫下,如实说出来:“他说你杀戮过重,但也不是没有办法化解,只要你肯放下屠刀,向世间自在佛佛祖下跪请罪,再交出所有同伙,一切都还可以商量。”
呼。
晋安抬头看了眼头顶刺眼的太阳,都说人不可直视太阳,他却一直盯着太阳,身上有肃杀气势正在疯狂凝聚,过了好一会,他低下眉目,看着那些被黑石氏舍弃,惊恐躲在耕田青稞后不敢大口喘气的农奴,他冷峻肃杀的表情柔和了些。
他没有去为难那些本就苦命的农奴,当他的目光重新看向黑石城方向时,脸上表情重新变回没有感情的冷峻:“你代我回答他,‘天生万物与人,人无一物与天,鬼神明明,自思自量!一个附佛外道也配在我面前称神,杀!杀!杀!杀!杀!杀!杀!’!”
拐子格桑脸色苍白,这种大逆不道的话,他当然不愿意说,就算给他一百条命也不敢对黑石氏和佛祖说出这么大不敬的话,他宁肯选择死。
一旦说出这句话,等于是与全黑石氏和全自在宗宣战。
他们只有两个人。
这注定是个十死无生的结局。
面对拐子格桑的挣扎拒绝,晋安眸光冰冷无情:“你要知道我这不是在跟你商量!”
拐子格桑只是个凡人,他的心灵防线在心魔劫前,毫无抵抗力,当他用吐蕃语、天竺语、汉语朝黑石城喊出晋安原话,表明晋安的来意,向黑石氏和自在宗宣战时,满城哗然,许多人目瞪口呆,都被这惊人之言惊到了!
今天这哪是狂风暴雨将要倾泻黑石城,分明是雷霆狂雷劈炸而来啊!
站在城墙上的黑石氏高层,终于失去所有耐心,目光升起无边凶光,随着他放下胳膊,得到命令的黑石氏弓手齐齐松开蓄势的弯弓。
砰!
万箭齐发,遮蔽天空太阳,如沉厚乌云杀来。
这一幕看得城里其他人心里涌起寒意,都觉得没人能在这种天地绝杀下能够活命下来。
然而。
那道天地绝世孤影依旧前进,遮天蔽日射来的黑色箭雨都被他体表的磅礴红光气血冲开,他一身气血雄浑到已能在体外凝聚实质气罩。
这么几波箭雨后都伤不了晋安,城墙上的黑石氏高层目光发狠,他指向种着青稞的农田,大声下令。
手底下的传令官稍稍犹豫,他并不是在担心那些农奴的命,而是在担心青稞受损太严重的话,会影响了今年冬季存粮,但是这位传令官没有犹豫太久便马上下达最新命令,留一半弓手继续攻击晋安,另一弓手改射杀躲在青稞农田里的农奴。
既然晋安这么想保护这些农奴,那就让这些农奴成为掣肘晋安的枷锁,让他的防守露出漏洞。
他们早已经得到情报,晋安对那些贱命农奴不错。
这次不需要拐子格桑翻译,晋安也已经看出了黑石氏的意图,他开始加速,身影狂掠黑石城而去。
砰!
城墙上再次万箭齐发,一半射杀向那些农奴,另一半射杀向晋安和他手里一直提着的拐子格桑而去。
“你们这是在找死!”
晋安抬目冰冷望一眼从城墙上射出的箭雨,他脚掌一蹬地面,人如炮影冲天飞起,因为速度太快,原地崩塌沉降出一个巨大土坑,身后带起无数碎石草屑跟他一起冲天飞起。
人还没撞到箭雨,他拔刀出鞘,然后以内气震击昆吾刀。
轰隆!
一声有若晴天霹雳爆炸,虚空震荡,撕裂,冲击出肉眼可见的惊人火浪冲击波,滂沱箭雨全被巨大火浪冲击波震断,冲散。
这些箭雨反过来被火浪点燃,化作焚天的箭雨,倒飞向黑石城城墙,顿时惨叫声一片,发生短暂的骚乱踩踏。
天地绝大杀机,就这么被他轻易化解了。
城里的其他人都被眼前这幕看傻了眼。
这还是他们印象里的仙风道骨,气质飘渺,一心炼丹的道士吗?
这分明就是一尊杀神道士啊!
但接下来发生的一幕,更令他们眼角肌肉狂跳,轰隆!几千斤的厚重城门,在赤色刀光下炸开,振聋发聩,不由让人想到了能勾动天雷地火的火神炮,这才是真正的攻山拔寨!从始至终只出手两次,单凭一人就力挽狂澜,惊得每个人都是太阳穴突突狂跳。
一己之力就可以摧城,这还是血肉之躯吗!
就在晋安一刀劈炸城门,拖带着漫天碎屑杀进城内时,城门后早已经站满一排排黑石氏战士和十几名自在宗僧人。
那些自在宗僧人面色沉重的催动手里药擦佛,十几尊药擦佛齐齐绽放金光,如佛身显灵,在金光笼罩范围内的黑石氏战士,血脉喷张,额头与手臂上的血管、青筋就像一条条蜈蚣狰狞突起,太阳穴高高鼓起,目光赤红,身上气血爆发,一个个如吃了大力神丸,力气大增的朝晋安举刀杀来。
晋安抓起刀柄,往地面一插,脚下的坚硬黑色山岩,在可以切玉的昆吾刀神兵前,如豆腐块般脆弱,刀身深入地面,先是有炽盛火光爆裂,炸向四周,紧跟着才是轰的一声爆炸巨响,惊天动地!
一圈火浪冲击波狠狠震荡四周,空气里像是炸开一圈涟漪,霸道宣泄恐怖能量,冲击出炽热波纹,除了少数几名自在宗僧人内脏与骨头受损严重,吐血厉害的苟活下来,堵在城门后欲围剿晋安的数百名黑石氏精锐勇士,全都被昆吾刀活活震死!骨头、内脏、皮膜全被震裂,七窍流血,死状凄惨!
“这,这……”
步步向上 與愛同行
紅妝灼灼
住在山腰的人们,全都瞠目结舌看着这惊世骇俗一幕,人人头皮发麻,他们终于明白,那些出城的黑石氏战士是怎么死的了。
此时吓得手脚冰冷的他们,宁愿不知道这个真相,因为,他们中有很多人都被那一地尸体吓到了。
残存的几名自在宗僧人,此时重伤咳血严重,但更加让他们惊骇欲绝的是,晋安带给他们的压力太大了,这些邪僧无一个敢与此刻杀气凛冽的晋安目光对视,身体抖如糠筛。他们全被昆吾刀的浩荡霸道杀威惊了神,正是魂不守舍,精气神最虚浮不定的时候,自然不敢与身上带有六次敕封五雷斩邪符的晋安对视。
昆吾刀的杀威,晋安的霸道凌厉出手,六次敕封五雷斩邪符,就像三座大山压在这些附佛外道僧人头上,压迫得他们喘不过气来。
噗!
一人伤势过重,在这种惶惶不安中,伤势加重,一口大血喷出后,当场气散神消,活活被吓死了。
“自在宗,不过如此,今天就让我杀出你们的本来真面目!让世人看清自在宗到底是鬼还是神!”晋安不给这些自在宗僧人活命机会,抬脚果断震碎幸存者的心脏。
然后又踩碎一地药擦佛。
大道感应!
阴德三千!
阴德三千!
阴德三千!
……
短短功夫就斩获到了三万多阴德。
晋安这是渎神!而且还是当着黑石氏的面渎神!但是周围没有一个人敢上前阻拦晋安,不仅是因为晋安身上的五雷大帝天威,还是因为晋安一人可挡千军杀出来的杀神杀威!
怕死是人的本能!
面对晋安这样一尊杀神来攻城灭寨,一些黑石氏战士被吓破胆!
当城墙上的守军好不容易平定城门突然爆炸导致的混乱,重新稳定军纪时,却惊愕看到城墙内倒下的一地尸体!连平日里在他们眼中能沟通雪山天神与佛祖菩萨,无所不能的十几位佛爷们也都死在那一地尸体里!他们又惊恐发现之前还站在身边的军官不知什么时候被石子打断脖子,气绝身亡倒在血泊里!
而这一切的凶手,只因一人而起!
老公太狂野:霸佔新妻 單兮
他们集体惊恐寻找那个人的背影,然后看到一道仗刀背影,顺着山中石阶,已经朝着山巅杀去!
道士绝影在长长的石阶上拉得很长!
強婚奪愛:總裁的秘妻 安若夏
头顶太阳为他照明前路!
城墙上明明还站着许多还可以一战的黑石氏族人,但此时无一人敢追杀出去,都暂时被晋安的杀伐果断震慑住!